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福東渡,於是有了日本人?

徐福東渡,於是有了日本人?

中日韓三國文化相似之處多,可以爭老大的事也不少,小到火鍋是誰先發明的,大到誰翻山跨海到哪裡建了國,史實傳說真真假假,在所有爭論中,關於「誰是誰祖先」的那一類最能激起民間的熱情。

人種演化向來是一筆算不清的賬。比起建立學科不到二百年,專註於在田野裡挖挖挖的考古學和拿著頭骨算算算的人類學,我們更容易接受流傳了上千年的,鮮活生動的故事,「徐福東渡」因此廣為人知。

看見徐福就想吃徐福記的實習編輯 / 馬馬馬

徐福東渡日本?傳說僅僅是傳說

最早記錄「徐福東渡」的是《史記·秦始皇本紀》。嬴政稱帝後一心想要不老仙丹,讓徐福帶著童男童女上千人入海求仙,徐福花費大量資金卻無功而返,於是騙始皇說,自己差點就要到仙山,可惜遇見了大魚怪。《秦始皇本紀》對徐福的記載就到他帶著射魚的大弓箭再次出海為止。

那麼,徐福究竟漂到哪去了?

在《史記·淮南衡山列傳》中,司馬遷轉述另一個方士伍被的話,說徐福帶著三千童男童女和五谷百工,找到一處「平原廣澤」並且在那裡稱王不歸。《史記》之後,《漢書》、《後漢書》、《三國志》都提及徐福海外稱王的傳聞,地點則是眾說紛紜。

直到唐代,徐福航海的終點才被定位在日本。唐代李白的《古風》、宋代歐陽修的《日本刀歌》、元代於欽的地方志《齊乘》等都寫得很有畫面感,徐福的人設也越來越詳細。

日本方面,最早的史書《古事記》(公元712年)和《日本書紀》(公元720年)對徐福只字未提,從1339年的《神皇正統記》開始,日本史書裡才有了徐福的蹤影。

江戶時代(1603~1868)的民間傳說中逐漸加上了徐福領兵作戰、耕種釀酒、與酋長女兒生死虐戀,保存先秦典籍等情節,富士山、熊野和熱田神宮地區更是紛紛出現徐福遺跡。

「徐福東渡」動漫

然而,和中國沿海地區眾多徐福祠、徐福出海處一樣,日本的徐福遺跡都是在傳說流傳開來之後建造的。這就意味著,在中日兩國熱鬧了上千年的「徐福東渡」,其實既沒有準確的歷史記載,也沒有確鑿的考古證據,無法證實,無法證偽,可信度和一個臉上長麻子的老阿姨發明了麻婆豆腐差不多。

所以,歷史有可能是這樣的:徐福出海後不知所終,對中國心懷仰慕的日本人看見《史記》等的記載,認為本國的幸福生活一定是徐福帶來的。日本人的說法又被對徐福去向茫然無知的中國人當了真,兩國以訛傳訛,最終共同塑造出廣為人知的徐福傳說。

於是問題來了,如果徐福不是日本人祖先,那麼日本人是從哪來的?

日本最早的原住民是誰?

《日本書紀》和《古事記》對上古的描述中夾雜著各種不甚靠譜的神話故事,例如伊奘諾尊洗眼睛時跳出天照大神,神武天皇活到一百多歲之類。二十世紀初期,一批腦洞很大的學者還提出過日本人的祖先是希臘人、猶太人、匈奴人、甚至巴比倫人。

幸虧考證上古史時,我們還有科學的金鑰匙。歷史畫卷由此展開——

在距今18000年前的最後一季冰川期,海平面比現在低40米左右,日本列島與亞歐大陸相連,原始人追趕著動物,經過陸橋遷徙到日本。大約18000年前,沖繩島上已經有被稱為「港川人」的原始人居住。

冰川期大陸橋

12000年前,海平面上升,日本與大陸的陸路聯繫被隔斷。此時的日本原住民以漁獵採集為生,能制作比較複雜的石器,還是世界上最早的陶器制造者之一。

因為陶器上裝飾著草繩花紋,所以這個時代被稱為「繩文時代」(約BC12000~BC300)。成年男性繩文人身高不足一米六,長著稜角分明的短臉和山根凹陷的鼻子。

繩文人同包括臺灣島、東南亞在內的長江以南人群有親緣關系,語言、信仰則接近長江流域或亞歐大陸北部。也有人認為,繩文人與臺灣原住民的祖先都是現在廣泛分布於南太平洋的南島語族使用者。

 繩文時代陶器

公元前三到二世紀,日本原始社會發生了劇變。陶器上的繩索圖案消失,人們一夜之間從追著動物到處跑的原始人變成了熟練的水稻種植者,還鍛造出了青銅器和鐵器,而這個轉變在大多數文明中要花掉近千年時間。

「技術爆炸」的同時,日本居民的外形也發生變化,他們身高增加了大約3厘米、臉變長變扁、面部曲線較圓潤。由於這個時代的陶器最早出土於東京彌生町,史學界稱其為彌生時代(BC300~AD300)。

雖然鈴木尚等少數日本學者堅稱彌生人是繩文人獨立演化的結果,但考古研究顯示,此時在日本列島上從事大生產的,是一個來自大陸的新群體——「渡來人」。正是他們的到來推動日本原始社會向前邁了一大步。

 繩文人、彌生人複原圖

這些外來移民又來自何方?

