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245)春隱

西遊漫注

作者:挪威龍王

第四十四回  法身元運逢車力  心正妖邪度脊關

(245)春隱

內在的陰邪與邪火除盡,人才會因為內心的和煦的光明而坦蕩起來。坦蕩是由於再無雜質的緣故。所以,君子泰,乃不是強為和佯裝,這種穩重坦蕩,是表演得了外表,表演不出那種氣質的。

這種穩重,可不是遲鈍、也不是外在的剛強和威猛。俗話說:剛易折、柔易曲。剛柔並濟,也不是剛柔摻半,也不是該剛則剛、該柔則柔。如果你有所思悟,那就對了。如果你不能有所思悟,那也就對了。為什麼,因為往下就是這樣的故事。

前面紅孩兒與鼉龍精的關難,是去掉了陰性的剛與柔、滌慮掉俗人心念的黑水河。下面車遲國的關難,則是在虎鹿羊中分辨。俗話說:剛易折、柔易曲。可是又有人說:寧可直中取,不向曲中求。三藏缺的,就是一個直字。直,近乎真,直,近乎正。

迎風冒雪,戴月披星,三陽轉運,萬物生輝,轉眼間走過正月,就要到了二月。去掉陰邪,陽氣正大光明,下一步必然通天。通天之前,還有內心的錯念需要去除。話說開篇這首詩:

求經脫障向西遊,無數名山不盡休。

兔走烏飛催晝夜,鳥啼花落自春秋。

微塵眼底三千界,錫杖頭邊四百州。

宿水餐風登紫陌,未期何日是回頭。

脫障,意思肯定不是說沖向魔障、把魔障克服掉。脫,是脫殼的意思。金蟬子的外殼一層一層的,外殼就是他的魔障,他的魔障就是他的外殼。這外殼是怎麼形成的,唐三藏不知道。可是他不知道的事情,可不能說是不知者不為怪,他必須自己解決。一路上降妖伏魔、都是三個徒弟們搞掂的,他只是看,思考,想,經歷的主要是內心的掙紮與衝撞。可是,三個徒弟降妖伏魔的效果如何,卻很大程度上,由這個無能的唐僧的心念來決定。

可不要被西遊中的字邊上的三點水給迷惑了,這個西遊,應該是西遊才對。他們走過的大大小小的山,往往是人跡罕至、或不名於世,怎麼能稱作名山呢?這種名山,乃是因為都是修行路上的竅要,竅要麼,都是通地脈、通天脈的決竅之處。無數名山不盡休,這表示魔難多、魔難多表示殼殼厚、千層萬層,也表示脈路運轉,不停的運轉。

兔走烏飛催晝夜,鳥啼花落自春秋。兔子是指月亮,玉兔、吳剛、桂樹、嫦娥,那個平衡三界、地球之陰陽的龐然大物。烏飛是指太陽,太陽過去常用金烏、三足烏代替,烏、其實是朱雀,並不是說它是黑的。是太陽和月亮的輪番運作,給人類帶來了時間的觀念。金烏玉兔,又指陰陽,真陰與真陽,煉丹的人又以為是鉛汞和丹,其實不是,金烏玉兔指南北,鳥啼花落指東西,這裡說的是脈路的運轉。

克服重重魔障,脈路越來越向深微的境界滲透,隨著眼界的打開,三藏已不是昨日的俗僧,他抬眼可以望見飛塵中的三千大千界,他低頭可以望見手中錫杖中的層層人間世界。這讓三藏很吃驚,原來止息了內心邪欲雜念等陰邪之物後,竟然能獲得這樣的大能,似乎是不知不覺間,也沒用什麼力氣,就達到了這不可思議的進階。

這跟他以前對修行的認識出入太大,一下子接受不了。無形之中,隨著宿水餐風日益行進的腳步,他的心,反而變得有點畏縮,又開始念叨這修行什麼時候能到終點,未期何日是回頭。

說起來只是心中每每一閃而過的錯念,往前再走,竟然成了一個瓶頸、一條兩邊皆是直立壁陡的夾脊小路。而他這蹉跎遲疑,在這陽氣勃發、萬物生輝的明媚天地裡,幻化出一片了無生氣的荒漠沙灘。雖是天色和暖,那些人卻也衣衫藍縷,罪業深重未消,縱然是真修者,亦不能獲得解脫。

太昊乘震,勾芒禦辰;春雷未起,卻已在醞釀,迎接三藏的,不知是怎樣的殘雪暖陽、與怎樣的紫陌紅塵、春雷萬象。(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