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花燕事件內幕:慈善機構給你講了一個恐怖故事

吳花燕

昨夜,吳花燕,靜悄悄地走了。留下一首詩。

另一條新聞上了熱搜:貪官房間裡全是柜子,裡面塞滿了2億元鈔票。還有一條新聞,貴州原副省長王曉光落馬,曾經倒掉4000瓶茅台。這三條新聞放在一起,對衝出一個特別令人震撼的畫面。好一個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然而,這是真相嗎?

痛罵(已經落網的)貪官,對「貧困」女孩拋灑無止境的同情,在任何角度是好的,也是安全的。卻未必是全部真相。

今天我們公眾號會盡最大努力,復盤真相。

1

在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籌款的內容及相關新聞裡,講了一個目眥盡裂的故事。

4歲喪母。18歲爸爸也因為肝病去世。去世後,只能和大伯一家住在一起。剩下她和弟弟相依為命,每個月靠300塊低保生活。為了省錢,她從不吃早飯,每天僅花兩塊饅頭或一塊錢買白米飯伴著辣椒吃。

長年累月的節儉和營養不良,導致了吳花燕發育很差,1.35米,體重一度輕至43斤。眉毛全部脫落,腳上有潰爛。直到日復一日病重到不能行走,被同學硬背著上了醫院。

募款文案就是知音體,仿佛作者就在這對姐弟身邊:「弟弟,你還是帶姐姐回家吧,咱麼不治了。」瞬間引爆了媒體,於是底下的募捐鏈接也迅速湧進大量善款。在不到五天時間裡,就募滿了兩個平台同時上線的兩個項目,一個60萬,一個20萬。

80萬,全部籌滿。

而同時,誰也沒想到的是,9958兒童救助中心,籌到80萬的第二天,又迅速開了一個募捐項目,借著新聞熱度,又迅速募夠了上限20萬。

而根據新聞報道,吳花燕對此自己並不知情。

她不知道自己驟然被推上了超高的關注度,也不知道自己的項目,在兩個平台上幾乎是不到五天之內同時募款並且得到了100萬+的善款。後來得知這個消息,她非常不安。曾經徹夜難眠。哭著說我沒有他們寫的那麼不堪,我身邊一直都有很多人幫助我。

隨即,更多的資訊曝光,引發了質疑。她弟弟恰好在視頻中採訪曝光。

吳花燕在新聞和籌款平台上被寫成了一個現代的白毛女,落差大到足夠讓觀眾下巴掉到地上。

2

就像那種每個月都只能啃饅頭或吃辣椒拌飯的描述,也太反常了。

我見過貴州貧困戶。我也去過貴州有關中學小學,認識不少這樣的貧困孩子。

第一, 有營養餐。是國家財政配發的。定額10元一天。每個孩子都有。

第二, 姐弟倆的父親在吳花燕18歲才去世,之前還有奶奶,家族裡還有大伯。就算是貴州山地貧瘠,絕對不至於每天只能啃一個饅頭過活。說難聽點,她們就算每天去學校食堂撿剩菜,學校周圍的小飯館討飯,或村上的鄰居隨便給點,也不至於餓成這個樣子。

所以當時我看到照片就判定,吳花燕是有病。

導致生長發育緩慢的病,極有可能是先心病之類的,或其他一些內臟器官的慢行疾病,又或者是遺傳的特徵,個頭偏矮小。

再或者有這樣的一種可能性,她還有一直照顧弟弟,家裡周圍的每一個人都要求她照顧弟弟,她自己也就漸漸「自願」地,有好吃的都得優先給弟弟,在重壓的生活下,日復一日,她得了厭食症。

不管怎樣,吳花燕都不是這個慈善機構描述的那種過去二十年吃不起飯的白毛女。仿佛活在萬惡舊社會的難民。

這個描述,讓吳花燕徹夜難眠,深深內疚。她覺得對不起高中時幫助她的班主任和同學。也對不起自己現在學校的校長、老師,還有一直都有幫助她的鄉親們。

2019年10月30日,凌晨4點40分,她都還醒著,給一位一直資助她的老師王珊發信息:「如果當初一篇報道都沒有發出去,那我寧可選擇回家,等待去另一個世界完成我的夢想,去寫我的詩,過著沒有悲傷的生活。「

吳花燕真的從來沒有得到過人間的溫暖嗎?

