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習近平近期三大動向之分析

習近平

中共二十大結束後,「三連任」的習近平又開始忙起來了。最近,習在內政外交上接連不斷有一些動作,如「朝聖」延安、聚焦打仗、堅持動態清零等。本文就此做一些簡要分析。

一,關於「朝聖」延安

10月27日上午,習近平帶領新一屆政治局常委李強、趙樂際、王滬寧、蔡奇、丁薛祥、李希,赴陝西延安,參觀中共七大會址、毛澤東舊居、延安紀念館等。

習在延安表示,中共通過「延安整風」,在七大上確立了毛思想在全黨的指導地位。習還強調「發揚鬥爭」等。

習2012年十八大後到外地首訪廣東,重走鄧小平當年的「南巡」路,有繼續鄧改革開放的意味。但是,習很快發現,改革改不動,開放深化不了。習2017十九大後到外地首訪上海中共一大舊址,重溫入黨誓詞,開始向馬列原教旨回歸。回歸馬列原教旨,實際上是一個同時在國內外不斷樹敵的過程。十九大後的五年,習一直處於政變危機中。

2022年中共二十大上,習終於實現「三連任」。從表面看,二十大上,「團派」被清零;「老人干政」被清零;「紅二代」、「官二代」無新人進政治局;習也無明顯的接班人;中共政治局、政治局常委會、中央書記處,習派獨大;習似乎達到了「極權」之巔。

但是,有誰真心「臣服」呢?從二十大前三天四通橋上的反習標語,到二十大後中紀委通報的原黑龍江省委巡視組副組長魏彬「惡意詆毀黨和國家領導人」看,從民間到官方,對習的不滿,不是暗流涌動,而是涌到最表層來了。

習在二十大報告中,73次提到「安全」二字,表明習有強烈的「不安全感」。中共二十大事實上將1978年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確立的「以經濟建設為中心」,轉變為「以維護安全為中心」。

二十大後,習外出首訪延安,重提「延安整風」,大講「鬥爭精神」,中共黨媒報道習延安之行時,特別提到習的「自我革命」等,這些講法,與二十大的提法一致,皆出於對「安全」的擔心。

習的延安行,可能意味著,習將進一步開展黨內大清洗。

中共二十大前,習的政變威脅來自哪裡?

不是來自前中共黨魁胡錦濤,不是來自汪洋、胡春華等「共青團派」,也不是來自習的「打虎隊長」王岐山,而是來自「孫力軍政治團伙」。

「孫力軍政治團伙」的總後台是,原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原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曾慶紅,原中共黨政軍最高領導人江澤民。

中共最高層,真正在幕後操控折騰習的,是孟、曾、江。「孫力軍政治團伙」成員不過是他們的「前台打手」而已。

如今,該團伙中的「七虎」已有「六虎」被判刑。其中,原公安副部長孫力軍,原公安部副部長、司法部長傅政華,原江蘇省委常委、省政法委書記王立科,被判死緩,死緩減為無期後,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另有原公安部副部長、國家安全部紀委書記劉彥平待審判。但是,孟、曾、江決不會就此罷休。

習從延安歸來後,百年中共史上最後一場大決鬥,不可避免將上演。

二,關於聚焦打仗

11月8日,習帶領新一屆中央軍委領導,視察了中央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

習在講話中強調,中國「安全形勢不穩定性不確定性增大」,要求軍隊的「全部精力向打仗聚焦,全部工作向打仗用勁」。

習此舉引發外界對習可能對台灣動武的猜想。

我認為,習此舉對內的意味遠大於對外的意味。因為習組建的新一屆中共政治局、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中央書記處,打破派系平衡,習一家獨大,習所用之人,如李強、丁薛祥等,存在明顯資歷缺失,難以服眾,從中央到地方,對習不滿的人很多。

但是,習深知毛澤東講的「槍桿子裡面出政權」的道理。中共歷史也表明:誰掌握「槍桿子」,誰就是中共真正的老大,不服不行。

習帶領導新一屆中央軍委成員視察打仗的總指揮部,就是拿「槍桿子」,為主要由「習家軍」組成的新一屆中央領導集體站台。

「聚焦打仗」,還有一層意思,就是要求全黨、全軍、全民,「槍口」一致對外。近處,統一台灣是大事,對這件大事,誰也不要干擾;遠處,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正全面圍堵中共;中共內部,誰也不要惹是生非,輕舉妄動。

至於習是否會對台灣動武,習可能有這樣的想法。但是,習「三連任」剛實現,內部危機遠大於外部危機。鑒於俄羅斯打烏克蘭打了近一年,不僅沒有打下來,還廣受制裁,連吃敗仗,美、日、印、澳、歐盟、北約等對中共開戰保持高度警惕,台灣獲得的國際支持越來越大等,我認為,短期內,習不可能對台動武。

三,關於動態清零

11月10日,習主持召開政治局常委會,研究部署進一步優化防疫工作20條措施,強調「堅定不移貫徹動態清零總方針」,稱採取更堅決果斷措施攻堅。

習的動態清零政策飽受詬病。甚至連中共小粉紅的帶頭大哥周小平,被稱為「胡叼盤」的前《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都表達了強烈不滿。已80多歲的紅二代陶斯亮,也忍無可忍,發文抱怨。

動態清零的害處顯而易見。為什麼習要堅持動態清零不動搖?

