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225) 無明之人 進退皆失據

西遊漫注

作者:挪威龍王

第三十八回  嬰兒問母知邪正  金木參玄見假真

(225) 無明之人 進退皆失據

從故事中可以得知,嬰兒指的是這烏雞國太子,金木則是指孫悟空和豬八戒,孫悟空是金公、豬八戒是木母,邪正分別指的是假國王和真國王,參玄是參的什麼玄呢?從故事中可以得知,是參的井底的玄,玄指的就是深井。

本來這烏雞國的烏就是黑的意思,玄有深的意思、指井,也指黑色,並且黑中帶紅的顏色。可以說,因為一時糊塗犯下大錯的烏雞國國王,被那妖道狠狠的推下玄關中、強迫他參玄去了。

這皇帝在水裡被拘三年,斷乎沒有參透自己的玄關死竅,只是懷著綿綿無絕期的恨意,受了三年的苦罪。他本來是應該撒手人寰的、早乘金身、早登極樂的,因為一時的狂暴無良,導致這其實大有因緣的無妄之災。

如果他當初禮遇了文殊菩薩所變化的俗僧,那麼五年前他應該就已經得道而去了。如果他當時就圓滿離去,那麼,他的兒子應該五年前就繼承了王位,到現在應該已經當了五年的國王了。可是他該走的不走,人家該來的就不得不等待,繼續做他的王子。

如果他五年前離去,他的兒子老婆滿朝文武還有千千萬萬的百姓,都會因為目睹他家皇帝老兒的圓滿成正果,而崇敬佛法、舉國向善。並且,當唐三藏他們來到烏雞國的時候,接待他們的應該是新國王,他們師徒應該順風順水的就度過這一關隘了。不但這一關隘過得順利,前面在敕建寶林寺,那幫子傻和尚也不會那麼渙散憊怠、沒有修行人的樣子。

可是,你知道,修行的路上,怎麼可能存在假設和如果……

可是,你知道,如果他真的當初走了,這留下三藏的無主之心神、遜位給糊塗無良的惡念、 這可讓他認賊作父的元嬰如何辦?難道就真的認了這惡念為真念、不修成佛王修成魔王?

所以,他還真的有留下來的必要。

那麼,是不是說,當初文殊菩薩是故意引爆了這烏雞國國王的執著,從而故意的讓他犯錯誤下套?從而故意的讓他留下來,給唐三藏作試煉?好像有點這麼個意思呦……

我們來理順一下,這烏雞國國王和三藏碰到一起的脈絡。

國王說,師傅啊,我們這裡五年前遇到大旱災,草不生子、鳥不拉屎,民皆飢死、官不聊生。記住,說的是五年前。然後這皇帝就覺得是自己哪裡搞錯了,忤逆了天意,然後就仿效大禹治水、與萬民同受甘苦。可是我們知道,禹王治水用疏不用堵、遇到事情疏導脈路、開淤瀉洪為治民治水之竅要。他呢,苦倒是受了,卻一點不開竅,跟那天災死磕、苦熬,指望著老天開眼、僥倖盼望解決問題都通過這吃苦受罪一招鮮來解決。

結果,老天根本就不理會他,他始終不開竅、苦熬了三年。然後終於遇到開竅人來了,就是那文殊菩薩派來的青獅化成的修道人。人家三兩下就解決了三兩年都解決不了的問題,然後他又供奉了人家兩年。記住,又是五年過去了。於是,人家不但解決了風調雨順的治國難題,還解決了他沒有崇拜偶像的問題,最後,人家還順手把他給解決了。讓他井底之蛙一樣的、泡了三年。

那麼很顯然,在三藏來到這裡之前,這烏雞國國王冒犯文殊菩薩的事情,至少已經是八年前發生的事情了。八年前的三藏,肯定沒有發生取經的事情了。唐王地獄游、他決定取經,只是三五年前的事情。

也就是說,文殊菩薩決定接那烏雞國國王圓滿的事情,發生在三藏法師決定取經之前,也發生在觀音菩薩沿路查看虛實之前。烏雞國國王修行中的執著、情形,之所以跟三藏的內心中的問題高度相似,那其實正是觀音菩薩決定把烏雞國國王的問題和三藏的問題一併解決的原因。

從上面來講,是觀音菩薩一看這烏雞國國王、差不多應該就在三藏走到這裡的當兒湊滿三年的水災,並且他倆的毛病幾乎完全一樣。於是就跟文殊菩薩一商量,就把這兩撥不成器的修行人的問題,決定一併解決了。讓這國王和唐僧他們哥兒倆互相做鏡子,照見自己丑陋的執著。讓他們的執著、發揮參照物的作用,起正面的作用而不是負面的作用,這不就是善解嘛。

三藏和烏雞國國王這一對兒難兄難弟,都是一樣的遲遲的留戀著自己的惡念。最終應該走的是什麼?正是他們的狂暴無良之惡念人心。他們的這個執著惡念不去,那麼他們的人身也走不了,他們的金身也得不到,其實金身根本就修不出來。

狂暴的人、往往就是六神無主之人。這樣的人,看似暴橫、很有主見很堅定的樣兒,其實那個暴橫的有主見的並非他本人,他本人卻是那惡念的傀儡,他本人被那惡念給拘禁在了這個肉身中,並且給推到了深井裡。

這麼一說,您肯定就想到了三藏。那國王鬼魂要求三藏出手相救,三藏以存在法律風險為藉口要推辭:倘被多官拿住,說我們欺邦滅國,問一款大逆之罪,困陷城中,……」您聽三藏這麼說,表明他法律意識強、知法懂法、是個好公民。

後來孫悟空跟那太子交待好事情,孫悟空夜裡輾轉反側的覺得事情需要更周全,就要推醒師父一起協商。孫悟空說:拿那妖精如探囊取物一般,伸了手去就拿將轉來。卻也睡不著,想起來,有些難哩。唐僧當時正惱怒不堪,聽他這麼一說,正好可以用來堵孫悟空的嘴:你說難,便就不拿了罷。

沒想到孫武空苦苦思索的不是跟他一樣推卸責任,而是如何把責任攬好。行者道:拿是還要拿,只是理上不順。唐僧一聽,到後邊句話,覺得又抓住了孫悟空的話把兒。唐僧道:這猴頭亂說!妖精奪了人君位,怎麼叫做理上不順?

這下,唐僧他露了項了,一下子被孫悟空看出他的問題來,原來這個一遇到麻煩首先考慮法律風險的師父,根本就不懂法律的精神。行者道:你老人家只知念經拜佛,打坐參禪,那曾見那蕭何的律法?常言道:拿賊拿贓。……我老孫就有本事拿住他,也不好定個罪名。孫悟空想要當場亮出罪證來,讓妖怪沒辦法抵賴,讓俗人的文武多官和後宮們以及百姓們看到活生生的證據。

看見沒,唐僧三藏的漏洞在哪裡?他做事遠不如孫悟空這麼面面俱到、層層對應,在每一個層面上,儘量都不留把柄,這把柄,其實是修行的漏洞。修行人的每一個層面,都要能對應起來,對應不起來的修行人,都會顯得言行不一、精神不正常,別人看他要麼神神叨叨、要麼鬼鬼祟祟,總之是讓人瞧不起。別說讓他有個修行人的范兒了,連個一般人的尊嚴都沒有。

所以麼,修行人要找真正的生因、真正的明主。說白了,就是找到真正的自我。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