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172)探戈一曲 《總差一步(Por Una Cabeza)》

作者:挪威龍王

(172)探戈一曲 《總差一步(Por Una Cabeza)》

一堆白骨,坐在雲端裡,看著雲端下,踏著陰風、流著口水,端詳著已經是砧板上的肉肉的唐三藏,不勝歡喜道:「造化!造化!幾年家人都講東土的唐和尚取’大乘’,他本是金蟬子化身,十世修行的原體。有人吃他一塊肉,長壽長生。真個今日到了。」那妖精上前就要拿他,只見長老左右手下有兩員大將護持,不敢攏身。他說兩員大將是誰?說是八戒、沙僧。八戒、沙僧,雖沒甚麼大本事,然八戒是天蓬元帥,沙僧是捲簾大將。他們的威氣尚不曾洩,故不敢攏身。

看明白了吧?豬八戒、沙和尚再怎麼不行、再執著心多,人家的根基未損,威氣不洩的意思就是小宇宙完好,所以就人家從來都不曾真的墮落到人世間的這個層面,一般情況下,妖怪們是不會主動的招惹他們的,萬一他們一精神起來,妖怪還是招架不了、自找苦吃。

但是這個唐三藏呢?他是十世修行的原體、並且已經獲得不滅金身,為啥就還不如兩個徒弟有威懾力?日常情況下,不都是唐三藏教導弟子們如何修行、如何走正的嗎?怎麼反而連抵禦妖怪的凜然正氣都沒有呢?

不是他沒有,前面已經說過了,他由於自己的原因,已經自行攻破了自己城池,內賊和外鬼裡應外合的,自己繳了自己的械。對正氣和神通,在妒火的照燿下,他看著就煩、看著就覺得討厭,已經都被他趕跑了。

在這樣子自我削弱的時刻,等於是主動求魔,妖怪不來找他麻煩都覺得不好意思。所以,你不能怪是悟空哥哥驚動了妖怪,你想吧,以孫悟空那比流星還快的飛行速度,比蝴蝶還輕盈的腳步,怎麼可能驚動妖怪。就算不小心驚動了,由於速度超快,恐怕妖怪也會覺得是自己眼花、或者覺得自己偶爾出現了幻覺。就跟沒經歷過地震的人,忽然地震來臨,基本上都會認為是自己在頭暈呢。

且不討論這時候的三藏如何空虛,如何被妖魔趁虛而入,重點有趣的故事,在於三藏與妖魔的應對。這一段應對,基本上是西遊記中我覺得最有味道的故事文字。

妖怪化作美女,相當的白富美。看得那八戒又是口裡止不住的流涎。但是這妖怪顯然是無視八戒的,打著齋僧的旗號,直接奔唐三藏來了,就在唐三藏精神恍惚的當兒,忽然這妖怪變的美女就到了三藏的身邊。三藏嚇了一跳:「女菩薩,你府上在何處住?是甚人家?有甚願心,來此齋僧?」
寫到這兒,小說中特意加了一句「分明是個妖精,那長老也不認得。」

是的,三藏認不得妖怪,豈止是他的修為不夠、執著蒙心,更主要的原因,在於他的修行方式,就是這種蒙著腦袋、不讓他知道的修行方式。也正是他這種修行方式,發生了這下面極有意味的對話攻防場面。

那三藏,固然是起了色念,但是,他並沒有被色念沖昏頭腦。因為什麼?因為他習慣了世俗中常人的思考方式,也就是傳統倫理道德的觀念所帶給他的下意識的疑問:「你府上在何處住?是甚人家?有甚願心,來此齋僧?」

因為走了半天,一個人也沒遇見過,一戶人家也沒瞧見過,方圓多少裡之內,也沒有人煙。這時候突然出現一個大活人,三藏還是覺得不太合理。當然這個觀念,對於神仙和妖怪都不適用,可是正是這個低層世俗的觀念,在恰當的時候、發揮了正確的作用,救了他一下。

其實,三藏這三句話,實在是程咬金的三板斧,是他出於下意識的疑問、脫口而出而已。畢竟對方是女性,這唐三藏素來缺乏跟女性打交道的習慣。如果這白骨精的反應遲鈍點、笨一點、憨一點,不理三藏的問詢,說不定三藏說完自己就丟掉了。

但是,這妖精實在是太機靈、騙人的經驗太多了,機靈的簡直就是現在生意場上的老油條,那妖精見唐僧問他來歷,他立地就起個虛情,花言巧語,來賺哄道:「師父,此山叫做蛇回獸怕的白虎嶺。正西下面是我家。我父母在堂,看經好善,廣齋方上遠近僧人;只因無子,求神作福;生了奴奴,欲扳門第,配嫁他人,又恐老來無倚,只得將奴招了一個女婿,養老送終。」