實際上,根據封面新聞的調查了解,她所就讀的貴州盛華職業學院不僅免除了她的學費,並且每年資助她獎助學金7000元。學院有位老師,還另外每月資助她500元。

貴州銅仁民政局回應批評時說,據查,從農村低保制度實施以來,吳花燕所在的松桃縣民政局為吳花燕姐弟長期發放低保金,並兩次發放臨時救助金。鑒於其姐弟生活困難現狀,民政部門緊急啟動急難救助程序,解決2萬元急難救助金。

這些還沒有列舉貴州學校裡由國家財政撥款的營養餐。以及村裡的救助或好心鄰居的接濟。

 

3

吳花燕,她病了。她的病容和病情令人觸目心驚。她確實需要幫助。她也正在得到幫助。

但不是以這樣的方式。

再加上籌款平台編織出來的「悲慘善良」的姐姐形象,最大限度地激發了公眾的愛心。

偏離了事實。為了刺激公眾愛心,把已經成長到24歲,而且還上了大學的吳花燕描述成一個從小到大沒有得到過外界援助,生活在一個極度冷漠的世界裡的女孩,把她的現狀,歸結為要照顧弟弟,而自己只能吃饅頭和米飯拌辣椒的「聖徒姐姐」。

聖徒的對面是什麼?周圍的人都是惡魔嗎?都是吸血鬼嗎?都見死不救嗎?

在9958立項籌款之前,在鋪天蓋地新聞報道之前,在9958公益機構給孩子貼上標籤之前,事實是怎麼樣的?

吳花燕所在的學校明明免了她的學費。還給了兩份月收入600元的勤工儉學工作,其中一份就是擦擦飲水機。加上民政局的低保300,和另外一個老師每個月資助的500元。

而那個聳人聽聞的籌款新聞,把吳花燕周圍付出愛心的人們全部抹煞,新聞發布和籌款行為本身,根本就沒有得到吳花燕本人和她弟弟的同意。

根據封面新聞報道:

「學校黨政辦副主任張輝偉介紹,這其中,便有一個名為「9958」的慈善機構,主動聯繫到吳花燕的弟弟,稱想幫他們籌款。隨後,該慈善機構在某公益平台上發起共計100萬元籌款計劃。

從10月25日開始籌款,短短5天時間,便籌得600443元。但吳花燕本人及家人親友,卻是在該籌款項目發布之後,才知道在該平台上,有這個籌款項目。

令人意外的是,除了在這個平台籌款,「9958」還先後間隔兩天時間,在另外一個公益平台發起兩期總計40萬元的愛心籌款。

吳花燕的姐姐吳玉榮告訴封面新聞記者,「這40萬的籌款,吳花燕本人並不知曉。」

把這個事兒說白了吧,就是有人用吳花燕的病,編了一個超級悲情的故事,刷出來熱度,然後迅速募集了100萬的善款。

而吳花燕為此一直痛苦不安,她哭泣,失眠,試圖澄清,擔心傷害周圍的人,這成為她人生最後三個月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為了賣慘,故事作者抹去了所有曾經幫助過吳花燕的人,甚至包括我們這個社會,都當了一回「冷漠布景」,以襯托女孩的急需錢而且應該得到救治的境遇。

效果很好,但,無恥!!!

吳花燕本身,就足夠引起社會的關愛和同情,一個遲遲無法長高,一個營養吸收有問題,一個愛寫詩但心臟逐漸衰竭的女孩,本身就有足夠的理由,說服我們為她捐錢治療,為何還要造假?

某些人,不賣慘,就不會說話,就不能募款?哦,仔細看完整個籌款項目,就明白了。吳花燕需要治療,但不可能是100萬這樣高的額度。

募款的9958必須得把故事講得足夠撩動公眾的淚點,才能有足夠的熱度,才能滿足她們分成兩個平台,高達100萬的瘋狂籌款目標。

100萬是什麼概念?

白血病病人(需要移植骨髓)的常規募款,不會超過50萬-60萬。

像小鳳雅這樣的孩子,眼母細胞瘤的全程治療,費用在5-10萬,絕對不會超過20萬。

好吧,9958緊急救助中心一天裡利用吳花燕募得了100萬+的善款,這些錢,幫到了吳花燕嗎?

沒有。沒有。沒有。撥款連零頭都沒有。

吳花燕本可以去中國最好的醫院,去確診她是否患有厭食症,除了營養缺乏引起的心臟膜瓣問題,當天就藉助聳人聽聞的新聞熱度募集了100萬的9958,一直到吳花燕昨天夜裡去世,她們一共給吳花燕所在的貴州某醫院在過去3個月中,一共給吳花燕撥款多少,你們猜。

2萬。

剛剛我們會同專業人士翻遍整個9958的項目公示,確認了這一點。她們募了100萬,給小吳所在的貴州某醫院撥款2萬。「收取6%作為執行成本」。 【執行成本6萬,撥款給病人2萬】,現在病人已經逝去……。

嗯,你們100%都拿去吧。

但是,大家懷著滿滿的愛和同情,給這個姑娘加持續命的一百萬,一直到她死,她並沒用上。

一個生來不幸的女孩,到了人生的最後時刻,還被一群禿鷲,刷了一波眼球,而她,並沒有得救。

4

如果一個往下水道倒茅台酒的副省長,真的能以民生為念,他就會把精力用於自己轄區的脫貧,女童的教育,先天疾病兒童的醫保和慈善救助。

帶領企業設立一個慈善基金,拿出他倒掉的那4000瓶茅台,用於救濟貧困家庭的先天疾病的新生兒,很難嗎?

