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204) 解

西遊漫注

作者:挪威龍王

(204) 解

遮煙蓋日果稀奇,這是屏蔽外擾的心理姿態。樂以忘憂真罕見, 以三藏水平這是從執著中自拔的手段。手持鋼斧快磨明,刀伐乾柴收束緊。多麼直觀明了的比喻呀,關於修心、關於去執著。如果能做到快斧斷乾柴、果斷去掉那些沒有的屬於死去的卻又長在你身上的執著、並且牢牢地束縛砍去的執著,那麼,自然就會走向身外閒情,常是三星淡淡。到老只於隨分過,有何榮辱暫關山?

是呀,我知道,您做不到、或者說經常做不到,可能正在為此苦惱呢。因為,如果想做到這一步,肯定要認識什麼是你身心上的乾柴,還要有決心去砍掉這些乾柴。不但要有砍伐自己乾柴的決心,還要有斧子慧劍。不但要有斧,還要能把你的鋼斧快磨明。

心中的明斧,可不是你的狠心,狠心是凶狠,凶狠才是乾柴枯枝。真正的明斧用的大意,應作如是觀————就是下面悟空和伽藍護法的猿樵問對。不得不先說,跟您想像中的果敢和堅決、相去甚遠。

樵夫答禮道:長老啊,你們有何緣故來此?

行者道:不瞞大哥說,我們是東土差來西天取經的。那馬上是我的師父,他有些膽小。適蒙見教,說有什麼毒魔狠怪,故此我來奉問一聲:那魔是幾年之魔,怪是幾年之怪?還是個把勢,還是個雛兒行?煩大哥老實說說,我好著山神、土地遞解他起身。

面對相貌猙獰的孫悟空,老樵夫毫無懼色。樵夫所問的是,長老,你有何緣故來此。老樵夫所說的緣故,緣是前緣、前世之緣,故是後故、今生之故。孫悟空的回答,沒有回答前緣,只回答了今生之故,悟空他坦誠的說出來到達此地的原因我們是東土差來西天取經的。並且,孫悟空還一點不遮家醜的自曝其短那馬上是我的師父,他有些膽小。

悟空為何要向老樵夫提及自己的師父呢?顯然,一種最大的可能是,之前老樵夫是衝著唐三藏師父吼話的。為何我這麼判斷?乃是因為,從小說中可以看出來,唐三藏一直是衣冠周整的和尚打扮,並且光著腦殼,一看就是個和尚。再者,老樵夫站在岩石上看,只有唐三藏騎在馬上,一眼就看到的,應該就是他。

悟空提及三藏,等於是解決老樵夫眼裡的疑慮,為何衝著唐三藏喊話,三藏卻調轉馬頭躲起來,然後跳出來一隻毛絨絨的猴子跟自己問詢。

然後孫悟空接著詢問關於魔怪的詳情,就引出一番看上去囉嗦無趣,實際上是修行要害的事情來。修行中的人、面對前途,有幾個懂得去問詢魔難的來由、魔怪的來歷的?很少。並且,神仙變化成俗人、或演化出俗事、或利用俗人俗事,來點化修行人注意魔怪的時候,有幾個人會察覺是點化、會當回事的?很少。

修行人,如果看不見魔怪、看不見神仙的情況下,如唐三藏,遇到魔難的時候,就膽怯退縮。如果看不見又不退縮,那一刻就是孫悟空。為何?難道如果真的不退縮了就會跟孫悟空一樣忽然天眼大開了?不會的,肯定不會的。

但是,修行人,每一個修行人,很多時候,在關難來臨之前、特別是一些重大關難來臨之前,都會遇到各種各樣形式的點化。有時候,是忽然有一個人給你說了一句很奇怪的話,但是這個人自己在說什麼他自己卻渾然不覺。有時候,是忽然周圍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有時候,乾脆是,忽然你就一閃念、有一個警醒的意念出現在你的思想中,那一刻、你平靜、理智,很清晰的知道,這不是干擾、也不是雜念。

那一刻,就看你修行人會不會靈了。如果你靈的話,就會像孫悟空這樣,無執念無恐怖憂愁的靜靜的去探尋那魔難背後東西,究竟是何方來歷、根源何處、能力如何。這個不是好奇心能驅使你探究明白的,知道去探究這背後根源的修行人,是因為他具備了一種修正天地筋脈的能力……

這跟一般神仙的那種開天闢地、支配下界運作還不同。他們是從上往下的修正。而孫悟空這種能力,是從下界修上來,然後修正他所未達高境界的能力。他這種修正,不是根據自己喜好、或自己的下界經驗,大刀闊斧的改革。是什麼呢?

是什麼,往下繼續看就知道了。

樵子聞言,仰天大笑道:你原來是個風和尚。

行者道:我不風啊,我是老實話。

老樵夫聽他這麼說,來了精神,就忽然靈機一動,要激將激將孫悟空,套出些新鮮有趣的修行人的經驗來。然後這一激,孫悟空就毫不猶豫的中招了。

樵子道:你說是老實,便怎敢說把他遞解起身?

行者道:你這等長他那威風,胡言亂語的攔路報信,莫不是與他有親?不親必鄰,不鄰必友。

由於急於想知道孫悟空的答案,於是老樵夫就有些操之過急,急翹翹的問孫悟空如何一個遞解之法。然而這一急,話裡面露出點破綻,馬上給孫悟空抓住。由於妖魔實在是厲害,他心裡非常清楚,所以就順理成章的用了一個怎敢。孫悟空一聽馬上就覺得不對頭,怎麼面前這人,怎麼會這麼認可吃人成性的妖魔?!肯定有問題,於是馬上就質疑樵夫。

孫悟空的反應,實在是一等一的機警,他馬上意識到,面前這讓跟妖魔可能有淵源,鬧不好,可能也是一個妖魔呢,所以就咄咄逼人的質問起來人家。我知道,非常多的修行人,面對一個常人,基本上是分不清這人嘴巴里說出來的話,到底是什麼東西在利用常人的大腦和嘴巴。所以就覺得,孫悟空這種機警,實在是萬里挑一都難的。

樵子笑道:你這個瘋潑和尚,忒沒道理。我倒是好意,特來報與你們。教你們走路時,早晚間防備,你倒轉賴在我身上。且莫說我不曉得妖魔出處;就曉得啊,你敢把他怎麼的遞解?解往何處?

行者道:若是天魔,解與玉帝;若是土魔,解與土府。西方的歸佛,東方的歸聖。北方的解與真武,南方的解與火德。是蛟精解與海主,是鬼祟解與閻王。各有地頭方向。我老孫到處裡人熟,發一張批文,把他連夜解著飛跑。

神仙就是神仙,腦筋也是一等一的靈光。人家老樵夫毫無懼色、一點也不慌張,幾乎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就把孫悟空的飛刀給轉了方向,掉頭飛向了孫悟空,並且,在刀頭上塗了些刺激性的興奮劑:你敢把他怎麼的遞解?解往何處?現在,不是孫悟空向他問詢,而是改成他他向孫悟空問詢了。

然後孫悟空的回答,盡顯修行的深厚功底。他可以盡查妖魔的來歷出身,可以解釋掉妖魔回歸它的本源,天上地下、四方與海里陰間。孫悟空這個遞解妖魔的本領,等於說他可以從根源上調理妖魔、讓其各歸其位、各歸其主。

你可能不太清楚我說的事情,跟修行什麼關係、跟具體修行中的日常瑣碎繁事有什麼直接關聯。(待續)

【西遊漫注】(203)顛倒的夢想要先顛倒過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