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116) 各有心魔

西遊漫注

作者:挪威龍王

第十九回  雲棧洞悟空收八戒  浮屠山玄奘受心經

(116) 各有心魔

上回書說的是觀音院唐僧脫難、高老莊大聖除魔。這三藏他們倒是從觀音院脫難了,可是在高老莊,這大聖除魔還真的說不上,故事的中心在第十九回呢。大聖充其量是把豬頭給趕跑了,而且這豬頭到還真的不是魔,他只是給高太公的歪心眼充當了一回魔而已、雖然豬頭迷戀高家老三,但是他作為魔的角色純屬客串,誰叫那高太公心術不正呢。

如果這呆子真的是魔,那之前三番五次的道士和尚前來做法,肯定都不是被老豬給揍得鼻青臉腫了。那些喜歡通過作法、符咒的手段來降妖伏魔的和尚道士,他們所能搞定的,基本上都是那些另外空間的低靈鬼道之雜碎生物。如果稍微再厲害點的妖魔,這種術類的手段就夠嗆了,為什麼?因為擅長這種術類手段在人世間降妖伏魔的道人們,通常都是沒有神通的,差不多也就是天眼開了,能看到點陰間的東西、甚至大多數這樣的人他們連看都看不到。也就是說他們檔次不夠,才需要藉助外法、符咒來召喚其它生靈來替自己搞掂那些小鬼小魔小妖的。可是如果他們能招來的東西,要去對付很厲害的妖魔,那不是找死是什麼?

而老豬這種,甚至是神仙,只是不走正道了的神仙。神仙的話,那些天界的大妖魔都奈何不了他,更何況那些下界的妖魔、生靈之類的了。對於老豬這種情況,高才認為之前請到的都是不濟的和尚、膿包的道士,實在是冤枉人家,是找錯對象了。當然高太公也不懂這麼多。他老人家更不懂,是自己的心魔,招來了老豬魔了他自己一把。這種情況,除非他的心給魔得夠了,歪心思打不起來了,這豬魔才會消失。

你看這老豬,都出家了要跟著三藏去取經了,他還對自己曾經的老丈人戀戀不捨的,心裡的話兒說個不停嘴。那八戒搖搖擺擺,對高老唱個喏道:「上復丈母、大姨、二姨並姨夫、姑舅諸親:我今日去做和尚了,不及面辭,休怪。丈人啊,你還好生看待我渾家:只怕我們取不成經時,好來還俗,照舊與你做女婿過活。」

你道這八戒,為何不牽著娘子的手鼻涕一把淚一把的,為何要對這老丈母爹說?我猜呀,這八戒跟這高太公是一路貨,兩個人一樣的滿心思的小九九,一樣的斤斤計較些雞毛蒜皮的小東西,要不然他倆怎麼會看對了眼兒、當初在一起密謀。在跟高太公翻臉之前,我估計這翁婿倆應該是合作可默契了。只是後來高家財產大增、對面子和身分的需求強烈起來,豬頭越來越顯得看起來礙眼了,所以這喜歡小算盤的丈母爹就嫌棄起來這小家子氣的老豬來。

悟空是心裡雪亮的,所以他就在第一次趕跑老豬之後,看那高老太公要求對豬頭「剪草除根,莫教壞了我高門清德」,心裡就老大的不屑了,悟空就故意挑逗於那高老太公,行者笑道:「你這老兒不知分限。那怪也曾對我說,他雖是食腸大,吃了你家些茶飯,他與你幹了許多好事。這幾年掙了許多家資,皆是他之力量。他不曾白吃了你東西,問你祛他怎的。據他說,他是一個天神下界,替你把家做活,又未曾害了你家女兒。想這等一個女婿,也門當戶對,不怎麼壞了家聲,辱了行止。當真的留他也罷。」

真人面前,豈敢再做假,這老太公就說了實話,老高道:「長老,雖是不傷風化,但名聲不甚好聽。動不動著人就說:『高家招了一個妖怪女婿!』這句話兒教人怎當?」

而這時,三藏對於悟空的疑忌,跟高太公對八戒的疑忌,又是何其類似呀。也就是說,這時候悟空要收復的是豬悟能,三藏、高太公,要克服、要去除的是自己的心魔。這三藏,是先脫難、再除心魔。而悟空,是先得佛衣、再除魔。

心魔呀,心魔,心魔最難自查,所以也就最難去掉。可是誰知道,這心魔怎麼去?所以也就是在這個緊要的關頭,恰好遇到了烏巢禪師,傳了三藏師徒《多心經》。

很多人認為西遊記把他們知道的佛教的《心經》錯誤稱作《多心經》,實乃作者不熟悉佛教、不熟悉佛經的緣故。按我說,正是看不懂還以為自己的懂的人,以為這多心經是錯的。其一,三藏、悟空、八戒、各有心魔;其二,每個修行的層面都面臨心魔。

多心經所講,是直守最根源心性,從最高的境界來看待塵世間所遇到一切魔障一切問題。打個比喻,即是用佛的眼光看塵世一切,用大師的眼光看待大師的作品。如果這麼說很難捉摸,那就用最直白的話說吧,就是從一個修煉人的角度看待一切。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