日本文獻中早就提起過大陸移民的存在。

《古事記》的「渡來」、「參度來」,《日本書紀》的「投化」、「來歸」、「歸化」都指外來移民,日本戰前把公元前三世紀到公元九世紀的大陸移民叫做「歸化人」,戰後多改稱「渡來人」。

「渡來人」為了躲避天災人禍,舉族遷徙的情況很常見。他們將冶煉稻作技術、紡織畜牧技術、佛教儒學典籍、語言文字藝術等帶入日本,在日本獨特文化形成的過程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對彌生初期「渡來人」的研究集中在三點:他們從哪來,怎麼來,和現代日本人是甚麼關系。

彌生移民的來源,主要有黃河流域、長江流域、北韓半島、貝加爾湖四種推斷。因為考古證據有限,所以不同國籍的學者各執一詞,每個人提出的觀點都能被另一個人質疑一番。

近些年,日韓美三國開展了一系列的DNA比對,得出的結論是,現代日本人與北韓族的血緣關系比與漢族人更近。中國學者則用骨骼測量的方法,判定彌生移民主要來自黃河流域和古吳越地區。

當然,在兩千多年的民族融合之後,現在的漢族與北韓族在多大程度上能代表彌生時代的長江黃河流域與北韓半島居民,也是個問題。

早期移民很可能是跨越只有41.6公裡寬的對馬海峽,從北韓半島出發抵達日本九州的。但是對馬海峽有一支叫做「對馬海流」的強勁暖流,兩千年前的居民應付起來並不容易,因此,北韓-九州並非他們的唯一航線。

日本還有一種比較奇葩的觀點,認為彌生人作為繩文人自然演化的結果,不僅在公元前三世紀左右完成了技術飛躍,而且跨越對馬海峽,殖民了「蠻荒」的北韓半島,並向其傳播先進的稻作文明。

對於這種觀點,我們只能說,大膽假設已經成功,小心求證仍需努力。

 

對馬海峽

那可以說日本人就是中國人的後代嗎?

彌生移民在多大程度上影嚮了現代日本人的血統,同樣是爭訟紛紛。

部分學者認為,大量來自東亞大陸的移民湧入日本,或者與當地土著通婚,或者將土著獵殺驅逐到邊遠地區,因此繩文人的血液已經被大陸移民抹去。

也有學者認為,彌生移民與繩文人各自留下了後代,繩文人演化成生活在北海道的阿伊努人和生活在沖繩群島的琉球人,彌生移民則演化成日本大部分地區的現代日本人。

其實,雖然基因分析非常複雜,但是單從現代日本人的容貌多樣性上看,他們確實不像同一人種。

阿伊努人 平井堅

 典型彌生臉 明仁天皇

雖然彌生移民對現代日本人血統貢獻不小,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可以簡單粗暴地說,現代日本人就是中國人或南韓人的後代。

人種演化遠比黑加白等於灰複雜,想描繪出廣大時空內的人種變遷,一半靠考古支持,另一半只能靠推測。

今天中日韓三國中任何一國的居民,都不可能流著與兩千多年前的祖先完全一樣的血液,「萬世一系」不是甚麼光榮,碰撞交融也不代表「血統被玷污」。畢竟,把歷史撥回20萬年,因多樣性而精彩的我們都起源於非洲智人。

 

參考資料:

潘其風、朱泓,《日本彌生時代居民與中國古代居民的人種學比較》,《華夏考古》,1999年第4期;

文波,《Y染色體,mtDNA多態性與東亞人群的遺傳結構》,複旦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04年;

張帆,《中國古代人群mtDNA多態性研究》,複旦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05年;

賈雷德ž戴蒙德,《槍炮、病菌與鋼鐵》,上海世紀出版集團,2006年;

周蜜,《日本人種論》,吉林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07年;

張雅軍,《日本人群的種族起源和演化》,《世界歷史》,2008年第5期;

楊衞娥,《徐福東渡與中國古代文化東傳日本》,山東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11年;

吳偉明,《徐福東渡傳說在德川思想史的意義》,《中國文化研究所學報》,2014年第58期。

 

出品丨視知 作者丨馬馬馬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