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著邪黨害百姓 習近平咋是習仲勛兒子

習仲勛

文:門禮瞰

今天回顧習仲勛生前的一些日子,是因為他是中共黨魁習近平的父親,習黨魁剎不住閘的往懸崖邊奔跑,與父親教導的「人性」背道而馳。

看來,行善或行惡,與自己的願望是密不可分的。

● 與職務無關與人性有關

1983年,在北京西山中共中央黨校薄一波與一知己楊秉城聚首長談,薄一波感慨的說,「文化大革命中揀了條命,別說人要整死咱們,江青一宣布我是叛徒,連我兒子小熙來也給我一頓鐵拳,把我打得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這個狠小子,又照前胸踏了我幾腳,當時就有三根肋骨被踹斷,看他這個六親不認,手毒心狠連他爹都往死裡整的樣子,這小子真正是我們黨未來的接班人的好材料。今後肯定會有大出息。」

鄧小平當婆婆時,薄一波幫助把總書記胡耀邦給整下去了,江澤民當政時薄一波又幫忙掃除了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這個障礙,並多次給江澤民出壞點子,陷害無辜。最重要的是,原副總理薄一波知道兒子是個什麼樣的人,中國共產黨是個什麼樣的組織,也知道自己的兒子兒媳在遵照江澤民的指示活摘佛法修煉者器官和販賣屍體牟取暴利,薄一波不但沒有阻止,反而多次向胡錦濤推薦踹斷自己三根肋骨的狠毒兒子擔任副總理之職,理由是兒子比他強!

習仲勛與其恰恰相反,據黨史記載,1944年秋,在綏德地區召開的司法會議上,習仲勛發表講話,題目是《貫徹司法工作的正確方向》。他說了三點:一、把屁股端端的坐在老百姓的這一面。二、不當「官」和「老爺」。三、走出「衙門」,深入鄉村。

1999年,在中共慶祝「國慶50周年」時,在天安門城樓上,習仲勛對陪同的領導說:「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啊!」

1990年深圳特區成立十周年,習仲勛在接受記者陳秉安採訪時說:「千言萬語說得再多,都是沒用的,把人民生活水平搞上去,才是唯一的辦法。不然,人民只會用腳投票。」

習仲勛曾對兒子習近平有句肺腑之言:「不管你當多大的官,不要忘記勤勤懇懇為人民服務,真真切切為百姓著想,要聯繫群眾,要平易近人。」


這是網絡上看到的一張對習近平評價的圖片。

孔傑榮指出,最具諷刺意味的是習近平處理香港的方式直接違背了他父親習仲勛的遺訓。

習仲勛生前是中共體制內的高級領導人, 在文革期間遭到打壓冤獄,被剝奪自由長達16年。習仲勛曾說過:「我們黨的事業是千百萬人的事業,應當允許人民講話,鼓勵人民去關心國家大事。一個革命政黨,就怕聽不到人民的聲音,最可怕的是鴉雀無聲。害怕民主,是神經衰弱的表現。」

習仲勛還建議制定《不同意見保護法》,規定什麼情況下允許提出不同意見,即使提的意見是錯誤的,也不應該受處罰。

習近平執政九年以來,別看他把老爸的墳地修的多光鮮靚麗,但父親的囑咐他一句沒照著做,而且還加足馬力逆行。

● 習仲勛確實是反黨了

習仲勛以反黨罪名被整了16年,他並沒有被冤枉,他確實是反黨了,只是他本人不知道。他至死都不知道有人性就是反黨,說真話就是反黨,還原歷史真相還是反黨。薄一波和康生知道。

1962年9月,在中共八屆十中全會上,康生說習仲勛「利用小說《劉志丹》反黨」一點沒說錯,習仲勛被整了那麼多年,在去世的前幾年還對萬里說「遺憾的是,沒有能為黨的歷史上一個重大冤案平反」說的就是高崗。

萬里到晚年認識到了這一點,2009年他在「與中央黨校年輕教授談話」中談到黨篡改歷史的問題。萬里說:

