【西遊漫注】(256) 孤絕之城 之上的雲天

作者:挪威龍王

(256) 孤絕之城 之上的雲天

三個妖怪輸給了一個唐僧。連那些世俗得不得了的文武群臣和國王都看出來了,這和尚必有鬼神輔佐,不是省油燈,最好不要這樣斗下去了,見好要收場,見不好更要懂得收場。

但是已經被那無形妖怪給打了雞血的虎力大仙,再加上面子實在是逼人太甚,一定要把自己置身絕境,階級鬥爭麼,堅決要斗個你死我活。看見沒,妖怪使用誰,一般都是往死裡用。虎力大仙面對自己搞不清的對方神通法術,不說對方可能比自己高明,反而自欺欺人的認為他們這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材。」別人不給自己面子,自己總得給自己面子,自我尋求平衡。這種自我平衡,如果脫離實際情況,就成了不著邊際的空想、變成了自我欺騙。很顯然,這妖怪正是因為不懂人倫,不懂儒家世俗學說的真義,所以以為中和中庸就是這種自作聰明的自我欺騙。

你看它們,從修行的第一步開始,就奠定了歧途的基礎。所以走到今天這一步,也就是看似偶然實則是必須的,你不下地獄還等誰下呀。

虎力大仙既然覺得棋逢對手了,那就開始祭出看家本領的必殺技了。他們的必殺技是啥呀?結果一說出來不要緊,嚇人一跳,不是殺對方,是殺自己。虎力道:「弟兄三個,都有些神通。會砍下頭來,又能安上;剖腹剜心,還再長完;滾油鍋裡,又能洗澡。」

國王大驚道:「此三事都是尋死之路!」

虎力說得,修行人一聽就知道,說得是修心修身的功夫。可是,它說得話兒,修行人一聽就知道,是望文生義的別字先生才會說出來的外行話。不說修行人了,在過去是凡讀過幾年小學的人,都會猜到,它們誤會了修道書上內省內視的文字,跌入了文字障。

國王大驚,乃是基於世俗人認為修道的不可思議,一般人覺得,去掉自己的執著觀念、去掉自己所愛所慕的想念、割捨自己的依戀、去除自己肺腑中的雜質、在煎熬中焚毀自己心裡的雜質,都是比死還難受的事情,都是做不到的,也都不是人幹的事兒。

孫悟空一開始那「不小心的自言自語」,就是說給它們聽的,三個妖怪一聽,也明白要拼殺道行。可是,可是它們實在是悲劇了,因為它們一張嘴,就被老孫瞧出了必死的破綻。

那三個傢伙吧,都是假修不是真修,它們的砍頭、剜心、滾油鍋,都是用的幻術。等於說修心的事情上,它們都是表面上修掉了,實質上只不過是在深處好好的妥貼的隱藏著,不輕易露出來。別人說你去執著,他也咔嚓一聲砍掉一個表面的,等別人走開了,再悄悄的安上。可是如果別人一直盯著他,哈哈,他就會像這三個傢伙一樣爆掉的。這種修行,等於是一種術類的表演、街頭藝人一樣。

三個傢伙,一場接一場的失敗。到最後,三個傢伙一個接一個的在道行的比拼上敗陣而亡。你看這三個傢伙,越敗越勇,不怕死的殭屍一樣奮不顧身的往前沖。而那邊廂的國王,你可以看出來,妖怪每敗一場,每死一個,國王傻氣就褪一分。

這個國王,要是放在現在,肯定被認為是個豁達大度、謙遜低調的老總。要不是小說一再說他昏庸、昏亂,可能很多人都會以為他從諫如流呢。從諫如流,在清晰明了的普世價值觀之下,就是從諫如流。如果沒有這個前提、這個是非倫理框架,那就是牆頭草隨風倒。國王缺乏的是一套清晰明了的倫理和理論框架。

內修的功夫,不是鬥嘴皮能斗出來的,真正嚴酷的考驗中什麼偽裝掩蓋都會失效。剛剛經歷過一場一場比拼的唐僧,坐下來觀看孫悟空的賭鬥。要是放在以前,或許他也就是看熱鬧一樣看個新鮮,現在,剛剛經歷了言語間定生死存亡的嚴厲考驗,坐下來再看孫悟空施展的神通,心情就完全不一樣了,三藏的世界觀,也永遠的更新了。

直接參與賭鬥的是孫悟空,這一刻唐僧的心全都在孫悟空身上,等於跟他本人參與也沒多少不一樣了。神通就是境界、神通就是修心的水平,現在的唐僧一下子理解了神通的奧祕,這是之前他完全不能理解的。

正是因為這樣,當聽說孫悟空被油鍋「炸化了」之後,唐僧從未有過的覺得孫悟空可親可敬和心痛。國王教:「拿三個和尚下去!」兩邊校尉,見八戒面凶,先揪翻,把背心捆了。慌得三藏高叫:「陛下,赦貧僧一時。我那個徒弟,自從歸教,歷歷有功;今日衝撞國師,死在油鍋之內,奈何先死者為神,——我貧僧怎敢貪生!……只望寬恩,賜我半盞涼漿水飯,三張紙馬,容到油鍋邊,燒此一陌紙,也表我師徒一念,那時再領罪也。」

唐僧一豁出去,那昏昧的國王,也被強大的義氣和擔當給衝擊了一下,讚歎道:「也是,那中華人多有義氣。」要知道,以前唐僧最缺的就是擔當和義氣。

孫悟空的死,在他眼裡完全是為了西天拜佛求經。眼看自己也要死了,他臨死前發自肺腑的表揚悟空的虔誠。話裡面也透露出他就是死了,心還是向佛的。他對著滾滾的油鍋祝曰

「徒弟孫悟空!

自從受戒拜禪林,護我西來恩愛深。指望同時成大道,何期今日你歸陰!

生前只為求經意,死後還存念佛心。萬里英魂須等候,幽冥做鬼上雷音!」

等到唐僧祝詞完畢,恭喜你,你成功的衝破了人世間最厲害的那一層殼,那個控制你主導你多年的幻身、幻神。你再也不是以前的你了,真正的你衝破關竅之屏障,一層大天在眼前。

那虎力大仙來自何方?據他自述他來自終南山。這羊力大仙呢?據北海龍王敖順介紹,看來敖順對這廝知根知底的,敖順說它來自小茅山。鍾南山就是終南山,終南山、小茅山,誰都知道在哪裡,在南贍部洲呀!想當年在烏雞國折騰的獅子怪,不是也號稱來自南贍部洲的終南山麼。

唐僧當年修行中,基於塵世的觀念和對世俗經典的誤解,研究佛經,導致有很多認識誤入歧途,那些妖魔,則應化而生。等到他一步一步的往上走的時候,就需要他一個一個的解決掉。最終那三個妖怪則等於說是它們自己糾結死了。

那個一直盤踞在他心裡的陰冷而殘忍的東西,今天,在烈火和嚴酷的比拼中,終於被他給修得煙消雲散。

您不覺得嗎,這一回故事,明顯的是孫悟空在帶著唐僧修行。在修行上,菩薩教孫悟空,孫悟空教唐僧,這是小說中很清晰的承傳脈路。

可是,您還記得嗎,孫悟空還有一個腦袋,被土地神們給按在地上了沒收回呢。那顆腦袋哪裡去了?

(第四十六回 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