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為何不在最後的時刻停下腳步

習近平

文:喬劁

最近有一個廣傳網絡的大陸官場新聞外加一個政治段子,基本意思是「習近平親信牛哄哄的進會場抓人,所有黨官當場大小便失禁。」看完之後、笑完之後,卻讓人深思。

有報導說,習近平十八大掌權的這5年任期內,在中紀委安插親信,其中說的是一個副省部級幹部徐令義,他在被任命擔任派駐地方的巡視組組長後發生的故事。這個故事與王岐山的經歷有點像。

近日有親江的美媒渲染說,習的舊部徐令義當年帶隊巡視時,可以隨時讓省委書記召開省委擴大會議,徐的人馬直接衝進會場抓人,被抓者當場嚇癱。

自由亞洲電臺11月23日發表專欄文章稱,習近平靠著在中紀委裡先後安插的「之江新軍」趙洪祝和徐令義兩名心腹,調查周永康、令計劃、孫政才等重大案件。

徐令義被習近平安插進中紀委之後,所擔任具體職務,除了駐中央辦公廳的紀檢組長和赴重慶「回頭看」巡視組組長,也還擔任過赴河南和江西等地的巡視組組長。

據黨媒報導,徐令義在擔任中紀委駐中央辦公廳紀檢組長期間,不到一年時間就調查處理違紀違法問題103起,平均每三天查處一起。

三天就能查清楚一位高官的罪行?不需要三天,禿頭上的虱子,天天都擺在那裏。

據知情人說,沒有一個是被冤枉的,不貪不爛不可能升級到這麼高的位置上去,這是江澤民掌握實權二十多年來提拔官員的衡量標準。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時任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仕途就是一個標準答案。

當年,薄熙來在大連市長的位置上好多年都沒動靜升遷,後來三呆婊在薄三兒他爹薄一波的慫恿下,全家出動去大連「視察」。在薄熙來伺候滿意的情況下,江向他透底,誰鎮壓、殺戮法輪功修煉者越狠、越多,升官越快。薄熙來馬上照辦,很快就被提升為大連市委書記、遼寧省常委、省長,商務部長、重慶市委書記,然後被捕,進秦城監獄。據該監獄圈子的人講,去年12月死在監獄裡。

有文章稱,徐令義的名字讓每個被他巡視過的省份內的省委書記和省長聞之顫抖。十八大,中共官場曾一度流傳「寧見閻王,不見老王」的說法。十九大,王岐山咋樣了?

◎ 徐令義的權力

徐令義前後巡視過的幾個省份裡,即使省委書記和省長最終被「審查」過關,但在位或者在當地退位的副省部級官中,都有好幾個被「雙規」後判刑。這是業績。

有媒體報導說,在地方各省巡視的過程中,徐令義的權力大到隨時可以令省委書記招集省委擴大會議。這種會議場合,省委書記雖然是仍然坐在會議主持人位置上,但卻要看著「列席」會議的徐令義的眼色行事,接下來的場景就是:

「突然有兩個身著鐵灰色無徽章制服的壯漢,徒手衝進會場,接著徐令義就會高喊一聲某某某站起來!然後,這個被點名的副省部級幹部往往都是雙眼緊閉,兩腿癱軟,被兩個灰衣人半架半拖的弄出已經彌漫起一股嗆人的尿臊味的會場……。」

為什麼整個會場裡的高官都嚇尿了呢?!

◎ 徐令義的履歷

據中共官媒新京報2017年8月24日以《這個中央重要崗位有變化:駐中辦紀檢組長換人》為題報導說,2015年3月底4月初,中紀委首次向中辦、國辦、中組部、中宣部、中央統戰部、全國人大機關、全國政協機關等7個黨和國家機關,正式派駐紀檢組。

7個派駐紀檢組中,駐中辦紀檢組負責綜合監督中央辦公廳、中央政法委員會機關、中央政策研究室、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辦公室、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央黨史研究室、中央檔案館、中央保密委員會辦公室等9家單位,徐令義為首任組長。

徐令義咋這牛呢?什麼情況?

公開信息顯示,徐令義生於1958年4月,早年在江蘇省軍區服役。20歲起,他在家鄉浙江當過5年中學教師,此後從溫州市委宣傳部一名幹事做起,歷任溫州市委常委、樂清市委書記,浙江省委宣傳部副部長等崗位,於2005年起開始擔任浙江省委副秘書長。

2008年,徐令義離開浙江赴京任職,擔任國家信訪局副局長,2014年調任中央文明辦專職副主任,一年後2015年轉任駐中辦紀檢組組長。

◎ 中央巡視組組長徐令義一年多走人

從2016年7月啟動的十八屆中央第十輪巡視開始,徐令義開始擔任中央巡視組組長,先後向六個省份殺出「回馬槍」、開展了巡視「回頭看」:江西、河南、北京、重慶、雲南、陜西。

這六個省份中,三個省份巡視「回頭看」結束後,有省部級及以上官員落馬:重慶市委原書記孫政才,河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書記吳天君,陜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西安原市委書記魏民洲。

