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宏落馬折射習近平的困境

王岐山

文:譚笑飛

十月二日,中紀委對董宏進行調查。由於董宏與王岐山關係密切,所以外界普遍認為王岐山大事不妙。

從董宏的履歷看出,董宏從廣東開始一路跟隨王岐山到體改辦、海南省委、北京市政府和中紀委,前後近二十年。這樣的工作調動,不是董宏一廂情願能做到的,只能是王岐山特意安排,走到哪裡帶到哪裡。這說明王岐山對董宏非常信任和賞識,董宏對王岐山非常忠誠而且工作得力。在中共官場,這種關係基本可以解讀為王岐山與董宏在政治上是一個人。俗話說,打狗還要看主人。習近平拿下董宏,不會不清楚這一點。此外,董宏曾任中紀委巡視組組長而且已經退休多年,此時中紀委不顧家醜去翻其舊帳,似乎是「看著主人打狗」,針對性就很明顯了。

中共的權力鬥爭都是以經濟問題為藉口,方式上是從親信、祕書和司機等人開始。調查這些人就相當於調查高官本人,如果高官保護不了這些人,那麼他也基本保護不了自己。王岐山沒有自己的派系勢力,而且早已卸任常委,目前所擔任的中共國家副主席是個虛職,沒有任何權力。王岐山還有一個二十多年的貼身祕書周亮,現任銀保監會副主席。如果周亮也落馬,那麼王岐山的落馬就可以倒計時了。

從一般常理來推測,習近平不應該對王岐山下手,原因有三。第一,無論主觀上還是客觀上,王岐山都不對習近平構成威脅。第二,王岐山與習近平默契配合聯手打虎,為鞏固習近平的權力可以說是盡心竭力,勞苦功高。第三,反面負效應後果嚴重。如果王岐山被拿下,一方面習近平等於承認「打虎」是錯誤的,相當於自我否定;另一方面,習近平的親信不免心中打鼓,紛紛預留後路。這對習近平來說無異於自斷臂膀。

董宏落馬的原因,筆者認為是習近平對江派妥協的結果。習王打虎,江派損失慘重,連二號人物「慶親王」曾慶紅都一度岌岌可危。中共的權鬥到了這種程度,「你死我活」就不再是形容詞了。江派必然一直在等待機會瘋狂反撲,當然畢竟習近平目前是黨魁,所以江派將矛頭指向了王岐山,而時機就是中共和習近平目前的困境。

中共現在可以說是內外交困,焦頭爛額。中美貿易戰刺破了經濟泡沫,引發了一系列連鎖反應開始惡性循環,如企業破產、工人失業、財政收入銳減,從而進一步激化了一直被掩蓋的各種危機和社會矛盾。中共在香港騎虎難下,鎮壓反送中運動並強推港版國安法,招致香港民眾更加頑強的抵抗和國際社會的制裁。隱瞞中共病毒疫情,導致國際社會的調查和追責浪潮,美國則新帳舊帳一起算,開始與中共全面脫鉤。這些都直接危及中共的獨裁政權。同時,中共上層內部矛盾公開化,習近平與李克強互相拆台;中共黨內不同聲音此起彼伏,任志強和蔡霞公開批評習近平。中共內部也處於分崩離析的前夜。

中共走到這一步,是中共邪惡本性所背負的累累罪惡的必然結果。習近平恰好是現任黨魁,這些問題在他任內集中爆發,與他的決策有直接關係,那麼習近平就要面對所有這一切。而且習近平還想繼續連任,那麼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江派大概認為反撲的時機已經成熟,於是向習近平發難。很可能習近平與江派再次達成妥協,王岐山就成了一顆棄子。那麼也只能說明習近平已經走投無路,不得不放棄王岐山。

問題在於,江派一定會步步為營得寸進尺,習近平現在保不住王岐山,將來就保不住自己。根本原因是習近平在試圖「保黨」。要保黨,就要掩蓋中共的滔天罪惡,那麼就要包庇罪惡的元凶,這就相當於主動授人以柄。可見習近平的保黨即使在中共體制內也是作繭自縛。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