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254)你在變我在變

西遊漫注

作者:挪威龍王

(254)你在變我在變

孫悟空大半夜的一個人悄悄的跑到人家三清殿去,眼看人家念經正熱火朝天,他手腳發癢癢,卻又尋思道:「我欲下去與他混一混,奈何’單絲不線,孤掌難鳴。’且回去照顧八戒、沙僧,一同來耍耍。」

等到他跑回去拉了倆師弟。三人到了之後,不動手打架,卻弄法術趕跑了人家。自家兄弟吃喝玩樂。等到人家堵住門口,已經不是單絲不線的三兄弟,又不動手,窮折騰一番之後,他又拉著倆師弟,三人趁亂跑了。

你看看,孫悟空說這說那,就是不說動手。你瞧瞧,這哪是以前的猴哥呀?

並且,你們三個吃飽喝好了,跑路就悄悄的跑路吧,臨走前還故意表明來歷身份,把矛盾不解決,焦點還引向了尚不知情的唐僧。然後第二天早起倒換關文時候,又有意的保護唐僧進朝入甕。要真的是不想惹是生非,那完全可以不這樣。事實上,一直到最後,雙方都沒有直接動手,雙方都是有理說道理,沒理拼法力。

國王昏庸,不善於動腦子,人家說什麼就是什麼,誰說服了他,他就聽信誰。形像上沒有魄力,沒有老大哥的氣質。一個國王,在幕下國師出現的時候,又慌又急,還躬身迎接,把三個道士,給當作老子一樣供奉。他這種形像,跟唐僧的脆弱人心,簡直是孿生兄弟一樣。

國師上來,控訴取經人的罪過,那國王聞言發怒,就要宰殺唐僧師徒。沒想到,沒想到這時候,見了天王老子都不行禮的孫大聖,開天闢地頭一回,對一個俗世君王合掌施禮了。並且,雖然說話調門高,卻還很有禮貌的了:「陛下暫息雷霆之怒,容僧等啟奏。」

當然,孫悟空說的話,肯定不會討軟。現在的孫悟空,開始對邏輯有研究,越來越喜歡用證據說話了。

國王道:「你衝撞了國師,國師之言,豈有差謬?」行者道:「他說我昨日到城外打殺他兩個城管徒弟,是誰知證?我等且屈認了,著兩個臨時工和尚償命,還放兩個去取經。他又說我捽碎車輛,放了奴工囚僧,此事亦無見證,料不該死,再著一個上訪和尚領罪罷了。他說我毀了三清,鬧了觀宇,這又是栽害我也。」國王道:「怎見栽害?」行者道:「我僧乃東土之人,乍來此處,街道尚且不通,如何夜裡就知他觀中之事?既遺下小便,就該當時捉住,卻這早晚坐名害人。雖然實施實名制,但是天下做身份證畢業證的滿大街都是,假名托姓的無限,怎麼就說是我?有監控錄像為證嗎?望陛下回嗔詳察。」說​​了半天證據,原來是沒證據,國王當即就卡殼了,三個國師也給說傻了。原來國王雖傻道士雖妖,人家還是挺認道理的。

只是,背後那被斷了泥胎根的物甚,可不管你孫悟空的邏輯,就在這節骨眼兒上,事情的轉折點來了。正疑惑之間,又見黃門官來奏:「陛下,門外有許多鄉老聽宣。」國王道:「有何事幹?」即命宣來。宣至殿前,有三四十名鄉老,朝上磕頭道:「萬歲,今年一春無雨,但恐夏月幹荒,特來啟奏,請那位國師爺爺祈一場甘雨,普濟黎民?」

於是,這腦袋不靈光的國王,忽然就意外的來了靈光,要求唐僧團隊與國師賭勝求雨。這國王之所以這麼想,前面還是有鋪墊的,因為當唐僧剛到,他居然就要下令捉了,是當駕的太師勸住了他,認為這從南贍部洲來的和尚,肯定是有些法力有些道行的。

