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124) 自剝其廬

作者:挪威龍王

(124) 自剝其廬

修行正法門,光有意願是不行的。還要有解決修行路上具體麻煩的手段才行,路是腳丫子一步步走出來的,需要的是實在。可是這個三藏,這時候他修行的決心,還很大程度上停留在理論水平,不太喜歡結合實際問題,那王老漢一句不經心的輕飄飄的勸誡話,連一根羽毛的分量都比不上,可是就把三藏給擋住了,讓他靦腆難言,半晌不答。

然後還是孫行者善於踐行,三兩句話,不但搞的讓老漢從恐懼到一團喜笑顏開,還接納了他們投宿。當王老漢的家人看見豬八戒,被嚇得夠嗆,三藏和老漢一起解釋了一下,也擺平了。可是這個孫行者和豬八戒的相貌,開始讓三藏心生怨恨了。首先是孫悟空解決了他作為師父都解決不了的尷尬事情,其次是孫豬二人的醜陋,讓三藏覺得自己深受牽累,埋怨的人心壓過了修行人的正念,忘記了這兩個人是有神通的自己的護法。三藏坐在他門樓裡竹床之上,埋怨道:“徒弟呀,你兩個相貌既醜,言語又粗,把這一家兒嚇得七損八傷,都替我身造罪哩!”

聽到三藏這番埋怨,沒想到這兩個不識趣的徒弟不但不表示歉意,還嘻嘻哈哈的化解了他的埋怨。八戒調笑自己,道:“不瞞師父說,老豬自從跟了你,這些時俊了許多哩。若像往常在高老莊走時,把嘴朝前一掬,把耳兩頭一擺,常嚇殺二三十人哩。”行者給笑得前俯後仰:”呆子不要亂說,把那醜也收拾起些。”

行者的話,被一心鑽到牛角尖裡面的三藏給抓著了把柄,三藏揪住了悟空話兒裡面的荒謬之處,恨恨的擠兌:“你看悟空說的話。相貌是生成的,你教他怎麼收拾?”三藏潛意識裡,說不定就是要這兩個徒弟懺悔自己的醜陋、最好是慚愧的流下痛苦的淚水,承認還是師父更帥更像個修行人。

唉呦,偏偏遇上這兩個沒心沒肺的傢伙,一點都不考慮三藏的小九九,一點都不考慮三藏的小面子。行者道:“把那個耙子嘴,揣在懷裡,莫拿出來;把那蒲扇耳,貼在後面,不要搖動,這就是收拾了。”那八戒十分配合,真個把嘴揣了,把耳貼了,拱著頭,立於左右。這下三藏傻眼了,內心的尊嚴崩潰了。你看看,啊,整個這個前前後後,輪不到三藏這個師父說句話,要么被噎住,要么被嗆住,前前後後,他總共才有機會說三四句話,其它的話,都讓孫悟空豬八戒他們給搶走了。

由於人心驟起,三藏對整個事件中的暗示和點化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並且還由於人心,他開始對孫悟空和豬八戒心生罅隙,這就等於是在自己和孫悟空豬八戒之間豎立起來了一個巨大的間隔屏障。孫豬二人本來是護法,這主尊一旦嫌棄了他們、阻隔了他們,那他們就是再大的本事,也無可奈何了,畢竟,唐三藏是師父、是主體。

因此你就應該明白,初次遇見的老虎精,乃是三藏心中滋養的、招來的,那老虎撞上他們,並不是老虎有意找他們,而是不得不被吸過來,被三藏心中的人心給吸了過來。悟空和八戒被老虎精給耍的團團轉,乃是因為這老虎精和他倆之間,有一層屏障,是三藏親自下上的屏障,將老虎精保護起來了,悟空和八戒對之無可奈何。不但妖怪有屏障,悟空和八戒,也被三藏的這個嫌棄厭惡的執著、這個屏障給包圍束縛起來了,所以他倆成了躲在蠶繭裡面的蠶蛹,空有一身本事,也有勁兒使不出來,連一塊石頭,都能把他倆給震得眼冒金星、呲牙咧嘴。

後來為啥忽然,二次相遇老虎精,那耍酷老虎三兩下就被搞掂了?唉呦,那是因為被妖怪擄去綁在了定風樁的三藏,開始後悔咯!將唐僧拿去,好便似鷹拿燕雀,索綁繩纏。這的是苦命江流思行者,遇難神僧想悟能。道聲:“徒弟啊!不知你在那山擒怪,何處降妖,我卻被魔頭拿來,遭此毒害,幾時再得相見!好苦啊!……”並且,三藏不但不再期待悟空八戒的懺悔,還親自真心的懺悔自己了,他的嗟嘆等於是消除了自己嫌惡悟空八戒的心。這個巨大的執著心的去掉,等於是去掉了對悟空八戒的束縛、也同時去掉了對老虎精的保護。修行人不怕犯錯誤,只要在遇到魔難的時候,能想到返觀內照分析自己的不足錯誤,勇於面對和改正。這就是修行嘛。
那隻拉風的老虎,端的是三藏心中執著的形像。三藏對悟空八戒起了嫌棄心之後,說話總是想當然、不太過腦子,愛面子、動不動就給自己下個套。老虎玩的金蟬脫殼的招數只是膚淺的耍酷,三藏去掉執著解脫束縛才是正宗的金蟬脫殼招數。三藏不再堅持偏見的執著,那老虎還不自動給自己下個套自行了結?

後來為什麼悟空又被黃風怪折騰得夠嗆呢?那肯定是有原因的啦。原因,肯定還是在三藏身上的啦。 (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