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192) 須從頭收拾舊山河

作者:挪威龍王

(192) 須從頭收拾舊山河

按正常的情況來講,你看這個黃袍怪,是個有靈性的妖怪、是個有些手段和法力的妖怪。尤其是,他能隱瞞公主前緣十三年,兩個人孩子都那麼大了,他還守口如瓶的保守著他的小祕密。從中可以知道,這個黃袍怪是個隱忍的、腦袋不容易犯糊塗的傢夥。

並且,在出發前,那得之不易的娘子,又剛剛經歷了家庭糾紛、兩個人重新修復關係之後,出發前鄭重叮囑他,千萬不要飲酒鬧事,陪領導喝酒可不要喝到原形畢露、露出妖怪的嘴臉來。

並且這妖怪,一方面知道需要謹慎,一方面看上去早就合計好了種種對策,老妖道:不消吩咐,自有道理。你看他,跑到寶像國說那一番漫長的謊言,正經是經過了一番動腦筋構思的。這麼多年第一次見老丈人,從這個角度看,怎麼說也得收斂收斂。對不對?

當然了你知道,他沒有HOLD住。

可是這不妨礙我們推測一下,他原計劃到底來幹啥來了。當然了,他已經完成的任務有目共睹,變作小白臉,博取國王信任,抹黑唐僧,反過來把他變成老虎。然後他就演不下去提前卸妝了。並且在跟小白龍打鬥之後,依然想不起來變回小白臉。

假如他繼續堅持演下去,那麼他原計劃會是什麼呢?這唐僧也收拾了、這老丈人也認了、這剩下來的事情,說不定就是把娘子接回來。可是兩個妖怪小兒怎麼辦呢?那肯定是一刀宰了老丈人、一把搶過來王位,就把寶像國給變成一個妖怪國。

但是,他這麼成熟的性格、這麼美好的夢想,怎麼就喝了點酒、聽了首歌、看了支舞,就露馬腳了呢?

且說小白龍意識到唐僧出麻煩、就現出龍形去打探,正好看見妖怪嘴臉的黃袍怪在吃人,就覺得這妖怪也忒沒檔次,吃人可是個長進的?然後就化作宮娥要誅殺妖怪。沒想到妖怪厲害,自己被妖怪打敗了。小白龍之所以敢下去誅殺妖怪,乃是通過看到妖怪在宮廷裡吃人、推斷妖怪檔次低、把持不住自己,結果不是這樣。

這又說明,妖怪現出原形,並且吃人、大肆飲酒,是妖怪不由自主的、它自己控制不了自己了。別說妖怪會失控,人更是常常會失控,失控了,就是被另外的生靈給控制了。不管是被什麼控制了,反正是成了人家手裡的傀儡、演戲的道具。

小說寫到這裡,行文有一處疏漏。那怪揭起衣服,解下腰間所佩寶劍,掣出鞘來,遞與小龍。小龍接了刀,就留心,在那酒席前,上三下四,左五右六,丟開了花刀法。之前小說說的很清楚,這魔王佩戴的是大鋼刀,鍛造工藝都寫明了:蘸鋼刀,並且還是有名號的,喚作追魂取命刀。當時綁縛唐僧的柱子,也有名號,叫做定魂樁。這一疏漏,應該是小說流傳中的錯訛。

白龍和藍臉,在寶像國皇宮的銀安殿中,經歷了一次有意思的過招交手。

白龍變作宮娥,上前表示要向領導敬酒。正在津津有味吃人的領導,兩隻手不夠用,當然會同意了,主動把酒壺奉上。小龍接過壺來,將酒斟在他盞中,酒比鍾高出三五分來,更不漫出。這是小龍使的逼水法。那怪見了不識,心中喜道:你有這般手段?小龍道:還斟得有幾分高哩。那怪道:再斟上!再斟上!他舉著壺,只情斟,那酒只情高,就如十三層寶塔一般,尖尖滿滿,更不漫出些須。

你說這小說,寫這種神奇的情節做什麼,並且還如此的細膩?莫非是為了展示神仙的神通法力?但是,這斟酒的花絮、看上去跟主題沒什麼關係啊。

那酒,斟滿了杯子,被法力拘禁、不漫不溢,也不換大盅。我怎麼尋思,都覺得這是表示,三藏的執著膨脹、滿了、滿了、他還死死的抓住不放、終於形成這樣奇特的景觀和局面。

可是,如果是這樣,白龍應該對著三藏表演,不應該對著黃袍怪表演啊。對了,原來,這黃袍怪,跟公主的緣分、其實也只有酒盅那麼高,是他們用共同的執著、加上他們作為神仙的法力和強烈願望、拘禁了他們的命運,猶如這酒柱一樣、到了十三層寶塔的頂端。到了寶塔鎮妖邪的這一天。

其實、這黃袍怪和百花羞,這十三年的緣分,真正讓他們持續這根本就不該存在緣分的,是上界的神仙們。他們下界維持私緣的私心、願望,吻合了如來佛祖安排唐僧修行的等待,也恰好可以用來引爆唐僧同樣的私心和執著。

於是就這樣,都在執著中苦苦支撐,黃袍怪和百花羞在支撐著自己不該有的日子,唐僧在支撐著自己不肯放棄的惡念面子等等。兩方面都在相遇的這一刻,互相引爆。唐三藏惡念現出原形之後,這妖怪也跟著當晚就顯出原形了。終於,到了問題一起解決的時候。

話說,這百花羞和他的父王,情深意重,對不對?可是他倆,精神一樣都有些問題。百花羞咱們後面謝幕的時候再談談,先談談這個寶像國國王,我怎麼看,他的人品都相當的不地道。

面見唐僧,給他通關關牒簽章花押倒是痛快,畢竟兩個沒有怨仇。他畢竟是一個國君,可是一聽到他失散姑娘的消息,他馬上就一發手軟,拆不開書;然後就痛哭流涕、梨花帶雨。為了尋找丟失的女兒,並且你看他怎的對待下人——「自十三年前,不見了公主,兩班文武官,也不知貶退了多少;宮內宮外,大小婢子、太監,也不知打死了多少。

豬八戒沙和尚一出現,給嚇得膽顫魂驚。豬八戒一亮出來,釘耙,他立刻恥笑豬八戒那耙算做什麼兵器。豬八戒沙和尚一賣弄,又破泣為笑。小白臉女婿一番牛皮,又把他給迷得意亂情迷。

你看這國王,殘暴、糊塗、一點都沒有君王的素質,哪是一個國王的形像啊,簡直就是一個見風使舵的愚迷民氓。是的,這就是唐僧這一境界內王的形像,該強卻弱、該弱反強,昏聵不堪。唐僧這境界的本尊就是這樣的形像。

如果三藏真的符合君子的標準,柔外剛中,他肯定不會是這樣的。是啊,我一直都認為,他擅長理論,對文化的內涵卻嚴重消化不良。本來麼,中華文化就是一個身心一體的文化,不用心肯定是不行的,只從道理上理解了也是沒用的,內聖外王,要用內心和身體一起來理解,身心都理解了,才能內外貫通,豁然開朗。

君回寶殿定江山,僧去雷音參佛祖。君王回不到寶殿、定不了江山,沒有王的剛強篤定,你是不可能走上真正修行之路的。(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