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176)軟善很無品

作者:挪威龍王

(176)軟善很無品

你說這緊箍咒兒,怎麼就像一種技術手段或者工具一樣,誰掌握了都可以發揮作用一樣啊。唐三藏只要念動,他就發揮作用去折騰孫悟空。不管唐三藏是做得對、做得錯啊?

要說起來這咒語呢,並不是我們想像中那種沒有態度的冷冰冰的工具。並不是說誰念動他,他就要聽你的。其實呢,關於咒語這方面,中國人,不管他信不信神,尤其是不信神的,每天用的很普遍。特別是有些人,每日說得就掛在嘴邊上一樣,不離口。

我說的這咒語是什麼?當然,我說的不是正面意義的咒語,是負面意義的咒語。罵人是一種最常見、普及度最高的咒語。起誓、發誓、賭咒,等等,也同樣是咒語,不過是有正面的有負面的。這種日常的咒語,跟修行中菩薩教給唐三藏的咒語,肯定是不可同日而語的了。

只是不管是那種咒語,對念咒人和施咒對象,都是起作用的了,主要是作用大小不同的區別,如果你念咒、詛咒了,如果是壞意願的咒,卻發現沒作用,那,其實應該為你慶祝了。這其實是咒語起作用了,而且是起好作用了,他不願意讓你作惡,免得你日後遭報應。

如果人的意志強盛了,那他的意誌所能發揮的作用,有可能比念咒語還強。如何意志強盛起來?首先肯定離不開身心脈路貫通。這時候,無形的意志就能指揮得了不少東西。你看這個孫悟空,就是這樣的,他意志心念之強大,能控制自家的身體隨意的變化、能控制金箍棒如意的變化。

可是這個唐三藏、什麼本事也沒有,他連妖怪都分不清,怎麼念咒也能起作用?要知道,這咒語是觀音菩薩教給他的,唐三藏只不過是集中精力、嘴巴發出咒語、想著咒語發揮作用。咒語能不能發揮作用,怎麼發揮作用,他壓根兒不知道。所以,他念咒,也就是一個姿態。是的,念咒之後的一切後續的事情,是觀音菩薩在運作。

那怎麼不管唐僧是不是該念咒咒悟空,只要他念咒語,孫悟空就倒霉呢?應該說不是的,一方面,咒語有自己的運作邏輯。另一方面,菩薩既然把這麼威力的咒語教給了唐三藏,肯定是放心他的了,你我會看錯人,菩薩可不會看錯人。事實上,的確如此,這個唐三藏,遇到事情喜歡講道理,這方面,比那個黑熊精還文藝。他這當兒的暴怒念咒,並不是因為不講理,卻是因為要講道理到了偏執狂的程度。

來,咱們看看,這三藏拼了老命也要講的道理是什麼。

唐僧道:「出家人時時常要方便,念念不離善心,掃地恐傷螻蟻命,愛惜飛蛾紗罩燈。你怎麼步步行兇!打死這個無故平人,取將經來何用?你回去罷!」

「出家人時時常要方便,念念不離善心」,嗯嗯嗯,這個話兒是很好的,原則肯定是沒錯的。只是,但是,然而,他老人家卻用粗暴的方式、來要求悟空「善心」,是不是,跟孫悟空用恐嚇手段來做好事一樣,有點思想和言行對不上號、有點驢唇對馬嘴的嫌疑呢。 「掃地恐傷螻蟻命,愛惜飛蛾紗罩燈。」咳咳,這個話兒麼,一下子就暴露了三藏對善的認識的短項:小家子氣。這種小家子氣,行善往往就像熊瞎子掰玉米、甚至還像撿芝麻丟西瓜,嚴格的說,根本就不是善,是鑽牛角尖、(zhóu)。這個小善,正是孔夫子所不屑的老好人:鄉原。子曰:「鄉原,德之賊也。」這種人在乎表面的光鮮、追逐俗世的名聲「同乎流俗,合乎污世,居之似忠信,行之似廉潔,眾皆悅之。」如果孫悟空真的無故打死了凡人,那​​取經還真的不用去了。但是孫悟空這麼著急,唐三藏也應該冷靜的先回顧一下一路上所有發生的事情,是不是真的這路上妖魔繁多、是他的肉眼判斷不對的呢?並且,孫悟空,是菩薩親自安排和推薦的,他要趕孫悟空走也應該先跟菩薩匯報匯報、協商協商啊。孫悟空不懂尊師重道,難道唐三藏自己也不懂了?

唐僧道:「我命在天,該那個妖精蒸了吃,就是煮了,也算不過。終不然,你救得我的大限?你快回去!」 三藏哥哥,你是一個修行人,你是佛弟子、你是觀音弟子,怎麼能跟俗人一樣認為你命在天呢?當然,他沒有孫悟空那份明白,知道修行人命在師父、命在自己。但是,你修行的目標是什麼、你的彼岸是哪裡、怎麼也應該有個認識吧?你已經是佛和菩薩弟子,天上還有誰敢再做你的天呀?並且,你的師父、佛和菩薩,你認為會安排你給妖精吃了?這麼沒志氣,你到底信不信佛呀?其實這句話,反映出來,他根本就不知道真正的善到底是什麼。那麼他一貫堅持的善,有很多雜質。既然他的話語表明他認為妖精吃了他也很符合邏輯,說明,咳咳,其實,這時候、起碼這一刻,他相信的,其實,是妖精。當然了,咱說的是有點重,因為,這句話,根本就不是他腦袋清醒時候能想出來的歪話,讓他說這句話的,正是妖精,那個無形的妖精,它控制著三藏的腦袋、用三藏的嘴巴,說出來了這句話。從唐三藏方面來說,既然他認可了這說法、話兒也從他嘴巴裡面吐出來了,也就是說,他認帳了妖怪吃他。那麼,從神仙們的角度講,這一刻開始,就必須放棄他、放棄保護他,滿足他、讓妖怪吃掉他。你看,他自己都同意的事情,咱還有什麼說的?

唐僧道:「出家人行善,如春園之草,不見其長,日有所增;行惡之人,如磨刀之石,不見其損,日有所虧。你在這荒郊野外,一連打死三人,還是無人檢舉,沒有對頭。倘到城市之中,人煙湊集之所,你拿了那哭喪棒,一時不知好歹,亂打起人來,撞出大禍,教我怎的脫身?你回去罷!」三藏這番話,仍然也是一句兒天理、一句兒人理、一句兒歪理。 「出家人行善,如春園之草,不見其長,日有所增;行惡之人,如磨刀之石,不見其損,日有所虧。」這句話斷然是天理,沒得說,因為不是唐三藏自己原創的。 「你在這荒郊野外,一連打死三人,還是無人檢舉,沒有對頭。」這句話,還是作為一個公子哥兒的人理,實在不應該是從他一個修行人的嘴巴裡說出來的話。 「撞出大禍,教我怎的脫身?」蒼天啊、唐師父,您怎麼能這樣啊,怎麼遇到問題總是只考慮自己的安全第一啊!就算你一夥兒四個真的是行兇的強盜、也少見您這麼沒義氣的強盜!(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