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240)內與外的關係

西遊漫注

作者:挪威龍王

(240)內與外的關係

第一次孫悟空要請菩薩,實屬走投無路、要找靠山、要找人出氣。並且他這定須他自己搞定的事情,他卻差遣豬八戒前往。因此豬八戒註定了走不到,不管是否被紅孩兒捉去。

第二次,孫悟空看到了問題的實質,在於自己的內心、和紅孩兒的內心,這時候,無論誰去,都能請到觀音菩薩。無論他們去哪裡請,都會遇到菩薩。並且,因為孫悟空不是抱著解決麻煩困難的心情出發的,而是抱著解救可救之人的心情出發的,小說這一回的題目就用了兩個字殷勤。孫悟空看到了問題應該怎麼辦,也看到了應該需要超越自己的大能才能解決,當他看到這一點的時候,就是他的善心萌發了。所以小說這一回的題目中用了一個字

紅孩兒跟唐僧,是什麼關係呢?上一回有兩首詩,早已有所交代,而且也說得很清楚了。第四十一回《心猿遭火敗 木母被魔擒》,這是唐僧自己的屬性,他的心猿被心火燒敗、他的木母被心魔所擒。

為何他落入了魔的陷阱?乃是因為俗心蠢動。如何做到俗心不蠢動?作者說得透徹「善惡一時忘念,榮枯都不關心。晦明隱現任浮沉,隨分飢餐渴飲。」

善惡一時忘念,什麼意思呀?那就是說不再去想要為善、還是要去為惡。天哪!不去想為惡,都已經夠好了,怎麼連為善都不要去想了呢?這不是善惡不分了嘛!那還說你們修行人是做什麼好人?騙人啊。

不為善,難道就是要冷冰冰嗎、就是要冷酷無情了嗎?可是您想了沒有,這冷冰冰、冷酷無情,是惡嘛!你所想的不想為善,可是正是為惡呢。並不是這句話所說的善惡忘念、善惡兩忘。

一般人所認為的忘善、絕對的都是守惡。脫離人世間的善的觀念,有兩個方向,之前我曾經說過,只有兩個方向。人們所說的忘善是守惡,這還是人世間的惡,還是人世間層面的事情。如果是有意的守惡,那是往人世間層面之下的層面去的惡,那是更純粹的惡、也是更低級的惡。這個方向,自然是善越來越稀薄、越來越少。那另一個方向呢?就是往上,往上的層面去追求的。

往上的層面,也是一個要脫離人世間為善為惡的觀念的,但是這種脫離,不是拋棄,是一種超脫出來的、脫離情感層面的,也就是說,是提純出來的。提純是通過過濾拋棄掉雜質成分達致的提純。那雜質是什麼?是人世間的情感、慾望、自私、等等在上界看來污濁、無用的東西。

上界的善,在人世間層面看來,是感覺更乾淨的,還是覺得是善。到了上界,在上界層面,人家不叫善,換了名詞、也更換了內容內涵,因為他們沒有我們下界的雜質了,幾乎等於是新的化學元素了一樣。修行的過程,就是提純的過程。魔障是提純所必經的處理過程。魔障就是自身的雜質,去除魔障就是放棄掉、焚毀掉自身雜質的事兒。

所以有朋友覺得我的意思,看上去是一會兒說要去人性,一會兒又要強調人性如何重要,看上去自相矛盾。我的意思一直都比較明確的,這是不同層面的事情,矛、盾,不在同一個層面上,形不成矛盾關係呀。

就像這紅孩兒,他的來源,正是三藏這個肉身裡面的大腦呢。遠列巔峰似插屏,山朝澗繞真仙洞。崑崙地脈發來龍,有分有緣方受用。任何名山,必通崑崙,地脈所出口的地段,就是仙氣縈繞的好地方、也是修行的好場所。這些地方所孕育的,都是好東西。紅孩兒所在的號山、火雲洞,直通唐僧腦袋裡面的崑崙山,並且跟唐僧身軀中的地脈直接相連。紅孩兒手下的小妖,即是諸般雜思邪念。紅孩兒和小妖們加起來混合成的整體形像,就是唐三藏下界的精進思想和焦躁思想混合體的整體形像。

誰是主,誰是賓?從小說中表面看,當然是唐僧是路過的客,紅孩兒是守株待兔的主。實際上則是反的,唐僧是主、真正的主,紅孩兒是賓、是一方之王、是主下之王。所以第四十回中小說也說得清楚,他紅孩兒是唐僧的客邪。詩云:客邪得志空歡喜,畢竟還從正處消。

雖然紅孩兒是牛魔王和羅剎女的細佬,但是他跟唐僧的體系關係更主要。既然紅孩兒跟唐僧有如此淵源,作為還是妖怪的紅孩兒,能跟張天師張道陵攀附上關係,也就不足為奇了吧。

後來紅孩兒做了善財童子,他無攻殺之能,怎麼能說是善財呢。財不是金嗎?讓他這樣火氣四射的神仙來主管,是怎麼個道理呢……這個不容易想通。是呀,開始連孫悟空都看不懂菩薩的安排,咱們自然就不容易明白為何菩薩對紅孩兒如此安排了。

到了菩薩面前的孫悟空,一方面像個頑皮淘氣的孩子一樣,居然敢在菩薩眼皮底下耍小算盤。一方面像個天真的小孩子一樣,總是猜不透菩薩的用意。在觀音菩薩面前的孫悟空,就像在孫悟空面前的豬八戒一樣,被對比得渣渣兒直掉。

每一次出面幫孫悟空解決魔難,觀音菩薩所展現的法力,都給孫悟空帶來從未有過的衝擊和震撼。菩薩那能舉手間改天換地的威武,也每次都看得讓我也肅然起敬,不敢不敬。(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