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所透露的習當局困境

習近平

12月8日至10日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凸顯了中國經濟的困局——新華社通稿的表述是「面臨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同時,該會議也透露了習當局所遇到的黨內麻煩,這從如下兩點可以看出。

其一,習當局把「必須堅持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放在第一位

該會議將「對做好經濟工作的規律性認識」 概括為「四個必須」,而 「必須堅持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則居於首位。為什麼要把這個放到第一的位置呢?除了內鬥這個因素外,還有個體制腐爛的因素,並且兩者交織在一起。對此,習當局也沒別的高招,只會搞集權,以保黨的名義把權力儘可能的抓到自己手裡。當前,經濟形勢越不妙,當局受到的挑戰就越大,就越強調「必須堅持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 且來看個例子。

今年10月,中紀委突然進駐央行、銀保監、中證監及滬深交易所等等25家金融監管機構,展開巡查。中紀委駐人民銀行紀檢監察組組長徐加愛11月發表文章,直斥金融領域全面從嚴治黨基礎薄弱,金融「特殊論」、央行「例外論」傾向突出。《華爾街日報》報道,紀檢人員傳遞了一個異常嚴厲的資訊:北京不會容忍任何有關央行獨立性的言論;中國央行就像政府的任何其他部門一樣,都要聽從黨的指揮。

央行獨立性(不受政治干擾)理念,上世紀70年代開始興起。例如,對美聯儲主席,美國總統都得賠笑臉。但這犯了中共的大忌。而在中國,央行的經濟官僚裡有一批洋派(央行行長易綱就是海歸),劉鶴也曾做過美國西東大學工商學院的訪問學者。因此,中紀委駐央行紀檢組熱衷於講黨課,如針對「央行獨立性」論調,專門到貨幣政策司上課,著重闡述如何認識貨幣政策的政治性、人民性、針對性、實效性。

而在當局的政治壓力下,12月9號,央行突然降准。本來,央行在11月中旬已經表示,堅持穩健的貨幣政策,遏制金融資本的無序擴張。這是暗示不會降准。但是,央行被中紀委嚇到,不得不把自己以前的政策都否定了。

從這個例子可以看出,相比於其它三個「必須」(「必須堅持高質量發展」、「 必須堅持穩中求進」、「 必須加強統籌協調」), 「必須堅持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雖是套話,卻非空話,有太多的具體內容,有時到了荒唐的程度。這也算是中共「特色」吧。

但是,當局這麼搞,下面怎麼看?各個部委辦、各個地方,在政治壓力上,表面喊中央聖明,心裡卻罵個不停。「必須堅持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和中共實際上的分崩離析,是一枚硬幣的兩面。

其二,會議罕見要求「領導幹部要提高領導經濟工作的專業能力」

中共一貫講「政治路線確定之後,幹部就是決定因素」。現在,幹部「躺平」成了習當局的心腹大患。例如,在今年9月1日的中青年幹部培訓班開班式上,習近平話中有話地表達了對官員們的四大擔憂:第一,年輕幹部們「總想過太平日子、不想鬥爭」; 第二黨的幹部「經不起風吹浪打」,關鍵時刻「臨陣脫逃」;第三,官員們都不對他講真話,不講實話;第四,不忠誠(在戰爭時期是要「捨生忘死」,現在要看能不能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

這次會議上,習近平專門講了一個事——一些地方的農村改廁大搞形式主義、官僚主義,造成大量廁所存在問題——藉此敲打官員們,要求他們把「兩個維護」「體現到為黨分憂、為國盡責、為民奉獻的實際行動上」。

這次會議罕見提出「領導幹部要加強經濟學知識、科技知識學習······堅決防止簡單化、亂作為,堅決反對不擔當、不作為。」

但是,官員們並不認為目前中國經濟亂象該由自己負責,都是中央惹的禍,憑什麼自己來背鍋?而且,不同部委的官員之間、中央官員與地方官員之間、退位官員與在位官員之間,相互推諉、指責。也來看個實例。

12月11日,中共財經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韓文秀在2021-2022中國經濟年會上表示,中國經濟發展面臨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消費和投資增長勢頭減弱,供應鏈受阻,企業生產面臨生產要素的短缺,包括缺晶片、缺電、缺櫃、缺工等問題。

與會的前財長樓繼偉直言這些都沒有出現在統計指標中,披露的指標竟然都「非常好」,完全沒有反映經濟下行風險。

也與會的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則表示,中國的數據造假的問題早在2018年就都已成為過去。

到底誰是誰非?一團亂麻。外界的矛頭,都是指向習當局;習當局則罵官員無能、躺平。亂鬨鬨,一場鬧劇、醜劇。苦的卻是老百姓。

這場鬧劇、醜劇實在該謝幕了!

大紀元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