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悶!輔警許豔究竟是誰告發的?

文:沅湘

2019年6月19日,對於許豔來說,是非常糟糕的一天。這一天,早上剛醒來,突然有一種不詳的預感,感覺總會發生什麼大事。 

這麼多年來,自己以身犯險,周旋於9個男人之間,毫無半點差錯,這9個男人在這灌南窮縣也是頭面人物,有公安局的副局長,有派出所的所長,有學校的校長,再婦幼保健醫院的工會主席,再不濟也是衛生院的副院長,總之,許豔玩過的男人,大小都是官員,在這小地方而言可謂手上都集聚著巨大的能量。不是官員,誰屌他呢?許豔長到20多歲,出落得梨花帶水,身體就是巨大的且是唯一的資源,必須得靠它換來下半輩子的積攢才是。只有睡官員,才能有最大的收益。 

這種思想,現在我們誰也無法說清,究竟是許豔早早就有,還是進入連雲港市灌南縣公安局當輔警才有的,只有天才知道。但是,每一個女人心中,都曾憧憬者愛情,我們相信許豔也是有的。只是在當上輔警以後,放鬆了對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學習,才一步一步墮落的,才開始破罐子破摔的。

許豔起床後像往常一樣,照樣是洗漱打扮,她天生麗質,也很少塗脂抹粉,也顯得漂亮異常,不然怎麼會迷倒那麼多男人呢。今天心理不舒服,如果是平常,她肯定會先盤算好,約哪一個男人出來,要去逛哪個商場,買哪個包包,或許是看好哪處房子,哪款車子……但今天不一樣,她的眼睛老跳,心也跳得激烈。許豔的預感是正確的,因為這一天,她涉嫌犯敲詐勒索罪被刑事拘留了。稍後,她就被逮捕了。

 我們可以想像,就在被刑事拘留的當兒,許豔肯定是一臉懵逼的,我想,她的那些同事也是一臉懵逼的。這麼一個「傻白甜」怎麼會突然進了局子呢? 

許豔懵逼的是,這事究竟是誰告發的呀?誰敢告發,他告發了他不但名譽掃地、開除公職,還會吃牢飯?何況我一個大姑娘被他們睡,要點「賠償」也能算犯罪?難道只能「白嫖」?她在看守所裡思來想去、輾轉反側想不明白。恍惚間,9個男人的身影在自己腦海中一一閃過。 

2014年,許豔剛剛20歲,大專才畢業,就托關係進了縣公安局當了一名輔警。或許是業務關係,或許是其他原因,時任灌南縣公安局南崗派出所的所長孫大叔越走越近,最後兩人搞上了。從2014年3月開始,許豔就成了孫某的特定關係人(就是俗稱的情人),許豔的身體一定讓孫大叔垂涎欲滴,不然不會出手那麼大方,也難怪20來歲的漂亮女孩的身體,哪個男人不垂涎?情緣繾綣後,是要付出代價的,估計孫大叔也心知肚明。許豔這麼漂亮的女孩與自己上床,自己又不能離婚娶她,也不能給她轉正進入體制內當一名堂堂正正的公務員,自己給的也只有錢了。所以,當許豔以其他理由諸如懷孕、墮胎來「威脅」「敲詐」時,他竟然乖乖地拿出了100萬元。這一百萬是什麼概念,有人統計過灌南縣2014年的人均收入為每年1.6萬多,這100萬夠普通人一輩子不吃不喝才能攢夠。但這位孫大叔為了女人,也是真捨得。孫大叔估計想到了吳山桂,他吳山桂為了女人,不是將大明江山都送了嗎?我孫某送個區區100萬算事嗎? 

