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米華壞了江湖規矩

洗米華壞了江湖規矩

文:鍋蓋斯基  

把賭場開到內地,搶了澳門賭場的生意,不把大哥放在眼裡。

三條中犯一條,就小命難保了,更何況洗米華犯了三條。

洗米華壞了江湖規矩

還有2個月又要到春節了,這個黃金周能有多少人到澳門玩,直接影響澳門賭場的生意。

2021年的春節,只有9.1萬人到澳門旅遊。

疫情爆發前的2019年春節,到澳門旅遊的人達到了121萬人,光是內地遊客就將近90萬。

內地遊客是澳門賭場上的搖錢樹。小樹一搖,遍地元寶。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澳門成為賭城的歷史,比拉斯維加斯還要長。

但很長一段時間內,拉斯維加斯的名氣蓋過了澳門,直到21世紀初,澳門才挽回面子。

2006年,在總營業額上,澳門賭場超過拉斯維加斯,成為全球第一賭城。

到2013年底,澳門博彩業年收入已經是拉斯維加斯的7倍。也就是說,其一個月的收入,就超過了對方半年的收入。

澳門的面子是靠什麼搶回來的?

貴賓廳。

亞洲責任博彩聯盟創設主席蘇國京說過:

如果沒有貴賓廳,就沒有澳門博彩業。

無論是澳門還是拉斯維加斯,賭場都有中場和貴賓廳兩種配置。

這兩種配置,約等於斯基吃飯時的大廳和包廂。

區別是,一般上包廂吃飯,靠的是人頭。服務員看你人多,可能就把你帶進包廂了。

但上貴賓廳可沒那麼容易,至少得先準備50萬澳門幣賭資。

 

別的地方吧,對貴賓廳沒那麼上頭。拉斯維加斯貴賓廳收入佔賭博總收入的四成,但在澳門,七成收入來自貴賓廳。

那貴賓廳裡的頂樑柱,又是些什麼人呢?

大概10年前就有數據說,澳門的賭客9成是內地人,所以澳門貴賓廳裡大多也是內地的豪客。

2014年之後,受內地經濟影響,去貴賓廳裡的豪客也少了很多。

其實,內地富商不是貴賓廳最肥的客人,「領導」們才是。

澳門有一個疊碼仔在2014年時,遺憾地表示:

現在貴賓廳裡已經很少見這樣的人啦。

這樣的人,一般是指企業出面招待的領導。這些人出手狠辣,因為輸了也不是自己的,一把下去就是幾十萬。

 

當然,也不是所有「領導」都只盯著企業的招待錢包,他們也會自己想辦法搞定賭資。

廣東東莞市樟木頭鎮原來有位鎮長叫李為民,他為了到澳門賭博,挪用了超過1.1億的公款。

憑實力挪用的公款,最後憑運氣輸掉了9000多萬。

不過李鎮長還是一名有擔當的鎮長,在法院公開審理時,他當庭表示:

相信自己所有財產能還清這筆欠款。

1.1億相當於欠發達縣當時一年的財政收入,李鎮長能還清,只能歸功於賭術了得。

那些年,熱衷於賭博、研究賭術的也不止李鎮長。

瀋陽原來有位叫馬向東的副市長,據說隨身帶《賭術精選》、《賭術實戰108招》等書籍。

不但是賭場上的貴賓廳喜歡盯著這類官員,連國外情報機構也喜歡。

2010年有份祕密報告流出,報告裡說,幾個機構稱有「證據」表明「美國特工」利誘並設圈套將前來賭博的內地官員拉下水,迫使他們與美國政府合作。

說到貴賓廳,就逃不掉這幾天的主角——洗米華。

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澳門賭場的貴賓廳就採取了承包製。

這個貴賓廳承包了,你就是「廳主」。

在澳門,廳主就是站在食物鏈頂端的主,如果不小心承包的廳排到了第一,那你就是「廳王」。

近幾年的「廳王」就是洗米華。

據說他承包了18個貴賓廳,貴賓廳一半的江山是他的。

如果洗米華安安耽耽當個「廳王」,也不會有後來的故事了。但他的野心不只是當「廳王」,而是當「賭王」。

 

