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121)既為師徒,就要以性命相見

作者:挪威龍王

第二十回  黃風嶺唐僧有難  半山中八戒爭先

(121)既為師徒,就要以性命相見

自打三藏師徒從烏巢禪師處得授《多心經》,這三藏的修行才算跨過了一個大大的門檻,進入一個大大的殿堂。於是乎這三藏如獲至寶,常念常存《多心經》,終於經過了兩三個月的光景,也就是大概五六十天的時間,他的心開始對這個「心」法開竅了。於是乎就做了一篇偈子:「法本從心生,還是從心滅。生滅盡由誰?請君自辨別。既然皆己心,何用別人說?只須下苦功,扭出鐵中血。絨繩著鼻穿,挽定虛空結。拴在無為樹,不使他顛劣。莫認賊為子,心法都忘絕。休教他瞞我,一拳先打徹。現心亦無心,現法法也輟。人牛不見時,碧天光皎潔。秋月一般圓,彼此難分別。」

法,這個無數修行人孜孜以求的,當初覺得玄奧深妙的、虛無縹緲的、遙不可及的概念,原來都是從自己的這顆心上生長出來的。可是這個法,還竟然居然是由著自己的心念控制的。這個事情,對三藏來說,實在是一個讓他驚訝萬分的大發現。可是人人都在自己的心裡打算盤、做計較,可是誰也沒有因此就悟成絕頂聰明的人、更說不上得道上天了。

那麼如何從心上悟出來道和法呢?就是要把心中那些鋼鐵一樣強硬的、強大的觀念、想法、概念等等,這些從俗世中養成的思想,活躍的、強橫的、但是卻沒有了生命的控制自己思想和行為的鋼鐵,給扭轉、讓那些被這些思想的鋼鐵給固化了的、了無生機的心念,重新生發出來生命的跡象:肌體、血肉。還有一些人念、如同蠻牛一樣難去,要用看虛看空的手法,讓這蠻牛失去著力點,不發揮作用,讓這蠻牛因為心念的靜止,而無從癲狂,從而避免它支配自己在人中糾纏,犯下過錯。還有一些人念,看似正常,也似乎符合人倫道德,但是這些東西卻包藏禍心,端的是人裡面的賊、人心裡面的狡猾的人心。對於這些賊,千萬不要把它當作正常人的想法,當作自己身體中、思想中應有的,要用正念,一拳把它給打走。

[the_ad id=”8620″]

當你目前這個境界層面的各種人心、不管是鋼鐵、蠻牛還是賊人,全部都扔掉;當你目前這個境界層面的對法的認識也不要固守、當作什麼認識也沒有,讓思想靜止;當到這個境地的時候,你就會赫然發現,心中的法,新生發的對法的認識,就如同赫然在天的滿月一樣!這就是撥去迷霧見青天的意思。

三藏的這個認識,算是對心經有了一點小心得。因為他常常因為背誦《多心經》的法,常常進入那種精神集中、物我兩往的清澈境界,那麼就常常的元神離開肉身和凡思的束縛,進入虛空之境。這種狀態體悟的多了,自然就悟明白了這《多心經》的初級內涵。那麼,不消說,三藏的修行的確是自然而然的前進了一大步。小說中寫道:「且說他三眾,在路餐風宿水,帶月披星,早又至夏景炎天。但見那:花盡蝶無情敘,樹高蟬有聲喧。野蠶成繭火榴妍,沼內新荷出現。」 夏景炎天當然是心中精進的陽火當旺,火榴是火留的意思,旺而收斂、收藏。後面那三藏說的「日落西山藏火鏡」即是這個意思。野蠶收網也是收斂精華的意思。這個野蠶收與高蟬鳴形成一收一放的對比。這個高蟬自然就是指的三藏他這個金蟬子,已經從土鱉、蟬蛹變成可以自由飛翔、重見光明天日的知了了。心火內收,沼池內新荷發芽、露頭,修行人的心蓮,這可是在茁壯的成長。這個尖角新荷,也同時是比喻他唐三藏將要修出來元嬰了,元嬰成形之前,先要出現元嬰將要端坐的蓮花盤,蓮花盤剛開始是新荷,一步一步的長成金色蓮花盤。那日正行時,忽然天晚,又見山路傍邊有一村舍。三藏道:「悟空,你看那日落西山藏火鏡,月升東海現冰輪。」這是三藏心中陰陽調和、內境清淨的表現。

這是三藏真心向佛、並且篤信篤行,佛祖、菩薩自然就幫助他除去各種妨礙他目前修行的雜思、雜念。你要說下苦功了,那人心雜念就沒了,那是不可能的。那是菩薩看你的心足夠的堅定了、足夠的純淨了,是菩薩他們幫你把那些人心雜念給消除了。也就是說,沒有佛境界的師父、沒有法力無邊的上師,是再怎麼念《多心經》、再怎麼努力修行也沒用的。

[the_ad id=”8622″]

我很喜歡電影《臥虎藏龍》中那些符合原著精神的情節和片段,很深沉。李慕白在決定要收服玉嬌龍這個頑劣徒弟的時候,就跟玉嬌龍當面說了這麼一句話:「既為師徒,就要以性命相見。」李慕白是從修道的書中看到這句話的。從他能理解的層面上說,那就是師父以性命來擔保成就徒弟,徒弟以性命許諾給師父修行到底。

可是從真正修煉的角度上講,三藏的性命,是佛祖和菩薩給的。什麼意思呢?三藏的生命,就是菩薩和佛祖的生命的一部分。三藏如果修不成,那菩薩將有一部分生命死掉,佛祖也將有一部分生命死掉。他們這部分死掉的生命,就是當三藏最早時候下定決心要西行取真經的那一瞬間,菩薩和佛祖就割捨出來的。你以為,你以為你修行,佛和菩薩就是簡單的度一度你這麼容易呀?他們已經捨棄了一部分生命給你。如果你修不成、不修了,那他們就死掉了許多層。是呀,真正的師父,對他的徒弟,那可是豁出去了的,如果你修不到終點,他們的損失之大,不是你我的損失能比的,你我用多少條命,都挽不回來的。

即為師徒,就要以性命相見。馬上這就輪到豬八戒了。聽聞唐三藏說:「幸而道旁有一人家,我們且借宿一宵,明日再走。」八戒這正肩頭酸痛、燥熱乏力、肚皮飢餓難當,一聽三藏說要歇腳修行,這馬上就跟吃了一大堆冰淇淋一樣愉快啊,如釋重負啊,八戒道:「說得是。我老豬也有些餓了,且到人家化些齋吃,有力氣,好挑行李。」。不想八戒這本來情有可原的話,卻馬上被悟空無情的給當頭一棒,行者道:「這個戀家鬼!你離了家幾日,就生報怨!」三藏聽孫悟空這麼說,居然也順水推舟的勸八戒回家去。八戒一聽,嚇壞了,趕緊重新申明修行的誓願:「師父啊,我受了菩薩的戒行,又承師父憐憫,情願要伏侍師父往西天去,誓無退悔。這叫做『恨苦修行』。怎的說不是出家的話!」

這是八戒出家修行之後的第一關考驗,還算過得不錯,心神內斂。於是乎後面在跟虎先鋒打架的時候,八戒立了一功。可是,可是,你知道,八戒說自己誓無退悔,誰都知道,他是只要一感覺取經沒希望,就開始可著勁兒的猛敲退堂鼓的。也就是說,八戒對這個誓言的兌現、是兌了水的。(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