新京報報導說,徐令義2015年進駐中辦一年後,紀檢組於2016年4月亮出成績單:「調查處理103起違紀問題,處理或決定處理103人,其中,談話函詢49人,給予或擬給予黨紀輕處分和組織處理38人,給予或擬給予黨紀重處分15人,移送司法機關的1人。」

徐令義稱,調查處理的這103起問題,「沒有出現過一起『打招呼』(講情)的情況。」也就是都被震住了,都以為習近平要動真格的。但是,到了2016年,習近平與江澤民暗地裡做好了交易,說的再明白點兒,那就是江擺平了習近平。形勢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很快王岐山就覺察到了。

報導說,2016年4月20日,150餘名中央紀委派駐紀檢組和中央直屬機關紀工委、中央國家機關紀工委的領導班子成員走進中國紀檢監察學院,進行為期5天的培訓。王岐山出席開班式並講話。隨後5天裡,5位中紀委領導先後走上講臺,圍繞多個專題為培訓班授課。

2016年7月4日,《中國紀檢監察報》刊發了一個頗為奇怪的報導,「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紀委副書記趙洪祝主持會議,中央紀委有關領導楊曉渡、吳玉良、劉金國、楊曉超、李書磊、徐令義出席會議。」而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只出席了此前一天的扶貧領域監督執紀問責工作電視電話會。

報導說,7月26日至27日,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 迎接黨的十九大」專題研討班在北京舉行。據央視《新聞聯播》電視畫面顯示,徐令義參加了此次研討班。

2017年8月23日,《中國紀檢監察報》刊發中紀委駐中央辦公廳紀檢組組長舒國增的署名文章《學習重要講話精神要入腦「走心」》。

報導說,此系舒國增首次以駐中辦紀檢組長的身份亮相。這表明,原來擔任中央財辦副主任的他,已接替徐令義,出任駐中辦紀檢組長。舒國增比徐令義還大兩歲。徐令義為什麼走人?三呆婊江澤民要換自己人。

2017年10月18日召開十九大。江澤民在主席臺上就座,習近平左手邊是江澤民,右手邊是胡錦濤。習照著王滬寧組織的稿子念了3個半鐘頭。回座位前,習先主動與兜著「尿不濕」的江澤民微笑握手,然後才與胡錦濤握手。胡錦濤指著自己腕上的手錶,意思是告訴習「你的講話快4個小時了!」習的表情像打了雞血,顯得極其亢奮,似乎還有精力再侃4個小時。

作完報告,習近平回到座位,先與江澤民握手,然後才與胡錦濤寒暄

回到座位時,胡錦濤指著手錶告訴他:時間太長了!習近平一副洋洋得意的表情

習近平的這個表情過去沒見過,很自負,很自我感覺良好。胡錦濤的感覺跟不上習核心,略感尷尬和失望,江在旁邊暗自得意

此時,王岐山從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的職位上一跟頭栽到普通黨員。王岐山的位子讓給了江澤民的馬弁趙樂際。

而徐令義呢,讓高官們尿褲子拉褲子的資格只享受了一年就走人了,雖然十九大沒有離開中紀委,但擔任的職位是中紀委常委兼副書記,八個副手中排行老六,也就是個聾子的耳朵。

◎ 一個耐人尋味的政治段子

網路上熱傳過一個有關王岐山反腐打虎的政治段子:

某次會議最後,王岐山突然發言:「今天會結束後,有兩個人需要留下!」

說完,他端起水杯喝水,然後低頭看手裡的名單。全場頓時鴉雀無聲,連根針掉在地上都聽的見。半分鐘過去了,空氣中漸漸飄起一股尿騷味。

王繼續說:「這兩個人,一個是國企幹部,一個是政府裡的。」

說完他再次停下來。慢慢地,會場裡惡臭味漸起。

最後,王一字一頓的說:「這兩個人就是一汽的徐建一和雲南的仇和。你倆留下,其他人可以走了。」

大家散去後,會場已經污穢不堪。

上述這個看似政治段子的現實版,暗喻中共官員沒有一個是乾淨的。

一汽集團公司董事長、黨委書記徐建一與雲南省委副書記仇和都是三呆婊江澤民的馬弁。兩人均在2015年3月15日中共人大會議閉幕日被調查。

根據中共的公開數據,從中共十八大到十九大的5年中,被打掉的大小「老虎」和「蒼蠅」多達140萬,查處的省軍級以上的黨員幹部和其他中管幹部440人,處分廳局級幹部8900多人,縣處級幹部6.3萬人。

其中包括原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前中共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及被江氏內定為「接班人」的薄熙來、孫政才等人。

但是,江澤民呢?習近平沒動這群惡人的老大!所以,無論怎麼掐,只是狗咬狗一嘴毛。

現在是「天滅中共」的最後最後歷史階段,習近平在不歸路上已經走的太遠太遠,難道你就不肯在被徹底銷毀之前停住腳步?!

人民報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