把扶貧工作落到實處,甄選真正的貧困戶,從大病醫療到孩童教育,很多錢嗎?他所貪污的數字,遠遠趕不上他懶政惰政,浪費掉的公共資源和公共資金吧。

吳花燕應該是這樣活下去:

當她出生,獲得免費的體檢,馬上可以得知她可能患有先心病,於是在第一時間,可以申請貧困家庭的新生兒醫療救助,在最佳時段做手術修復。

當她喪母,應該有社工介入她的家庭,如果發現她父親無力撫養,要麼是由福利機構、寄養家庭代養,要麼是由財政或慈善事業給出足夠的善款,助養她和弟弟成長。

這不是隨機發生的,而是一個有效的社會福利救濟體系規範運作。

孩子不是荒野裡的小花,隨機等待著某一場雨,或某一陣風。

社會救濟體系針對這樣的貧困大病家庭,是有效的、無一例外地普惠存在。

吳花燕等到了2019,這個時期,兒童救助體系已經進步不小。

有營養午餐,有貧困補助,有愛心人士捐助,有學校免學費和勤工儉學的收入。知名網友@也要楚天闊透露,她曾經諮詢相關醫療政策,貴州省副省長陳鳴明回應,貴州早在2015年就實行大病保險了。

9958在籌款文案和發布新聞中把一直在幫助吳花燕的學校、社會、鄉親們甚至當地政府國家福利全部抹殺,全部映射成冷漠無情,而自己靠煽情籌款100萬,只撥2萬。

我在微博發出質疑後,9958不敢在微博回應我,但馬上緊急更新了項目,項目裡說明回應了,她們確實從頭到尾就撥了2萬。也承認了政府給吳花燕全包治療。所以,100多萬其他款項她們未來「另行安排。」

如果大家覺得9958隻有吳花燕這一個么蛾子,就太小看她們了,光2019年,9958在水滴籌平台籌了 5000w。

許多項目都是重複籌款!而她們的撥款,卻始終語焉不詳,綜合看來,撥款不足30%,像吳花燕這樣撥款不足2%的,比比皆是。我們會在後續的文章中深入分析。執行費用都是收取6%,在其他平台籌款後再收取6%。

但對於吳花燕來說,她人生中最需要的,是真正的醫療,以及有人出來拿掉她身上的擔子,她不需要承擔任何事,只應該像個孩子那樣,任性自由地長大,只應該像個孩子那樣被照顧。她不需要生來就背負著另一個人,或背負著另一個家庭。

吳花燕真正入院並驚動全國獲得捐贈時,病情應該已經很危險。

如果心臟出現嚴重問題,她不應該只留在貴州看病。

以前看不起病是沒錢,現在有錢了,她為什麼不能去北京上海大醫院?她不僅有錢了,還有了極高的關注度,為她募款的9958更是慈善界的扛把子,為什麼不能讓她轉院到北京,邀請專家會診?

她沒有得到這些相應的醫療資源。

她的不幸,她的悲慘遭遇,被寫手扭曲後,變成了一個賣慘的故事,吸引了天價的流量和百萬捐款——而在她最後苦苦掙扎求生的3個月裡,9958給她所在的醫院,一共撥款2萬元。

按照《慈善法》,吳花燕病亡後,這筆善款將歸屬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支配」。今天早上我們還能在水滴公益上看到9958關於吳花燕的籌款項目。截止我們發文,該項目已經被刪除,無法查到任何信息。

花燕離開人世前,有家人陪伴,有很多人愛過她。感謝這些一直在默默幫助花燕的愛心人士、學校、老師、同學和地方政府,有他們,我們始能明白,這個社會不是像9958說的那麼冷漠無情。

@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給大家講了一個恐怖故事,撩撥了人心痛點,狂卷100萬。吳花燕的遭遇恐怖還是她們機構的操作更恐怖,大家自行感受。

燕子走了。

走了也好。不再被吸血,不再被消費。不再負擔不應該是你的重擔。

祝你來生,從此做自己,天堂裡再沒有禿鷲盤旋圍繞,起起落落。

關於9958,插播一下:公眾大概不知道她們2018年被爆在辦公室養狗,員工負責給狗做營養餐,看圖……狗,肯定吃得比我們和吳花燕吃得有營養多了。

這是9958辦公室裡用橄欖、金槍魚、銀魚精心做營養餐伺候的愛犬。

而9958,請看看吳花燕的最後的笑臉,再公開回應大家的質疑。

文章來源:女拳文化 微信公眾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