「涉及到怎麼樣讓老百姓認清歷史、認清現實,就是要認清一些基本事實。六十年來,我們說得最多的一段話是『幾千萬革命先烈換來了紅色江山』。這是關於共產黨執政合法性的最大理由之一。為了新中國,死了數千萬人,這是基本事實。還有一個事實是,他們是為什麼犧牲的?他們前仆後繼,為的是當時我們中國共產黨設立的目標和理想,現在,有多少老百姓知道那時共產黨設立了什麼具體目標?我知道,90年時,出過一本書,書名叫《歷史的先聲──半個世紀前的承諾》,很快被查封了。我讓秘書找了一本我看看,用了一個週末的兩天,我全部看完了,我還找了一些專門研究那段歷史的專家來問了情況,他們告訴我,這本書裡收集的,全部是我們黨在三四十年代公開發表的社論、評論、聲明,沒有一份是偽造的。當時,我們黨向全中國人民做了承諾,要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獨立的國家。那時,國民黨不搞民主,不給自由,也沒有能力讓國家真正獨立,才有共產黨肩負那些承諾來取而代之。這些承諾的確吸引了無數志士仁人。那些犧牲的人就屬於這部分人。其實,那些承諾在毛主席三四十年代的許多著作中都有。可是,到了五六十年代都被那個毛澤東著作編輯委員會修改掉了。我看到過一份文獻研究室送來的原稿與修改稿,當時讓我心裡震動很大。現在,我能公開說出二十多年前我腦袋裡就產生的疑問,這麼個修改法,那幾千萬人不是白白犧牲了嗎?那是白紙黑字,確實推翻了當年我們黨的承諾。說輕了,這是不尊重歷史,本質上,這就是違反政治倫理,這就等於是把我們黨執政掌權的基礎建在沙灘上,這能牢固嗎?歷史總會把真相還給老百姓的,六十年不行,七十年,七十年不行,八十年,老百姓總要知道的。」

萬里說出一個史實,那就是當初黨以「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獨立的國家」為誘餌,讓幾千萬人為西方上空遊蕩的幽靈怪物在中華大地非法建立政權而獻身。中共奪取政權後,反過頭來欺壓殘害人民。有人說中共建黨建國初期是好的,後來變壞了,事實證明中共從一面世就是毒藥。毒藥怎麼改變啊?!

● 習仲勛在陜北推行鐵律:貪污10元以上者槍斃

在中央紅軍逃去陜甘寧邊區之初,劉志丹、習仲勛等人還沒有被奪走權力,就在南梁按照自己的意思制定了一系列得人心的政策,使邊區根據地得到迅速擴大和發展。

1934年5月28日,陜甘邊區特委和紅軍四十二師黨委在荔園堡召開會議。29歲的高崗說:「今後南梁地區的軍事力量要加強。」25歲的習仲勛發言:「這個意見我贊成,高崗同志繼續任四十二師政委,王泰吉走後由楊森同志任師長,劉志丹任軍委書記兼參謀長,但要把主要精力放在南梁軍事區和辦軍政學校方面。南梁根據地鞏固了,就可以輻射周邊。」31歲的劉志丹說:「以上意見我贊成,四十二師暫在南梁中心區鞏固一個時期,然後再出擊外線。」

結果,兩年後劉志丹被中央紅軍從背後開槍給暗殺了,年僅33歲。1905年出生的高崗在1954年被迫自殺,活了49歲。唯一活下來的習仲勛自從在陜甘邊區收留中央紅軍後就一生沒停了坎坷。
  
據共產黨的黨史記載,1934年11月7日,慶祝□甘邊區蘇維埃政府成立大會在南梁荔園堡舉行。劉志丹在群眾暴風雨般的掌聲中講話:「現在我宣布陜甘邊區蘇維埃政府成立了!主席習仲勛!副主席賈生秀、牛永清!軍事委員會主席劉志丹……」

