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女人間第一流

文:深涵  

江湖不是人情世故,那是坑蒙拐騙加情色權謀。 

3月3日,龍姓女子入職廣州某品牌運營公司。

入職僅僅5天,3月8日隨公司主管和領導來到江西於都出差。

飯局上,龍女遭到一公職人員性騷擾

強吻我並暗示想發生關係,反抗之後對方居然直接撩裙子,甚至還往私密部位摸。

該公職人員,正是當地司法局副局長藍某。

公司主管全程看完,沒有製止。

隨後,龍女被公司辭退,並在江西和廣州兩地報警。

報警之前,主管勸告她:

「 今晚受委屈了,人在江湖,逢場作戲,看開點。 」

龍女不依,此等屈辱,絕不隱忍,堅決要求報警。

軟的不行直接來硬的,主管開始威逼利誘:

「 我們只是普通老百姓,民不與官鬥,萬一人家調過頭來反咬你一口,本來你那天穿著都比較暴露,說你故意引誘敲詐勒索國家公職人員。 」

主管才是真正的「 場面人 」,縣城江湖、遊戲規則,主管門清。

許女人間第一流

手機錄音錄像,視頻音頻證據保留之後,龍女報警。

司法局副局長被行政拘留10日,地方紀委對其立案審查,並對其停職檢查。

凡事皆有代價,公職人員犯了國法,也不能例外。

小龍女不好欺負,便只能欺負許女了。

許女人間第一流

《人民的名義》裡,有個法官叫陳清泉。

高小琴:陳院長,我們和大風廠的官司,您還得多支持支持。

陳清泉:這件事情啊,挺麻煩的,侵害工人的利益…

祁同偉:那個,陳院長,我覺得高總也不容易。

陳清泉:祁廳,這麼說,你說怎麼審我就怎麼審。

趙瑞龍:這就對了。這才是我們人民的好院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陳清泉:那你放心,法律依據呢,我來找,要想讓高總贏,我就能找出能讓高總贏的辦法來,法律條文的解釋權,在我這。

高小琴:太好了。

陳清泉:祁廳,那個我妹妹那個,副、副處。

祁同偉:副處?處長啊!

陳清泉:處長?祁廳,你今天是給我一個驚喜是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推杯換盞、把酒倒滿。

權能生錢,錢能通權,錢權在手,沒有對手。

白天忙著找法律依據,勞心勞力晚上也不能閒著,得加班加點學外語啊。

許女人間第一流

外教親自赤胳膊上陣教陳院長學外語,外語學完了總得交錢吧。

陳院長什麼身份,這點錢怎敢勞駕他親自交。

高總那邊花唄白條掃個二維碼,錢也就付過去了。

要是外教不長眼,嫌錢少了還來繼續管陳院長要錢。

那麼其他局長所長就該出面了,加上陳院長新找出來的法律依據,外教女的敲詐勒索罪名便坐實了。

「 玩了一輩子的鷹,怎麼能夠忍受被一隻雞啄瞎了眼。 」

學外語的錢如數追回不說,再罰她個幾十萬,最後再讓她蹲個十年八年的。

你當院長是波叔?

許女人間第一流

為什麼自己底子不干淨,被敲詐勒索依然敢報警?

因為不怕。

許女19歲出道,從醫院衛生員跳槽到地方警局當了輔警。

主管安排帶她前去的那一場飯局裡,許女年輕,不似龍女那般剛烈。

民不與官鬥、職場潛規則、縣城江湖、人情世故、逢場作戲,許女認了。

不想一時興起玩得盡興,意外懷孕晴天霹靂。

人情債,肉來償;做人流,得花錢。

今天一次,明天一夜,5年時間,7個老爺,共計花費370萬,多嗎?

外面的站街坐檯女,市場行情價過夜都是1000打底了。

7個老男人,在許女身上流連忘返了5年,平均每人花費50萬,多嗎?

凱迪拉克戴手牌,縣城洗浴中心,都不止這個價吧?

陳院長學外教的錢,是高總付的;7個老爺睡許女的錢,是KTV、桑拿房、洗浴中心、私人會所的各個老闆上貢的。

老爺和老闆吃飯掙了錢,老爺和許女睡覺花了錢。

縣城江湖里的逢場作戲,不正是如此坦蕩的成人世界潛規則嗎?

玩膩了栽跟頭了,轉頭就一紙狀書把許女告上法庭,370萬全額繳回,還得罰款500萬,完了還要判刑13年。

殺人不過頭點地,到底是誰壞了規矩?

看個片片擼個成人電影,都要付費充個會員,遍地都是內容付費的時代裡,白嫖黨好意思白吃白玩白眼狼?

倒許你們盡情風流,卻不許許女掙點碎銀。

人啊,不能無恥到這種程度。

 

來源    深一涵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