不管當初許豔是如何下水的,但是當收到孫大叔的

100萬元後,許豔的想法顯然已不再單純。她顯然是覺悟到了一條發財的「捷徑」——她似乎是發現了那些官員的軟肋。你別看他們人前人五人六像個人樣,其實他們最害怕的是,失去目前的權勢和地位。因此,一旦找准了機會,掐住了他們的七寸,他們就只能乖乖聽話了。許豔感覺自己的委身於一個男人太委屈,不能實現自己的資源與利益的最大化。她要靠著自己的如水一樣溫柔的胴體,發財發財發大財!於是她如法炮製,在短短的四年時間裡,睡了9名官員。當然不是白睡的,這9人總共被「敲詐勒索」了372萬元之多。明細如下: 

時任灌雲縣公安局南崗派出所所長孫某,100萬元;

時任灌雲縣侍莊派出所所長朱某乙,10萬元;

時任灌雲縣公安局副局長寇某,20萬元;

灌雲縣婦幼保健院工會主席陳某甲,10.8萬元;

時任灌雲縣四隊鎮中心小學校長關某甲,45萬元;

時任灌雲縣陡溝衛生院副院長蘭某乙,15萬元;

時任連雲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副局長劉某乙,108萬元。 

許豔覺得自己駕馭男人的能力是無師自通的,她尤其善於駕馭官員,這種駕馭不僅僅是床上能駕馭,而在生活中駕馭官員尤其是她所長。這些官員多是貪官,貪官最怕什麼,最怕見光。她有時候都覺得這些官員可憐,他們向吸血鬼一樣貪婪,到頭來被都收入了自己的腰包。她僅僅是掐住了他們的七寸,他們不可一世的嘴臉瞬間就變成了聽話的「乖寶寶」。這些官員,一定是放棄了對自己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學習和黨性的錘鍊,失去了偉大的理想信念,沉迷了聲色犬馬之中,才能被自己輕易俘獲的。

 思來想去,想去思來,許豔覺得自己可能是被劉某乙告發的。因為最近的一筆「敲詐款」是2019年4月來自時任連雲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副局長劉某乙的。而劉某乙在2019年6月4日被連雲港市紀委宣布接受調查,估計是劉某乙在受審時拋出了許豔,因為不如此他無法說明巨大款項的來源與去向。 

許豔以為自己的馭人之術是高明的安全的,把不住那些官員不爭氣,自己先進去了。正所謂,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官員們害怕許豔的是怕她「鬧」,鬧得公眾知道了,自己的肯定得身敗名裂,因此才不惜血本,要堵住許豔的嘴。但是,在自己被紀委調查之後,之前恐懼害怕的東西,瞬間也就無所謂了,反而此時拋出許豔或許還有「重大立功表現」,可以爭取寬大處理也未可知。由此看來,無論許豔的馭人之術或房中術多麼高明,她出事也是必然的,因為貪官出事是必然的!

 許豔被拘留後,隨即被逮捕,2020年法院的判決書上清清楚楚地寫著:

一、被告人許豔犯敲詐勒索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並處罰金人民幣500萬元(罰金限於從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一個月內向本院一次性繳納。)

二、追繳被告人許豔違法所得人民幣372.6萬元(包括已退出的人民幣50萬元)。

也就是這一份判決書,在2021年的春天流出網絡,讓鐵窗中的許豔一下子成了網紅。人們訝異於,一個柔弱的女子,如何周旋於9個官員之間而輾轉自如,身為輔警,面對一眾官員,自己分明是待宰的羔羊,卻又戲劇般地成為了他們的主宰,將他們玩弄在股掌之間。人們歎服於她作為時間管理大師的能力,一週也只有7天,而她在一個小小的縣城就有9個男人,如何安排而不衝突,這的確需要強大的溝通協調和時間管理能力。人們更好奇的是,她小小年紀,狩獵功夫如此了得,本應該是「傻白甜」的傻大妞,卻分明是情場中的聖手。 

人們還有許多追問,那些官員動不動就幾十萬上百萬的巨款,哪裡來的?判決書上的哪些人都處理了嗎?

來源: 邏輯與常識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