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248)咎,由自取

西遊漫注

作者:挪威龍王

(248)咎,由自取

唐僧師徒在路上,愛慕風景、緩馬而行,陶醉在春光裡和回憶裡的唐三藏,美滋滋的。忽然聽得一聲吆喝,好便似千萬人吶喊之聲。一激靈之下,三藏心中害怕,兜住馬兒,哆哆嗦嗦,不敢前行。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古怪現象。你看他們四人如何反應。

唐僧是不管三七二十幾,先害怕害怕再說。等害怕夠了,先問問悟空再說。八戒、沙僧倒是有修行的基本素養,知道遇到問題不退縮,但是他們的反應是,不管三七二十幾,先猜測猜測再說。八戒道:「好一似地裂山崩。」沙僧道:「也就如雷聲霹靂。」並且,也不管師父是不是在問他們,先搶答了再說。只有孫悟空,不畏縮逃避,拒絕想像,不憑空亂想, 而是直接面對和直接探索追查的態度:「你們都猜不著,且住,待老孫看是何如。」

並且,孫悟空回答之前,先忍不住笑了。他笑什麼呀?他是一下子就看到了這哥兒仨的修行水平。猛然間發生的事情、人們的第一反應,往往最能說明真實心態,內心深處的、隱藏的、遮蓋的、精心裝飾打扮的一切,在那一瞬間,全都來不及文縐縐的邁著八字步出場。所以,西行路上,只有悟空的精神最犀利,成就也最高。可不是說他棍子沉、神通大、武功高、腦筋靈呦,我說的是精神犀利。

沒有犀利探究的精神,還修什麼修呀,連做個一般人都是個糊塗蟲,往往容易隨波逐流的就是這樣的人。不過,好歹,起碼,唐三藏還知道問詢,這就等於說遇到問題,不管起初怎麼樣,哪怕不敢面對,最終還是肯坐下來思考思考,這就是好的。

你說這車遲國妖邪統治之下,卻也沒有半分邪氣,以孫悟空的犀利金睛,拿起放大鏡,也只看到「祥光隱隱,不見什麼凶氣紛紛。」這國名,乃是車遲,字面的意思就容易理解,車行遲緩了。河車運轉、淤滯難行。修行中,遲緩就是後退。因為遲緩不是靜謐,也不是空靈,也不是那種一念鎮萬象的穩。遲緩中,百弊叢生。萬里平原,卻有一孤石獨聳,這看似高傲的孤石,卻又是空心大蘿蔔一隻。

這也同樣是車遲國和尚們問題,從兩個小道人的交待、和尚的訴苦中,都可以看到這一點。看到哪一點呀?就是這群和尚遭罪,第一原因並非妖怪可惡、國王昏庸、敵對勢力亡我之心不死,實在是,咳咳,咱們往下看看吧。

和尚道士都是出家人,為什麼道士成了監工和尚成了奴工?「你不知道。因當年求雨之時,僧人在一邊拜佛,道士在一邊告斗,都請朝廷的糧償;誰知那和尚不中用,空念空經,不能濟事。後來我師父一到,喚雨呼風,拔濟了萬民塗炭。卻才惱了朝廷,說那和尚無用,拆了他的山門,毀了他的佛像,追了他的度牒,不放他回鄉,御賜與我們家做活,就當小廝一般。」

和尚遭殃,是因為惱了朝廷。朝廷惱怒,是因為和尚求雨不濟,是因為道士中來了高人、和尚中沒有高人。本來,和尚道士都是吃朝廷乾飯的事業編制國家幹部。本來,兩伙人都一樣的不濟事。要不是老天爺鬧旱災,和尚道士還都是吃皇糧的國家幹部,還都是國王的座上賓呢。沒成想,老天爺以鬧旱災的名義,戳漏了和尚們乾吃不濟、有進無出的飯袋子真相。

這些和尚,二十年前,養尊處優,處於國教的地位,自家廟宇裡,供奉的都有前任國王的塑像。等於說,之前,他們跟前國王淵源甚深,他們地位甚高,依照法律、白吃白喝。

你沒金剛鑽的真本事,就不要攬瓷器活呀!可是這群和尚養尊處優慣了,被吹捧溜須日久年深的,他們,竟然,真的以為自己都是得道高僧了。他們,竟然,真的以為自己能念念經就求雨了。他們不但念經求雨,還趴在佛像腳下,懇請佛和神仙下雨。佛教中根本就不興這個的,拜佛就能求雨了?簡直是只有大傻瓜才相信的事情。可是他們真的拜佛求了,是為什麼呢?是因為他們經常看見道士們這麼幹,弄個道家神仙拜呀、求呀、焚符呀的做法事,覺得,哎呦,是不是我們這麼搞搞,也能奏效呢?

你說,天底下還真有這麼傻的和尚呢。可是好運氣是有盡頭的,等積累的功德消耗光了,運氣也就變成了晦氣。突然間,來了幾個有法術的假神仙,三兩下就把這幫子不三不四的假修行和尚給戳破了。你看,這國王惱怒之下,給他們來了個大翻個。他們從養尊處優四體不勤,一下子變成了只准做苦力:燒火掃地、頂門洗衣,拽磚瓦、拖木植、起蓋房宇。以前的他們衣著光鮮,現在是衣衫襤褸。以前的他們住漂亮的房子,現在是只能睡在曠野中。以前的他們是誰見了都得點頭哈腰,現在是他們見了誰都要點頭哈腰。以前是他們「跟國王有親」,現在是道士「跟國王有親」,他們變成了跟國王有仇。

和尚出家,以守律勤修苦行為要,你看人家唐三藏,從來不敢沾錢沾物,吃飯從來都是化緣討飯吃。而且從唐僧的修行路可以看到,他一直到最後,都沒有什麼神通,也不懂做法事,不講這個的,沒這一套玩意兒。並且,和尚出家,都是命中注定,八字中帶的。孫悟空說得甚明:「父母生下你來,皆因命犯華蓋,妨爺克娘,或是不招姊妹,才把你捨斷了出家。」

所以,智淵寺的和尚們,純粹是瞎搞亂來,麻煩是自找的,是必須的。

道不遠人,人自遠之。

你看,老天為了確保這些和尚罪孽償盡,利用妖道之口和國王之權,把他們一切可能的逃路都給堵死了:

「把我們畫了影身圖,四下裡長川張掛。他這車遲國地界也寬,各府州縣鄉村店集之方,都有一張和尚圖,上面是御筆親題。若有官職的,拿得一個和尚,高升三級;無官職的,拿得一個和尚,就賞白銀五十兩,所以走不脫。——且莫說是和尚,就是剪鬃、禿子、毛稀的,都也難逃。四下裡快手又多,緝事的又廣,憑你怎麼也是難脫。我們沒奈何,只得在此苦捱。」(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