第一個重要原因是,自2020年大瘟疫爆發以來,疫情在中國一直此起彼伏,從未消停過。從武漢開始,到東北,到西安,到上海,到廣州,按下葫蘆起來瓢。

10月22日,中共二十大結束當天,據中共官方數據,全國新增確診病例不到1,000例。至11月10日,猛增至9005多例,主要集中在廣東、河南、福建、四川、重慶、內蒙古等地。疫情最嚴重的廣州市新增2,555例。

瘟疫為什麼從武漢興起?又為什麼在中國此起彼伏?

萬物皆有靈。中國傳統文化中有「瘟神」一說。如今,為什麼「瘟神」老在中國遊蕩?大瘟疫爆發後,我在大紀元發表過一篇文章《「中國病毒」實為「中共病毒」》。它的興起,發展、蔓延、後果等,都跟中共有直接關係。

這「瘟神」不是中共想送走就送走的。或許,直到中共解體前,瘟疫將一直與中共相伴。

第二個重要原因是,動態清零,不僅是一項防疫政策,更是一項控制民眾的維穩政策。近日,國家衛健委、國家中醫藥局、國家疾控局三部委聯合印發《「十四五」全民健康信息化規劃》。其中提出,到2025年,每個居民將擁有一個功能完備的電子健康碼。

中共對健康碼的操控已可做到:不想讓你去的地方,你將寸步難行。中共不想讓你進北京,不想讓你坐飛機、火車,甚至公交車,不想讓你出國,不想讓你在所有「敏感的」地方出現,一個健康碼,就能把你管住。

紅二代陶斯亮感嘆道:「『彈窗』,你真奇妙!你像能施魔法一樣,讓無數人,無論在何時何地,瞬間動彈不得,而又無需給出理由。」

一個健康碼,就像一個「電子鐐銬」。

動態清零,影響經濟、民生、國內外互聯互通等,但這一切,對中共來說,不是最重要的,保中共政權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但是,有個成語叫「事與願違」。

中共越「堅持動態清零的總方針不動搖」,由此產生的官民、上下、內外的矛盾和衝突,將越嚴重、尖銳、激烈。最終,可能成為從內部解體中共的加速器。

第三個原因是,與國際社會主流做法較勁。

2020年大瘟疫爆發後,中共堅持動態清零,國際社會堅持與病毒共存,有限封控。一度,中共似乎將疫情控制的較好,國際社會,特別是美國,似乎一團糟。於是,中共的動態清零被說成是「社會主義優越性的具體體現」。

但時至今日,中國以外的國家和地區,疫情大為好轉。全球100多個國家不再要求「疫苗護照」。據Kayak.com的數據,如果一個沒打疫苗的遊客從美國出發,全球有118個國家和地區不需要他提供病毒測試結果,他也不需要被隔離;如果從英、德等歐洲國家出發,也有100多個國家同樣不要求他們做病毒測試和隔離。

亞洲絕大多數國家的邊界正在開放,檢疫措施正在解除,即使是最後幾個堅持封鎖的國家或地區也開始恢復旅行,唯有中共在堅持「動態清零」。

中共這種與國際社會主流做法較勁的根本原因在於:中共信奉的馬列主義是與傳統價值和普世價值根本對立的世界觀和方法論。

尤其是,隨著中共全面危機的加深,這種世界觀和方法論變得更僵化,更保守,更刻板,更沒有彈性。

大瘟疫後,世界各國,包括台灣在內,都在打開大門,中共卻一味堅持動態清零。其結果只能是,中共更加封閉,國際社會與中共的脫鉤將加速。

中共的動態清零,最終,也可能成為國際社會解體中共的加速器。

結語

習的第三個任期已經開啟,安全問題成為習的頭等大事。如何確保安全?習沒有靈丹妙法。以上三件大事,習的做法都是中共的老套路,而不是新辦法。

比如第一條所說的黨內大清洗。其實,習的第一個任期的反腐打虎已經表明:江澤民、曾慶紅是中共黨政軍最高層最嚴重腐敗分子的總後台。但是,習為了保黨,堅持不抓捕江、曾。江、曾則充分利用習的保黨情結,讓孫力軍等「政治打手」使勁折騰習。習於是陷入一個自我設定的惡性循環中。

習如果繼續陷在這個惡性循環中,不僅不能保一家老小的性命安全,甚至可能導致更悲慘的結局。

但是,習能跳出這個惡性循環來嗎?目前暫時還看不出來。

順天則存,逆天則亡。

中共早已被江、曾折騰成全世界最腐敗的黨了,誰想保也保不了。習唯有順天而行,才能真正保一家老小的性命安全;否則,危如累卵。

文章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