「廳王」的啟動資金,現在大家都知道了,是來自「崩牙駒」的3000萬。

「崩牙駒」坐過牢,2012年底出的獄。

大家現在去翻翻「崩牙駒」,出獄後整了一個非常「佛系」的人設,雲淡風輕、作風低調、非常寬容。

「崩牙駒」當年可是個狠角色,據說是個敢把槍頂到何鴻燊腦袋上的主。

這麼一個狠角色,在澳門回歸前夕,能在粵港澳掃黑行動中強行保命。

要知道,跟他同樣狠的另外兩個黑幫頭目葉成堅、張子強,都沒能躲過內地槍決的子彈。

有人說,當年「崩牙駒」得到了高人的指點,用6個字保住了小命。

搞點事情,進去。

「崩牙駒」搞了什麼事,大家都知道,炸了當時澳葡政府警察司司長白德安的座駕。

 

就這麼一個人,最近搞出的新聞,大多是隱退。

但真正想隱退的人,怎麼會時不時搞出點新聞?

「崩牙駒」不是,這幾年他在一些小道新聞中,轉身成了一名「愛國商人」。

今年3月,還有新聞說,「崩牙駒」被海聯工委評為了「海外聯合洪門愛國人士首席代表」。

這些小道新聞,是真的小道,讓斯基找不出一個權威消息的來源。

當曾經的黑幫頭目打「愛國牌」時,不是說不行,但也得小心。

「崩牙駒」狠,洗米華也不是好惹的主。

據說「崩牙駒」出獄後找洗米華要股份,洗米華很不給面子地還了他3000萬。

就這一出,不被「崩牙駒」在小本本記上一筆,斯基是不信的。

當然洗米華得罪的可不只是「崩牙駒」,他幾乎把整個澳門賭場都得罪了。

因為疫情,澳門賭場的日子已經很不好過了。

澳門博彩收入已經差不多降到2007年的水平了。

2020年的收入是604億元,差不多是2019年2925億元的零頭。

當然,這個零頭有點大。

2021年稍微好了點,但到10月份也就700多億元。

看看賭王家澳博控股今年第三季度的財報,那叫一個慘不忍睹。

前三季度,公司擁有人虧了27.14億港元。

就是賭王家族,也經不住這麼個虧法。

賭王都在虧的時候,太陽城集團不虧一點,也不合適。

太陽城集團前兩年虧了將近有30億,還整得自己有點資不抵債了。

斯基翻了下太陽城集團的財報,從頭到尾沒提到過自己的線上業務。

2019年,國內媒體都指名道姓揭露它了,它還能死鴨子嘴硬,說:

太陽城集團沒有經營任何網絡博彩業務。

玩得好一手文字遊戲。

媒體點名的是太陽城集團實控人周焯華,人家回應用的是「太陽城集團」。

沒毛病,太陽城集團確實沒玩網絡博彩,玩網絡博彩的是實控人。

 

這招忽悠下韭菜可以,想忽悠其他人就沒那麼容易了。

大家想想,澳門一半的貴賓廳掌握在洗米華手裡,他要是把這些最有價值的羊毛轉移到線上,澳門半個賭場豈不是要被掏空?

掏空澳門半個賭場,約等於掏空半個澳門。

加上他又在東南亞搞線上線下O2O,一下子就能把盤子做大。

2019年的時候,媒體就揭露說:

太陽城網絡賭博在內地每年的賭註額在萬億元以上,相當於中國彩票年收入的近兩倍。

太陽城網絡賭博每年的盈利更是高達數百億元,這些資金通過地下錢莊流向境外。

還有一個數據是去年9月透露的,說我國每年從境內流出的涉賭資金超出一萬億元。

兩個數據合起來看就是,從境內流出的萬億涉賭資金,大多到了洗米華的口袋。

而且,是每年!

 

所以,前兩天洗米華被通報的時候,提到涉案金額時只用了「特別巨大」四個字。

特別巨大,真的大到不方便透露。

斯基再來帶大家擼一下邏輯線:

洗米華一頭掏空了澳門半個賭場,一頭把境內資金轉移到境外,兩頭截胡。

這種搞法,真的有點壞了規矩。

看看以前真正的賭王,那覺悟不是洗米華捐個幾千萬就能趕上的。

 

賭王一開始就表態說,公司將每年利潤的10%用於慈善事業,90%用於發展澳門經濟、工商事業。

2003年,賭王用600萬港元買下了流失100多年的圓明園豬首銅像,2007年又用6910萬港元買下了圓明園馬首銅像。

這些銅像,他都全部無償交給國家博物館保存。

但以上那些原因,都不足以讓洗米華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他最壞了規矩的地方是——通過網絡博彩把富人遊戲,搞上了窮人的牌桌。

来源 老斯基財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