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223)失序則無義

作者:挪威龍王

(223)失序則無義

國王的華麗衣著、國王的求風得風、求雨得雨,讓三藏忽然間就迷失了,迷失在他自己曾經輝煌的身世中、與心中隱藏的對世俗權勢的傾慕。渾然忘記了自己是一個遠比世俗帝王高貴的修行人。於是瞬間他就「忘我」了,真的迷失了自己。

然後,那國王往下說的故事,完全偏離了他的預期,卻完全符合了他的心境。國王說到,自己與那神通廣大的道士結交為兄弟,並且一起吃飯、一起享受帝王待遇。但是最終卻被那道人推到井裡淹死。

國王的下場,當然是脫離三藏的線性推理公式的。因為道人神通廣大能呼風喚雨就與修道人結為兄弟、這種事情就夠離譜的了。哪有真正修道人會跟人結拜兄弟的?修行人都是因為出離塵世、高於塵世才獲得神通大能,回到世間施展神通也不是為了獲取個人名聲,他們結交凡人也不會跟凡人結下凡世的恩怨牽扯。從後面的故事中,我們也知道,並且那國王,好歹也是個修行人,好歹也是修得幾乎就要成就羅漢金身的了,怎麼會做下這種添亂的事?

就從他俗世的國王身份層面講,國王就是國王,君君臣臣,君王必須恪守王道,怎麼能把自己的帝王之權柄,給自己的結義兄弟分享呢?這就叫君不君,那麼自然就是說他其實已經偏離了君王之道。

偏離了君王之道,自然就不配坐君王的位子。後來被那道人謀害、推落井中,縱然不是文殊菩薩安排的難,也實在是咎由自取。

什麼是修行,修行也是一種成王成聖之道。修行所成就的聖王,不是俗世的君王所能比的,比他們高貴。可是俗世的君王,是按照上面的聖王之道的規儀推演下來的,形式上、結構上大致相似,本質也相似。以修行人的身份,不可向世俗任何人行大禮,只可向上師行大禮。這一方面是修行人的尊嚴,一方面是修行人的王道,上王可以跟下界王客氣、作個揖什麼的,卻不可行大禮。

孫悟空豬八戒沙和尚,從來都不向人世間的帝王將相行禮。孫悟空甚至對天上的帝王將相也同樣作揖拱手不叩頭行大禮。觀世音菩薩遇見下界的玉皇大帝,也是行普通見面禮。這是尊重人家地位的意思。

是不是覺得文殊菩薩忒小氣:啊,你貴為菩薩,被這國王給泡了三日,就要人家在井裡泡三年做懲罰?

可是,你看故事是怎樣的,文殊菩薩如是說:「你不知道。當初這烏雞國王,好善齋僧,佛差我來度他歸西,早證金身羅漢。因是不可原身相見,變做一種凡僧,問他化些齋供。被吾幾句言語相難,他不識我是個好人,把我一條繩捆了,送在那禦水河中,浸了我三日三夜。多虧六甲金身救我歸西,奏與如來,如來將此怪令到此處推他下井,浸他三年,以報吾三日水災之恨。一飲一啄,莫非前定。」

是呀,你冒犯國王,國王讓你死你不得不死,對不對?當然不對。這種君讓臣死臣不得不死的怪胎理論,是後世的,不是歷史上原有的,刑罰有刑律,哪能就由著國王拍腦袋,這是其一。其二,在那年代,修行人不適用普通人的刑律的,修行人有更嚴格的修行框框和戒律給管著呢。並且,在歷史上,一般情況下,人們對修行人是普遍尊重的,不會去欺負修行人。

真正的修行人,身比國大,你害死一個修行人,真是就要承受滅國的懲罰的。更何況,這修行人是來拯救你、帶你獲得永恆解脫的人,你恩將仇報的罪不算,可是你謀害救你的人、你不是自己求死是甚?罰你三年的水浸,還真是一點微不足道的示意性懲戒了。

並且,你再拿這國王,跟唐太宗、跟蕭衍比一比,就知道他的君王素養有多差了。人家一樣是遇到的凡僧、甚至是形像更差勁的疥癩僧,而且那疥癩僧說話更傲慢,可是你看人家的反應和心態?人家是完全不看外表、人家看的是實質。人家客客氣氣的對待這似乎有真本事的疥癩僧人,不但維護了對方的尊嚴,也因為自己的禮貌和涵養,真正維護了自己的尊嚴,堪為後世楷糢。

是,或許您也自然的從唐太宗、疥癩僧,想到了當時的玄奘師父。他當時也是表現的蠻有涵養。可是什麼時候開始,他漸漸的失卻了這種涵養和尊嚴?

不管他什麼時候失去的,反正是現在他是沒有了。所以就遇到了這同樣偏離了王道聖道的烏雞國國王。

因為那國王,必須跟文殊菩薩到瞭如來佛那裡,如來佛親自給他羅漢之金身,他才算完全圓滿。可是就因為這個看似不大的錯誤、在一般人看來一個國王懲罰一個人算什麼嘛。其實這個錯誤是要命的。所以,他金身沒有得到,人身也失去了。這兩腳踩空的結果,就是只剩下一縷陰魂。說他可憐也可憐,不過實在是他自己選擇的。

而三藏一直以來對孫悟空的種種嫌棄,也讓他走到了這地步。讓他自己的本尊意識,讓位給了凡俗的嫌惡之心、清高之情、和那種不知死活的窩裡鬥、窩裡橫傾向。窩裡橫,是現在一些中國人中最突出的一個人格特點,對外耍慫蛋、對內耍混蛋,一種極其扭曲的「外柔內剛」。

說到義,是不是有朋友,就想起了三國演義、劉關張桃園結義?義薄雲天、蕩氣迴腸,是不是?可是你看那劉備,成也義、敗也義。他們的兄弟義氣,如果他不想有大作為,那麼他們的義就是維繫關係的紐帶,而當他一步一步的做大,對兩個兄弟還是往日一樣一味的義氣當先,經常背離法紀、卻不能合理賞罰。最終,卻是義的紐帶,把他的事業給敗了,把他們三個一個一個的送上了黃泉路。義,成了王道的羅網。

反觀那曹操,他是另一種義的極端。他不像劉關張這樣個人關係與事業混為一談,以嚴明的法紀、合理賞罰、註重百姓生息,用規則來體現的出來的義。

劉備與曹操,是兩個對比的極端,最終,都未能長久,都被歷史了結。

可笑的是,這國王,人家菩薩派青毛獅子來懲罰他,卻還讓那青毛獅子勤勤懇懇的為他表演了三年如何當一個正直的國王、勤勉的親民的自律的國王,讓他都看得見、讓他有機會反思,他卻恨恨的恨了人家三年!

更堪笑的是三藏,一個真國王的教訓擺給了他,他來不及反思,一個假國王擺給了他,他還是來不及反思。一直到最後謎底揭穿了,估計他才有所思悟。(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