唐僧師父沒啥道行,孫大聖沒啥法術。可是,賭雨的過程,自然拼的不是法術,而是檔次。妖道的法術,卻不是假的,也不是弄些虛幻唬人的事兒鬧著玩的,它們施展五雷法,是貨真價實童叟無欺,別看他們是妖怪,居然這滿天的神仙都乖乖的配合,甚至是,連玉皇大帝都照聽不誤。你說說,這妖怪可真有面子呀。

不但給妖怪面子,難道玉皇大帝他們,不知道孫大聖他們正在跟妖怪賭鬥嗎?怎麼眼睜睜看著柔弱無助的唐聖僧而不幫助,還鐵青著臉配合那妖道呀?這些神仙,他們首先看的是不是真法,其次看的是不是該下雨,天道無親,他們才不管是哪一個在施展這法術呢。只要是應該的事,只要是好事,誰肯做幫誰、常與善人,這就是神仙們的想法,誰想積累功德,就幫助你積累。當然,誰想幹壞事下地獄,也照幫不誤成全你,只要你能豁出去,包管給你直通車送到十八層。

在這個世界上,一個人的願望是主要的。如果能順應別人的本願,那他就是明白了寬容和善,有了容量,有了豁達的心胸。現在的孫悟空,就是這樣。話說到這裡,就得回到開頭。他為何不直接打殺三個妖道,為何還要文縐縐的運用邏輯、講道理。

現在的猴哥,已經不是當初毛毛躁躁的猴哥啦。現在的他,喜歡寬容了,遇到問題喜歡先研究研究了,當初強烈的好奇心、開始讓位給善意的銳利的探究精神,他做事情,現在喜歡留一手,喜歡風險最小化,不再喜歡首先用棍子說服妖怪了。

你看那龍王在天上遇見了這剛分別沒幾個月的孫大聖,龍王們一向知悉孫大聖的暴脾氣,西海龍王敖順一見孫悟空的眼光掃過來:「前日虧令郎縛怪,搭救師父。」他就生怕這大聖節外生枝,趕緊主動降低姿態、讓孫悟空做領導:「那廝還鎖在海中,未敢擅便,正欲請大聖發落。」沒想到孫行者好像換了一隻猴子一樣,客氣了起來:「憑你怎麼處治了罷。」
是呀,現在的孫行者,真真的改變了性格。再加上這妖道,並未在車遲國有大惡,而且每年還為國為民祈雨,這方面端的是無可指責。只是它們滅僧罪大,拜低靈惡魔、領了一群道士誤入歧途、把一個國家弄得君不君臣不臣,也是有罪。

孫悟空修行的檔次提高了,這是其一。其二,孫悟空明白,這三個妖道,跟唐僧淵源甚深,如何擺平是唐僧須親自解決的,他不能替唐僧過這一關。他可以替唐僧出力,但是必須唐僧做決定、說了算。如果孫悟空自行解決了三個妖道,恐怕唐僧就完蛋了。

因為,你還記得嗎?車遲國東城門外的那個興建中的三清殿,還記得嗎下面是空心的?多麼奇怪呀,咱們一般說到孔洞都是脈路,而這脈路綿延蜿蜒,到了這車遲國城外,努力的要衝破地表,卻被厚厚的岩石給裹蓋起來,這不是穴位不通、脈路淤滯了麼!而且那三個妖道還要在上面蓋房子做法術,等於是要封死了唐僧,讓他永遠做一隻鑽不出地面、鑽不上天界的蟬蛹了。在此之前,三藏遇見困難就害怕,遇見困難就打冷戰,都是有原因的,根源都在這裡。

所以說,必須唐僧親身經歷、親眼目睹、親自經受內心的煎熬和淬煉。所以,孫悟空就順著背後那股怨氣無形之妖魔的勢,一步一步的把矛盾引向了唐僧。那一直以來縈繞困擾唐僧的無形妖魔,輕易就被孫悟空豬八戒給斷了世間層面的根,危險係數已經很小,剩下的,就是唐三藏如何修行了。

那麼,小說中盡寫的是悟空激鬥、三藏旁觀,三藏又如何修行了?(第四十五回 完)(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