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防不勝防是因為人口太多了嗎?

西安封城

西安的疫情仍未見好轉,許昌、鄭州的疫情也不容樂觀。

◎ 近期新增和現有確診病例。

圖片來源:騰訊新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實時追蹤」,截至 1 月 7 日

在這輪疫情中,相較於病毒帶給西安人的災難,疫情防控過程中頻頻出現的事故更加令人難過。

「西安孕婦流產事件」,「西安網友父親心絞痛病發被拒診後去世」,「西安男子被 3 家醫院拒診最終猝死」,「西安又一孕婦流產,警察護送被拒診」……

不斷重新整理的確診病例與不斷沖上熱搜的事故新聞,仿佛都在指向西安——防不勝防。

為甚麼西安的防疫表現未能符合公眾的預期?

一個解答是 1 月 6 日,國家衞健委發布的權威解讀,指出西安此次疫情防控的難點是「人口基數巨大、人口密度高 …… 人口流動性強 ……」等原因。

◎ 國家衞健委專家解讀西安疫情。

但如果對比國內其他幾個受疫情影嚮的城市,這似乎很難解釋西安的防疫效果。

比如人口基數方面,國內的七個超大城市(上海、北京、深圳、重慶、廣州、成都、天津),防疫表現都遠優於特大城市西安。

中國一共有 14 個特大城市,除西安外,還有武漢、東莞、杭州、佛山、南京、沈陽、青島、濟南、長沙、哈爾濱、鄭州、昆明、大連。都是特大城市,但西安此輪的表現也遠比其他城市要讓人擔憂。

而人口數量遠遠小於以上城市的許昌,卻在本輪疫情中確診數量僅次於西安。

可見,人口數量並不是疫情防控最重要的難點。

那麼,人口密度呢?

中國人口密度最高的兩個城市深圳、上海,在發現本土病例或境外輸入病例後,當地政府立即採取措施防疫,目前有效地控制了疫情形勢。

即便是以流動人口數量、城市交通發達程度等來看,深圳、上海和其他一些超大城市,也比西安要多,要發達。這些因素也不是西安疫情爆發的主要原因。

是西安的醫院資源不夠嗎?

但以現有的醫療救治定點醫院和發熱門診的數量來看,西安是上海的 2.9 倍,深圳的 1.8 倍。

就醫療資源來說,西安並不缺乏。

那是因為西安的核酸檢測機構不夠多嗎?

核酸檢測作為排查新冠病毒的重要手段,其檢測機構數量確有影嚮,但並非關鍵。

首先,人口規糢與密度最為相近的西安與鄭州,在檢測機構數量上呈現了較大的差別,鄭州的核酸檢測機構為西安的 1.6 倍,而確診人數僅為西安的 3.3%。

其次,如果從人口密度來看,深圳、上海分別是西安的 6.9 倍、3 倍;而前二者的核酸檢測機構數量則為西安的 2.1 倍、2.8 倍。

擁有千萬級人口的大城市中,更高的人口密度理應有更多的核酸檢測機構,這幾個比例卻意味著西安的核算檢查機構並沒有嚴重缺乏,因而並不是決定性因素。

再者,核算檢測機構數量多不意味著效率高,那檢測速度會對疫情防控有關鍵影嚮嗎?

以公開資料大致估算幾個城市的全員檢測速度,鄭州的全員檢測速度最高,平均每分鐘 3.5 萬人,其他城市的檢測速度皆低於西安。

不僅如此,上海這個全國人口名列前三,醫療定點救治醫院和診所都不占數量優勢的城市,從未做過全員核酸檢測 ,而是執行精準防控策略。

上海採取了 2+4+24 原則的流調流程:

流調人員 2 小時內到達現場;

4 小時內完成流調核心資訊;

24 小時內初步查清並完成流調報告。

支撐上海流調流程的是專業人數和工作人員相對更多的流調隊伍

此外,在進行流調的過程中,上海更加註重確診病例的個人隱私,因而公眾不會看到網暴確診病例的現象在上海發生。

相比於西安封城,全員高速檢測仍然防不勝防,上海的精準防控的確更加靈活、理性,社會成本更低。

比如去年 10 月 31 日傍晚,當上海迪斯尼樂園有確診病例駐留,短短三小時內,上海便為三萬人進行了核酸檢測,沒有封城、沒有興師動眾,也沒有人心惶惶。為了安撫園內的游客,迪斯尼樂園甚至還燃起了煙花。

◎ 張文宏醫生在上海迪斯尼樂園出現病例後,對上海疫情防控的評論。不得不說,這是疫情的殘酷考驗下,充滿人性溫暖的一面。

而這,考驗的正是一個城市的治理智慧。

疫情防控的正確姿勢,或許正如張文宏醫生所言:

「陶瓷店裡抓老鼠。」

是將疫情當作天降大敵,死守規定、命令,僵硬應對,還是將疫情作為常態,專業而柔性地處理,是不同城市的選擇。

而承擔這一選擇代價的,則是每一個生活在這座城市的人。

來源:明白知識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