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189)妖怪變帥僧變傻

作者:挪威龍王

(189)妖怪變帥僧變傻

一樣是謊話,你看那黃袍怪,說起來就如同水銀瀉地一樣的肆無忌憚、如滔滔江水綿綿不絕,完全不像沙僧那樣要瞻前顧後、保護這個、保護那個。

妖怪的撒謊技巧,跟目前國內市面上流行的撒謊技巧,毫無二致,編故事、打動你的糊塗、貪婪、愛慕和虛榮。不管謊言多麼精美,都是為了抓取捕獲你的缺點、弱點。

並且,自從開天闢地、宇宙洪荒,再精美的謊言、所有的謊言、都有一個說不攏的缺口、一個永遠不能周全的漏洞。

你看那妖怪如何撒謊就知道了。國王道:「三百裡路,我公主如何得到那裡,與你匹配?」那妖精巧語花言,虛情假意的答道:「主公,微臣自幼兒好習弓馬,採獵為生。那十三年前,帶領家童數十,放鷹逐犬,忽見一隻斑斕猛虎,身馱著一個女子,往山坡下走。是微臣兜弓一箭,射倒猛虎,將女子帶上本莊,把溫水溫湯灌醒,救了他性命。因問他是那裡人家,他更不曾題’公主’二字。早說是萬歲的三公主,怎敢欺心,擅自配合?當得進上金殿,大小討一個官職榮身。只因他說是民家之女,才被微臣留在莊所。女貌郎才,兩相情願,故配合至此多年。當時配合之後,欲將那虎宰了,邀請諸親,卻是公主娘娘教且莫殺。其不殺之故,有幾句言詞,道得甚好。說道:

托天托地成夫婦,無媒無證配婚姻。
前世赤繩曾系足,今將老虎做媒人。

臣因此言,故將虎解了索子,饒了他性命。那虎帶著箭傷,跑蹄剪尾而去。不知他得了性命,在那山中,修了這幾年,煉體成精,專一迷人害人。臣聞得昔年也有幾次取經的,都說是大唐來的唐僧;想是這虎害了唐僧,得了他文引,變作那取經的糢樣,今在朝中哄騙主公。主公啊,那繡墩上坐的,正是那十三年前馱公主的猛虎,不是真正取經之人! 」

首先這妖怪變得非常符合世俗人追求俊美的心理,其次這妖怪又祭出英雄救美的必殺技,完全符合了這人類的執著所在,然後又把這些用外貌和甜言蜜語賺來的信任,馬上給唐三藏編織了一張絕殺的大網。

但是您看出來這妖怪精美謊言外衣上的大破洞沒有?仔細梳理梳理……

你看這妖怪,說來說去、編來編去,就是說不清楚他是什麼時候知道公主的身份是公主了。並且,這公主乃是一個重情之人,怎麼會不交代自己身份而跟一個陌生人成親?就算他不交代,帝王家兒女,跟普通人家不同,哪有看不出來的道理?

「托天托地成夫婦,無媒無證配婚姻。」你以為你是無官無法之處閉塞的山野邨夫嗎?媒妁不需要,官方證明也不要,那為啥還要處處表現自家家境殷實、還擺出一副懂教養的樣子:衣著光鮮、舉止優雅、家童眾多、能文能武。

這傢夥,跟之前的白晶晶一樣,不懂人世間,不懂人類的那些規矩,這些妖怪們,就算你給他們四書五經之類的天天念也沒用。沒有人類的身體,學也學不懂,傳統文明倫理,都是跟人類的身體結構符合的,沒有人類的身體是學不進去的。

也就是說,不管你遇見什麼樣的人,就聽他說話裡面有沒有人倫、有沒有實質的人倫,一聽就知道了,根本不需要用天眼才能看。當然,並不一定站在你面前說怪話的就是妖怪。可是說怪話的,一定不是他本人。是誰?嘿嘿,您說是什麼東西呢?

但是呢,這滿朝文武和這個寶像國國王,早被謊言那華麗麗的外衣給炫得兩眼昏花、兩耳轟鳴,如同吃了鴉片一樣舒坦得口塗白沫了。

本來麼,這唐三藏逃離信訪辦一樣的魔窟,到了寶像國以為是到了美領館一樣安全,沒想到妖怪來了,才發現這裡還是信訪辦。來,咱們一起想想,這美領館是怎麼變成信訪辦的。

其實,說到底,還是三藏自己信心虛弱,妖怪還沒進來,他就放棄抵抗、主動投降了。

你看那妖怪變作一個英俊小生,縱雲頭,早到了寶像國。按落雲光,行至朝門之外。對閣門大使道:「三駙馬特來見駕,乞為轉奏轉奏。」那黃門奏事官來至白玉階前,奏道:「萬歲,有三駙馬來見駕,現在朝門外聽宣。」那國王正與唐僧敘話。忽聽得三駙馬,便問多官道:「寡人只有兩個駙馬,怎麼又有個三駙馬?」你說這皇帝糊塗得,你自己兩個女婿,事情那麼清楚,你居然還要問其他人?

還是旁觀者清,多官道:「三駙馬,必定是妖怪來了。」

事情很顯然。然後這皇帝又糊塗了,不知所措,國王道:「可好宣他進來?」

然後,唐三藏的心理防線,就輕易瓦解、自行崩潰、於是就開門揖盜了。那長老心驚道:「陛下,妖精啊,不精者不靈。他能知過去未來,他能騰雲駕霧,宣他也進來,不宣他也進來,倒不如宣他進來,還省些口面。 」

什麼是邪魔侵正法?這就是了。邪魔,真正有威脅的邪魔,並不是外在的、不是站在門外的那個,那個黃袍怪,只是真正邪魔手裡的棋子。真正的邪魔在哪裡?就在三藏哥哥的身心中徘徊。

本來,他身心都在邪魔籠罩之下,當這三藏僅存的最後防線一崩潰,他就徹底完了。外在的邪魔,就順理成章的欺負他了,把他變成了一隻大老虎。

變什麼不好,要變成大老虎?那妖怪說了他是老虎精嘛。老虎說他是老虎精,肯定是出發之前就打定了主意,構思好了謊言的。這黃袍怪,心裡是對唐三藏肯定充滿了氣恨,恨他「恩將仇報」。當然了妖怪還不知道這世界上有斯德哥爾摩綜合徵這說法,唐三藏確實有些軟骨頭,但好歹人家還是懂黑白的,雖然妖怪放了他,也斷然不至於變態到要感激妖怪的不殺之恩的程度。

可是,你自己琢磨琢磨這黃袍怪的話,裡面還頗有味道、別有一番景象,真的還不是這黃袍怪的水平能胡編亂造的,起碼相當程度上,不是他的水平能說出來的話。

托天托地成夫婦,無媒無證配婚姻。前世赤繩曾系足,今將老虎做媒人。這句話一語雙關,說的是修行煉化之事。坎水出離、煉化未成、修煉誤入歧途,「那繡墩上坐的,正是那十三年前馱公主的猛虎,不是真正取經之人!」

這話聽起來,簡直是如同炸雷一樣。這不是明明白白的在說唐三藏已經出問題了? !(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