當天,特委書記惠子俊、軍委主席劉志丹和政府主席習仲勛主持召開了聯席會議。劉志丹說:「民眾選出的政府,黨和紅軍都要支持擁護,使革命政府有威信,有權威。同時,政府也要在實踐中建立起自己的威信,一定要成為一個廉潔的政府。群眾最痛恨反動政權的不廉潔,他們無官不貪。我們一開始就要注意這個問題,要有骨氣,要講貞操,受凍挨餓也不能取不義之財。」

習仲勛強調:「我們蘇維埃政府一定要把懲治貪官污吏、樹立廉潔政風列為政權建設的頭等大事。」惠子俊建議:「是否可以制定一個法令:一切黨政幹部,凡貪污5元以上者撤職,貪污10元以上者槍斃。」大家拍手通過。習仲勛說:「志丹同志在紅軍中推行了臨陣脫逃者槍斃、強姦婦女者槍斃、貪污戰利品者槍斃等鐵的紀律,是否也可以用於黨政幹部。」大家齊聲喊:「完全可以!」

● 副總理下放當副廠長

1936年陜甘寧邊區第一領導人劉志丹被中央派人打死了,1954年高崗被迫自殺了。1962年,習仲勛還是被揪出來了,因為劉志丹的弟妹寫的一本小說《劉志丹》,裡面有講述黨中央無路可逃,逃到陜甘寧邊區,把當地的紅色領導們當年被黨中央都弄死的真相。唯一活下來並不知小說詳情的習仲勛被定為「反黨集團」頭目,連死去26年的劉志丹也成了「反黨集團」的一份子。習仲勛被下放洛陽礦山機器廠接受審查。

據洛陽礦山機器廠(現中信重工機械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洛礦)廠志記載:1965年12月,根據上級安排,時年52歲的國務院副總理兼秘書長習仲勛掛職下放,任洛礦副廠長,但不許帶家屬。

據大河網10月18日的採訪報導,進廠後,習仲勛就向廠黨委領導提出直接參加生產勞動的請求。習仲勛被安排在二金工東裝配跨電控組。現年74歲的趙發勞,是當時的組長。他說,一天,廠領導將習仲勛領到車間對他說,要照顧好、保護好習仲勛。雖然廠裡給習老配了辦公室,但他一直沒去過,每天總是提前到車間上班。

當時,二金工東裝配跨電控組從事的是專門安裝大型起重機、礦山設備等工作。遇到不懂的問題習仲勛就問師傅們,師傅們一說他就會了。看習老上了年紀,班組有意少安排工作,而習老卻天天追著要工作量。

習遠平在《父親往事──憶我的父親習仲勛》中說,習仲勛不止一次向孩子們表示:「雪中送炭惟吾願。」
  
習仲勛在洛礦經常和工人談心,經常問他們是哪裏人,住在哪裏,家裡生活咋樣,然後想辦法給予經濟幫助,遇到說不困難的,他還要到家中一看虛實。
  
1966年一天臨近中午時,習老和他的秘書範民新來到家中探望,給孩子帶來一包水果糖,孩子們圍住他叫爺爺,他親得不得了,又是摸頭又是摸臉。那個時候送一包水果糖可比現在送一個金戒指貴重。

1966年,文革開始,洛陽市委黨史研究室副主任肖喜慶說,當年批判彭德懷,習仲勛保持沉默。1966年洛陽人像當年習仲勛對彭德懷的態度一樣,保持沉默,不批不斗。他們用各種方式保護和關照習仲勛。

● 「要走就快走!」

1966年冬天的一天,正在與工人們談話的習仲勛,被衝進工廠、西安來的紅衛兵圍了起來,要拉到西安批斗。工人們見狀,想保護習仲勛,就把習仲勛圍了起來。為了防止武斗,習仲勛對工人們講:「你們打傷了紅衛兵是我的責任,紅衛兵打傷了你們也是我的責任。」然後,又對紅衛兵們說:「要走就快走!」於是,習仲勛被帶到西安批斗。隨後,習仲勛在北京被單獨監護,與家人隔絕,音訊難通,直到1975年5月被解除監護,但黨並沒有給他結論,而是掛起來了。於是他再次來到洛陽,繼續接受審查。這次,他沒有了職務,成了平民百姓,也沒有工資,每個月要開借條。

