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109)文藝青年黑熊精

西遊漫注

作者:挪威龍王

第十七回  孫行者大鬧黑風山  觀世音收伏熊羆怪

(109)文藝青年黑熊精

孫行者在觀音禪院煽風助火的時候,卻完全忽略了伸向袈裟的第三隻手。黑風山黑風洞的黑熊跑到院子裡大喊大叫的,他都沒注意到。本來麼,行者悟空是一隻靈猴的,可是這黑熊來到他眼皮底下,行者居然毫無知覺。行者要保護的袈裟,就在他眼皮底下被這黑夥計給取走了,他還不知道。這麼失水準、失麵皮的事情發生了,悟空是怎麼了?

這就叫修行有漏,悟得一件事情,盡心盡力的同時,更高的要求就接踵而至,片刻耽誤不得,修行路上就是這樣的。悟空沒有人體、不能按照佛門的要求打禪入靜,他以前修煉內丹的方法手段都是道家的、剛猛迅疾、跟佛門的不同。悟空缺乏定力是個短板,總是一心入靜的時候、另外一心便起、此伏彼起。從外在的表現來看,那就是解決一個麻煩,另一個麻煩的引子同時就埋在那裡了。看上去好像總是麻煩不斷,其實是一步一步的不歇腳的往上走。

黑熊妖怪的宅邸很有趣,他家明明是一個山洞,叫做黑風山黑風洞。洞麼,你就知道,大門一關,什麼都黑燈瞎火的,外面的花花世界就看不到了。可是他家卻不。不期火起之時,驚動了一山獸怪。這觀音院正南二十里遠近,有座黑風山,山中有一個黑風洞,洞中有一個妖精,正在睡醒翻身。只見那窗門透亮,只道是天明。起來看時,卻是正北下的火光晃亮。

他能看見遙遠的火光,想是臥房臨街、窗子是鑿穿了山壁。後來孫悟空跟他打架,一到點兒就要回家吃飯休息什麼的。把大門一關,神通廣大的孫猴子竟然一點辦法沒有。行者他沒有發現妖怪的主臥房有著寬大的臨街窗戶?沒有想到用棍子敲碎了妖怪的洞門?

必須得記住,行者可是一隻靈猴呀。這山洞到底是如何的結構、怎麼個回事,很可能跟孫悟空家屬於一類的神仙宅邸。這黑熊,很有可能跟孫悟空一樣,是山洞的客家人,發現了這個山洞,是個得道神仙遺棄的故居,覺得真不錯,就據為己有了。

對於這個黑風洞,行者本人就覺得是個風水寶地。行者進了前門,但見那天井中,松篁交翠,桃李爭妍,叢叢花發,簇簇蘭香,卻也是個洞天之處。又見那二門上有一聯對子,寫著:「靜隱深山無俗慮,幽居仙洞樂天真。」 入門裡,往前又進,到於三層門裡,都是些畫棟雕梁,明窗彩戶。

不光行者,菩薩也認為這山洞是個靈異之地。菩薩認定,拿了那個玻璃盤兒,逕到妖洞門口,看時,果然是:崖深岫險,雲生嶺上;柏蒼松翠,風颯林間。崖深岫險,果是妖邪出沒人煙少;柏蒼松翠,也可仙真修隱道情多。山有澗,澗有泉,潺潺流水咽鳴琴,便堪洗耳;崖有鹿,林有鶴,幽幽仙籟動閒岑,亦可賞心。這是妖仙有分降菩提,弘誓無邊垂惻隱。菩薩看了,心中暗喜道:「這孽畜占了這座山洞,卻是也有些道分。」

且不多說這黑風洞的好處,繼續話說悟空怎麼沒想到發揮他一貫的城管精神暴力攻破人家的洞府。你看那黑熊精,說起來是一個妖精,其實人家是外表粗獷、內心文雅的文藝青年一個。

除了偷袈裟這件事情之外,首先得說他做事情還是蠻像一個知書達理的讀書人的。你看他跟那蒼狼道士凌虛子和白花蛇秀士在一起,跟悟空當年走遍天下一樣的談的都是修道的事情,雖然講的是立鼎安爐、摶砂鍊汞、白雪黃芽等等傍門外道的東西,可是你看人家是多麼認真的虔誠的在研究修道呀。而且這黑瞎子說話非常文雅你也看到了,不是一般的有讀書人的范兒。並且這怪物雖然是個妖怪,行事做事甚至還非常富有書呆子氣息。行者來到他家門口叫陣,他出來跟悟空打呀打呀的,還不忘計算時辰,鬥了一會兒,他一看大太陽的已經爬到正午中天,趕忙舉槍架住鐵棒道:「孫行者,我兩個且收兵,等我進了膳來,再與你賭鬥。」估計是他一看時辰到了,這修道最講究的就是作息規律嘛,逼上家門口的架都不打了,要進膳養生先。吃飽了肚皮的他,下午又跟孫悟空打呀打呀的,他還不忘記時時刻刻的關注太陽的行蹤,這一看太陽公公又要落山了,又趕忙向悟空一拱手:「姓孫的,你且住了手。今日天晚,不好相持。你去,你去!待明早來,與你定個死活。」你說你這妖怪,文縐縐的,真讓悟空哥哥撮火,悟空實在是受不了了他這樣子的酸腐作風,行者叫道:「兒子莫走!要戰便像個戰的,不可以天晚相推。」跟他這文青一對比,悟空簡直是憤青一個。

黑熊精的文藝內心,還在其他方面有體現。你看他的手段,不比孫悟空差,跟皈依正道之前的悟空可以說沒什麼分別。但是他顯然比悟空自律很多,而且為人處世挺有分寸的。你看他神通不小,可是你看他跟不同的人談論的東西就有分別,不像孫悟空那樣子一竿子插到底。他的本領大,但是他跟沒有悟性的金池老愚僧,就只是教他點養神服氣的小手段。你看那金池應該稱呼他為師傅吧?可是他在金池面前卻自稱門生,他給金池的請帖上就這麼寫的:「侍生熊羆頓首拜,啟上大闡金池老上人丹房」云云。而他跟同樣有好道之心的蒼狼和白花蛇,就談論高一點的人家能理解的內容:上首的是一條黑漢,左首下是一個道人,右首下是一個白衣秀士,都在那裡高談闊論,講的是立鼎安爐,摶砂鍊汞;白雪黃芽,傍門外道。

黑熊精,本性應該殘暴,偏偏文藝如此,這是怎麼說的呢?我猜測是他棲身的這黑風洞有蹊蹺。這黑風洞端的是一個優等的風水寶地、特別適合修道的洞府。這黑熊精來到這裡,時日長久,深受洞府薰陶,再加上他好道的心比一般的妖怪強烈,所以就出現了這種結果。

而相比之下粗暴的行者呢,他來到了這裡,怎麼野蠻氣息也有所收斂呢?我想是一樣的道理,這洞府對他的暴戾之心有所抑制。(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