這話兒,說的可算是情節完整、細節翔實,並且理由直奔三藏的最大需求:吃飯。但是馬上被唐三藏聽出了破綻。妖怪為什麼會被唐三藏聽出破綻?因為妖怪的故事,完全不符合世俗間的傳統規矩、儀禮,因為唐三藏熟識禮儀、謹守儀禮,僅此而已。莫說唐三藏,換作一個人間的真誠守規矩、守本分的任何人,不需要智商、也不需要神通,都能覺得這白富美說的話不正經、有悖人倫。於是唐三藏就追責於白富美了。

三藏聞言道:「女菩薩,你語言差了。聖經雲’父母在,不遠遊;遊必有方。’你既有父母在堂,又與你招了女婿,有願心,教你男子還,便也罷,怎麼自家在山行走?又沒個侍兒隨從。這個是不遵婦道了。」妖怪本來是勾色心、勾貪念的,沒想到居然是自己進了考場,被唐三藏隨嘴幾句話就給問傻了,白富美心想:「我以前遇見的好色之徒,哪有這麼多花花腸子嘛,要吃他還得先通過他的考試!偏偏這考題,什麼論語啊、什麼婦道啊,都是聞所未聞的,急死老娘了。」

既然已經編造了謊言,既然謊言已經有了漏洞,那就只好硬著頭皮繼續編下去,用新的謊言來包裝舊的謊言,但是,在祭出新謊言的時候,妖怪的底氣顯然就不足,比起剛開始的時候的那種坦然和自信,就挫了一大截兒。那女子笑吟吟,忙陪俏語道:「師父,我丈夫在山北凹裡,帶幾個客子鋤田。這是奴奴煮的午飯,送與那些人吃的。只為五黃六月,無人使喚,父母又年老,所以親身來送。忽遇三位遠來,卻思父母好善,故將此飯齋僧。如不棄嫌,願表芹獻。」

完了,完了。這妖怪編造瞎話的水平,堪比人民日報,有鼻子有眼、簡直是栩栩如生。但是編造瞎話的智商,也只有人民日報的智商,說來說去,說得不管多麼的精美,就是說不出人話來。都是不懂人倫、沒有人性的嘛。它們是完全不知道做人的道理和儀禮,不懂得為別人考慮,也不知道理有來回。

白富美的這三番謊言,徹底斷了​​三藏吃它齋、上它套的念頭。這段話,似乎是解決了三藏的質疑:婦女單身出行。但是給出一個新的漏洞:把應給幹活人的飯、全部改送和尚,又很悖倫。三藏道:「善哉!善哉!……假如我和尚吃了你飯,你丈夫曉得,罵你,卻不罪坐貧僧也?」

對於唐三藏質疑的不合理之處,白富美始終都回答不了,繞著彎子,越繞窟窿越大,雖然最後它情急之下,企圖以情動人、以情代理「師父啊,我父母齋僧,還是小可;我丈夫更是個善人,一生好的是修橋補路,愛老憐貧。但聽見說這飯送與師父吃了,他與我夫妻情上,比尋常更是不同。」但是已經沒用了, 它哪裡懂得,真正的和尚,只討人家的剩飯,為了自己吃而讓施主挨餓、那不是和尚是強盜。

因為它的後續每一次謊言,出發點都是為了包裝前一個謊言,但是沒有一個漏洞能堵上,越說越離奇。

這時候,三藏堅守的,正是中國傳統道德觀念。傳統道德觀念,非但是人世間的涵養,還能抵禦很深層次上的妖魔與外邪,也就是,他能延伸到很深的層面中去,內涵很深。三藏看不見妖怪,渾然不覺,並且已經被外邪籠身,但是,他僅僅是通過習慣性的堅持正統道德倫理,就在渾然不覺的時候,輕鬆躲過了妖魔的攻擊。

你說,這像不像武俠小說中所謂的「淩波微步」?沒有淩波微步這樣讓新手也能蒙著眼睛能躲避打擊的武功,但是,恪守正統道德觀念的人,卻真的可以蒙著眼睛也能避免妖魔道的入侵。這真的很奇妙。

妖魔道、人道,看上去是縱橫交錯在一起,其實卻是涇渭分明的兩大脈路體系,中間有著看不見的屏障間隔的。中國傳統文明中的道德觀念,就是指導你我如何走在人間道上。不需要你聰明,只要你能恪守,就足以抵禦外邪。

所以,你說這三藏跟白富美的這一段精神對抗,像不像探戈、像不像太極推手?你進我退、你退我進,雖然觸手已及,可是你進的同時我已經在退,你企圖抓緊的時候,我已經飛絮一樣的飄開,就在你的手邊你也抓不住。(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