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143)修行的考試很深奧

西遊漫注

文:挪威龍王

(143)修行的考試很深奧

當一個衣著華麗的中年婦女從那高大軒昂的房子中走出來,看見了孫悟空,非但毫無懼色,反而讓這個從來不知道甚麼是膽怯的孫悟空,慌慌張張、唯唯諾諾。當唐三藏領著豬八戒和沙悟淨進到人家院子裡,並且那中年婦女還笑吟吟的出來表示歡迎呢。

要知道,見了唐三藏從來都沒人害怕,可是孫悟空這哥兒仨,見了的人沒有不慌張膽怯的。對這三個妖怪一樣的家夥,不但這婦女沒有一點點怯意,並且那小丫鬟、那三個女兒,沒有一個流露出一絲絲的緊張情緒的。當然了,你知道這是神仙變化的一家人,他們當然不會害怕的了。

是的,西游記中,只要是看見這三人就心驚膽顫、骨軟筋麻、結結巴巴的,全部都是凡俗人等。只要你看到這有人撞見這三個奇形怪狀的家夥而毫無異常表現的,就一定是異常人士,要麼是神仙、要麼是妖怪。我也就奇怪,為啥就沒有一個變化成人的來行騙的妖怪,在見到這哥兒仨的時候、表現一下驚恐莫名狀呢?這些妖怪變化的人,跟真正的人在表現上這麼巨大的差異,更讓我不好理解的是,唐長老、豬八戒他們就從來就沒有識破過。

沒辦法,修行啊,講究的就不是世間人的邏輯。修行呢,就是這麼安排的,一關一難,都是早就設計好了的,每一個關卡,是針對你哪一個執著、針對那一世的積怨,都是精心安排的。當你走到關卡之前的時候,保證讓你所有的無關理性和邏輯統統被屏蔽了信號,讓你就處在被隔離的盲區,保證讓你充份的表現出來你的那些個要面對、要消除的執著和宿業。修行人,是被安排在立體的邏輯中的,紅塵間的邏輯涉及不到這麼深層的時空中去。

但是,你可不要說這種立體的邏輯你看不懂。這種關難的設計,非常的精妙,也就是,你的要去掉的、要修去的那些東西,反映到人世間這個層面,它影嚮著你的思維理性,總是在這個關難中映照出來一個看上去完美無缺的現實,但是其中總有那麼一點點不對勁兒的蛛絲馬跡來。這就是度人的菩薩和神仙們,特意留出來的。

如果不留這一點蛛絲馬跡給你,你別說這輩子修不成,永遠都修不成,因為你找不到任何周圍不對勁兒的反映,也就反射不出來任何自身的漏。所以,您如果覺得無法置信,可以細細的研究西游記每一關、每一難,如果您是修行人,可以細細的回想自己曾經的過關經歷,看是不是我說的這樣。

當然還有更複雜的、更不容易讓人理解的影嚮參數,那些不能多說了,多說了就把讀者的思緒反而都說糊塗了。因為修行人,如果是真的修行者,而且是有上界神靈看護和有師父的修行者,他們處在一個跟三界處處相連、卻又同時被一層層無形的屏障給隔離出來的特制的體系內,其中的規律,自成體系呢。

話說這富貴逼人的賈夫人,以富貴再三逼人,先是請求唐三藏師徒入贅,後就是命令他們入贅。你看那唐長老如何應對過關。

賈夫人先是淺淺的試探、軟軟的哀怨,敲打三藏的憐憫之心:小婦人娘家姓賈,夫家姓莫。幼年不幸,公姑早亡,與丈夫守承祖業。有家資萬貫,良田千頃。夫妻們命裡無子,止生了三個女孩兒。前年大不幸,又喪了丈夫。小婦居孀,今歲服滿。空遺下田產家業,再無個眷族親人,只是我娘女們承領。欲嫁他人,又難舍家業。適承長老下降,想是師徒四眾。小婦娘女四人,意欲坐山招夫,四位恰好。不知尊意肯否如何?

三藏聞言,推聾妝啞,瞑目寧心,寂然不答。也就是他平日最泛濫如滔滔江水的糊塗的憐憫、面子人情,這時候居然風不生、水不起,過了這一波情的試煉大水。

賈夫人馬上強化攻勢,以巨大的資產誘惑,召喚唐三藏的利益之心:舍下有水田三百馀頃,旱田三百馀頃,山場果木三百馀頃;黃水牛有一千馀只,騾馬成群,豬羊無數;東南西北,莊堡草場,共有六七十處;家下有八九年用不著的米穀,十來年穿不著的綾羅;一生有使不著的金銀;勝強似那錦帳藏春,說甚麼金釵兩行;你師徒們若肯回心轉意,招贅在寒家,自自在在,享用榮華,卻不強如往西勞碌?

那三藏也只是如癡如蠢,默默無言。說真的,我也不知道這三藏到底是真的沒有利益之心,還是他這輩子根本就不知道錢財是多有用的東西,他出身官宦、又一輩子都是遠離俗世,反正是人家的話說了那麼多,他是因為很茫然不清楚人家說的是啥東西。

見三藏都順利的避開了錯誤選項,賈夫人或許心中也暗暗的贊嘆,開始半帶點化的說話了,並且擺出了考試的最關鍵考題,就是要他們師徒放棄修行:我是丁亥年三月初三日酉時生。故夫比我年大三歲,我今年四十五歲。大女兒名真真,今年二十歲;次女名愛愛,今年十八歲;三小女名憐憐,今年十六歲;俱不曾許配人家。雖是小婦人醜陋,卻幸小女俱有幾分顏色,女工針指,無所不會。因是先夫無子,即把他們當兒子看養。小時也曾教他讀些儒書,也都曉得些吟詩作對。雖然居住山莊,也不是那十分粗俗之類,料想也配得過列位長老,若肯放開懷抱,長發留頭,與舍下做個家長,穿綾著錦,勝強如那瓦缽緇衣,雪鞋雲笠!

這一半帶暗示的點化,那唐三藏聽了還不下一大跳!雖然他不能察覺神仙的變化,但是他完全精神起來了。三藏坐在上面,好便似雷驚的孩子,雨淋的蝦蟆;只是獃獃掙掙,翻白眼兒打仰。估計他這時候嚇出了一身冷汗呢。(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