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144)考試忽然變嚴酷了

西遊漫注

文:挪威龍王

(144)考試忽然變嚴酷了

賈夫人看見前面唐三藏考題回答還挺靠譜,但是這豬八戒卻由於終於忍受不了考驗的誘惑,我不跳火坑誰跳火坑,搶著跳了進去。那八戒聞得這般富貴,這般美色,他卻心癢難撓,坐在那椅子上,一似針戳屁股,左扭右扭的。忍耐不住,走上前,扯了師父一把道:師父!這娘子告誦你話,你怎麼佯佯不睬?好道也做個理會是。

八戒這話,讓本來已經心驚肉跳的唐三藏更加驚駭,他看見八戒馬上就要被這誘惑給毀了,所以就急不擇言的咄的一聲,喝退了八戒道:你這個孽畜!我們是個出家人,豈以富貴動心、美色留意,成得個什麼道理!

看見三藏如此的堅決中露出短項:以人情冷酷看待修行,那賈夫人馬上咄咄逼人的單刀直入的貼身近攻,冷笑道:可憐!可憐!出家人有何好處?賈夫人以人情撬人情,看你唐三藏如何拆招。

一向軟弱的三藏,在這個緊急關頭,居然罕見的強硬起來,你看他,忽地站了起來,反問道:女菩薩,你在家人,卻有何好處?

賈夫人看他激動起來,道:長老請坐,等我把在家人好處,說與你聽。怎見得?有詩為證,詩曰:春裁方勝著新羅,夏換輕紗賞綠荷;秋有新蒭香糯酒,冬來暖閣醉顏酡。四時受用般般有,八節珍羞件件多;襯錦鋪綾花燭夜,強如行腳禮彌陀。你看這詩,怎麼說來說去,都是圍繞著衣服、飲食、人倫夫妻之樂呢?哎呀,這出家行腳僧,可是分文無有的、空無財物、最窘迫的就是財政問題,並且這佛門出家人,自從釋迦牟尼時代就定下規矩,出家人不置田產、不受資財供奉、每日只可用缽討飯吃,而且還每頓只能吃一小缽,甚至往往是每天也就那麼一小缽食物,就算餓上個幾天討不到飯也是家常便飯,按照一個常人來說,他是每日都面臨著生命危機的。這修腳僧,過得真的不是人的苦日子。

所以這賈夫人的話,可夠頂心頂肺的、攻勢凌厲、寒光四射。考試麼,當然就是衝著最可能刺激你的情緒來的。不刺激到你的心靈和執著,那還叫啥考試嘛。要是換作你我,估計當時這委屈的熱淚就滾滾而下了;這被人戳到麻骨的意志,當時就癱在那裡了。

作為世間人,這賈夫人描述的,正是他們的人生目標和孜孜以求的幸福人生。可是這修行人,是要走出世間、走向更高境界的。所以唐三藏從修行人的角度回答了這個問題。三藏也作了一首詩,這首詩,是他一生修行的總結。詩曰:

出家立志本非常,推倒從前恩愛堂。

外物不生閒口舌,身中自有好陰陽。

功完行滿朝金闕,見性明心返故鄉。

勝似在家貪血食,老來墜落臭皮囊。

出家立志本非常,這開頭第一句,就是直接回答了賈夫人的質問,意思就是說,我們出家人的志向,本來就不追求常人間的榮華富貴、不追求常人追求的一切,我們的追求,是跟常人的追求完全不同的,不是你作為世間常人能理解的。

然後後面的話,全是對色的慾望的考題的回答:推倒從前恩愛堂。外物不生閒口舌,身中自有好陰陽。功完行滿朝金闕,見性明心返故鄉。勝似在家貪血食,老來墜落臭皮囊。唐三藏這段回答,很有水平,代表了天底下所有修行人的認識,並且,還遠超出了佛教中對修行的認識。

外物不生閒口舌,表現的是不受外物干擾、不受誘惑,還有修口。身中自有好陰陽,對應的是推倒從前恩愛堂,是對賈夫人提出來的人間夫妻恩愛等誘惑考試的直接回答。

夫妻恩愛,對人來說,是屬於對的、好的。夫妻是同命鳥,命運關聯在一起了。有句俗話說:夫妻本是同命鳥,大難臨頭各自飛。這句話,本來是譴責那些大難臨頭不顧配偶的人的,並非是肯定這種背叛誓約的人的。為什麼夫妻命運被關聯在一起了,就是這走向夫妻關係,是以命相許的誓為前提的,就算是沒有發過誓,走向這種形式就是默認接受這個誓為約。有人說我根本就不當回事,沒辦法,你投胎之前絕對發過誓。沒有?沒有就不可能投胎做人,早就像八戒哥哥那樣去了。

在佛道很多修行中,也有法門不出世俗而修的,但是絕大多數法門不如此,要求你必須出離世間,為什麼?不為什麼,因為你不這樣修,時間根本就不夠用,你一輩子一輩子的修,要不間斷的修,不喘口氣的修,也要修個八九輩子的!你以為修道很容易嗎?難死了!密勒日巴那麼絕高的根基,一輩子吃了別人十輩子都吃不下的苦和罪,修得一世成佛,也沒敢回到常人狀態片刻喘息。他的上師馬爾巴是有家室,可人家是烏斯藏界千年一出的,一生可以承受掉你我百生百世也忍受不了的苦呀。

身中自有好陰陽,這句話,對於現在佛門,真的是太奇怪了,不能理解,一般都認為陰陽學說是道家體系講的嘛。功完行滿朝金闕,這句話,可能有人也有誤解。功,對應著一層天一層天的彌補、修理完善、往上走。行,對應著關的順利走過,經受住了考驗,經受住了每一層的考驗,過不去、沒過好,則反反覆覆的過,直到能坦然過去才算數。這種修行的行,跟做多少好事一點關係沒有,跟給佛菩薩磕多少頭也沒關係,跟一切有為的事兒都沒關係。

見性明心返故鄉。說到底,這個性、這個心,也不是一次就完事了,也同樣是一層一層的,每一層你都要找到真正的自己、擦亮那一層你已經蒙塵黯淡的你的本性和真我。是一層一層的,所有的層都綜合起來,才是完整的你,那是你的身體呦。當所有的你、本來已經被層層剝蝕、銷毀的你,都恢復了,加上你的本尊,你的一切才恢復原樣,哦!這時候你才發現,層層的你和層層天地間的萬物生靈,都是你的故人、你的曾經的家園,你原以為離開、消失了、再也回不去的故鄉。

三藏的話,表面看起來文縐縐有氣無力,在我看來是驚心動魄、句句真機。聽聞他這一番重如泰山的言辭,這賈夫人心中歡喜,但是並未結束,仍是繼續抓住他的其餘漏洞繼續不放、以及轉移考試對象,她大怒道:這潑和尚無禮!我若不看你東土遠來,就該叱出。我倒是個真心實意,要把家緣招贅汝等,你倒反將言語傷我。你就是受了戒,發了願,永不還俗,好道你手下人,我家也招得一個。你怎麼這般執法?一石四鳥,誰也別想漏考。

她抓的是三藏軟弱和被動的漏洞,這一抓,果然奏效,三藏就幾乎毫無應對的能力了,他作為師父,不但不替三個徒弟擔當,面子所迫,也顧不上為三個徒弟的修行負責了……(待續)

【西遊漫注】(133) 被執著領進死胡同

【西遊漫注】(123) 有心栽樹的麻煩

【西遊漫注】(114)佛祖的衣 悟空的心

【西遊漫注】(113) 佛法神通的祕密

【西遊漫注】(112)孫行者和黑熊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