這次,習仲勛不是孤身一人,而是和妻子齊心、女兒橋橋一起到洛耐的,不久女兒安安也從山西太原北郊區醫院調到洛耐醫院當醫生,和父母住在一起,長達8年家人不能團聚的生活從此結束。習仲勛以前的鄰居李金海說:「我知道的是近平來過洛陽看父親三次,其中一次因為沒錢是扒著火車來的。遠平有工作,來的次數更多,大家熟了,把他當成自家人。」習近平現在還記得當時扒火車的艱難嗎?

● 習仲勛的節儉只對自己

每到冬天來臨,習仲勛就買來碎煤,新老鄰居們就過來幫助打煤球。李金海、郭鳳桐清楚地記得:一年冬天,他們幾個鄰居幫習老打完煤球,習老炒了四五個菜並拿出綠豆大曲招待大家。習老不小心把筷子夾著的一顆花生米掉到地上,便撿起來吹了吹,吃了。

76歲的李金海那時親熱地稱習仲勛為「老頭」,他家中至今還保管著一隻搪瓷缸。李金海說:「1978年2月中旬,老頭交給我一雙手工做的後跟磨得很厲害的棉鞋,還有這個有兩個洞的搪瓷缸,他對我說,你把鞋修修給我送去,到北京還能穿,把搪瓷缸焊一下,回北京後還能用。棉鞋修好後我送給了老頭,可等搪瓷缸焊好了,老頭已經離開了洛陽。」

1978年4月,習仲勛南下廣東,成為廣東省委第一書記,依舊沒忘記洛陽,特意派夫人齊心和兒子習近平到洛陽跟父老鄉親告別。

● 恢復高位人性不變

1978年,習遠平考入洛陽外國語學院。每逢假期從京返洛時,習遠平總要帶些掛歷或糖果什麼的,按父親寫的名單,一家家送去。
  
李金海拿著齊心用鉛筆寫的清單說,1985年12月中旬,他到北京看望習老的第二天,習老交代他說,走時給捎點掛歷。名單上面的人,有村民,有醫生,有理髮師,有工人,有習老的昔日的鄰居,由習老口述,齊心寫下名字和份數。


2011年,習遠平來到洛陽,緊緊擁抱當年
幫助過父親的李金海老人。

2009年3月31日,習近平已經是胡錦濤的副手、既定接班人,在洛陽視察時,把在洛耐幫助過父親的李金海、丁根喜、郭鳳桐夫婦、丁全、李君英等人請來當面表達謝意,並合影留念。
  
2011年,習遠平來到洛陽,見到當年幫助父親的洛耐老人李金海等人,他不由得雙手合十表達敬意,並感激的緊緊抱著李金海不放。
  
習仲勛曾多次邀請老職工到家裡做客。僅李金海就曾四次到北京看望習仲勛,習仲勛和家人熱情接待,陪著吃飯,並留他在家裡住了一晚。

● 不是為了紀念而紀念

國務院上屆總理溫家寶 在接受採訪時回憶了其與習仲勛共事的經歷。溫家寶說:「仲勛同志一生坎坷,為人正直,待人寬厚,敢於直言,光明磊落。他在中央,在新老幹部中間深受大家的尊重。記得我調到中辦工作不久,仲勛同志就找我談話,他待人親切、和藹、樸實,我一點不感到拘束……」

習仲勛帶著眾多遺憾走了,他在中共組織裡坎坷一生是因為他有人性。通過追憶習仲勛,我們得出一個結論:多一分人性,惡黨的黨性就會弱一分,只有人性才是邪惡黨性的剋星。(文/門禮瞰)△

(人民報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