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禍武漢肺炎罪責 中共拋撒反美假資訊

文: 唐聿

三月十二日,華春瑩[1]的繼任、中共外交部新任發言人趙立堅在推特上轉發中共喉舌《環球時報》刊出的美國國會聽證視頻片段,並推論說「美軍把武漢肺炎疫情帶到武漢」。趙立堅對美國連發三問,句尾均用驚嘆號,並蓄意高呼:「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

此舉一出,全球嘩然,因為這是當著全世界的面,公開大耍無賴。

《紐約時報》中文網三月十四日發表題為《中國外交部推動陰謀論》的疫情簡訊,簡訊評論中共此舉「沒有絲毫證據支持這一觀點,但它得到了中國外交部的官方支持」。

中共為何在此時急於將武漢肺炎病毒的來源(責任)轉嫁美國呢?本文從前提、核心、方式和效果四個方面進行剖析。

前提:中共對西方的迷惑與滲透

民主、法治、信仰與自由是美國立國之本,中共則反其道行之,獨裁、專制,奉馬克思主義無神論為圭臬。前蘇聯解體後,美國放鬆了對共產主義危害的警惕。一九七二年,尼克松訪華,開啟了美國左派主導中共政策的潘多拉之盒,一廂情願地認為對中共的經濟開放和政治綏靖,會使這個東方共產大國走上與西方一樣的民主自由之路。

但不幸的是,美國低估了中共的邪惡。中共將西方的友好援助定義為資本主義「和平滲透」,持續在國內民眾面前,將美國塑造成「亡我之心不死」的帝國主義霸權大國。鄧小平「六四」事件之後,中共為脫罪,炮製出「反華勢力」一說,將反華勢力的標籤貼在了美國的額頭上。

中共對內煽動民眾民族主義情緒仇恨美國與西方社會,對外卻藉機巧取豪奪。國內低人權、廉價勞力產出的低成本原料和半成品幫助中共打造了一條「中國製造」的全球化生產鏈條。

近二十年來,中共在國際社會上,表面刻意淡化東西方意識形態,鼓吹全球市場化與人類命運共同體,暗地裏通過藍金黃、大外宣等手段滲透西方,幾近成功。中共對六四學生的屠殺,對法輪功信仰者的殘酷迫害,以及對新疆、香港人的鎮壓,西方社會視而不見,被中共扼住了市場的喉嚨而裝聾作啞。

西方的綏靖與縱容養肥了中共。對邪惡的沉默,就是對自己的出賣。靈魂被腐蝕,生命就要去買單。截至三月十四日,已有118個國家在武漢肺炎疫情中淪陷。其中意大利、韓國、伊朗、日本、西班牙等成為疫情重災區。外界發現,這些疫情嚴重地區或各國染疫政要,其政治立場要麼親共,要麼與中共關係曖昧。

核心:美國是中共歷來轉嫁政治危機的靶心

三月十三日,川普宣布美國進入國家緊急狀態,應對疫情。同日,川普在社交媒體上宣布三月十五日為美國全國祈禱日。川普說:「我們國家有史以來,在這種艱難時刻,一直在向上帝尋求保護和力量……」

川普自二零一六年年底贏得總統選舉後,多次公開表示,讓美國人民不要相信政府,而要相信神。白宮在川普團隊的影響下,結束了半個世紀以來對中共的綏靖政策,在貿易、科技、人權與國家安全領域全面反制中共。

這一切當然會使中共更加懷恨在心。本來,美國就是中共的頭號敵人,也是中共歷次轉嫁國內矛盾的政治靶心。但中共選在此時,惡炒武漢病毒源頭,嫁禍美國,是經過精心考量的。盤點因素如下:

1.疫情雖緩,但中國民眾聲討高漲。武漢疫情已經讓中共搖搖欲墜,疫情數字在強力維穩態勢下符合了政治站位的要求。但人民內心的憤怒隨著疫情的減緩反而難以抑制。中共試圖將這把火引燒到美國身上。

2.由於中共長期的輿情控制,使得國內有一部份人已經分不清是非黑白,煽動反美情緒有「群眾基礎」。此前,中共已經為嫁禍美國做了輿論試水與鋪墊。比如,疫情初期,中共就曾利用美國流感、美國宣布撤僑與美國入境限制政策等煽動中國人仇美。

二月二十七日,已為中共背叛了良知的鐘南山突然高調公開表示,武漢肺炎病毒疫情爆發在中國,但源頭「不一定是中國」。隨後中共各路專家出動、官媒煽風、數百萬「五毛」網軍奉命全面出擊,矛頭直指美國。三月三日,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宣布停止公布全國檢測的人數以及檢測結果為陰性的人數,而把檢測、發布權下放到各州。中共聽到這一消息如獲至寶,曲解、枉釋,動用《觀察者網》、《澎湃新聞》和國內公眾號藉機大搞烏龍,污衊美國CDC宣布停止公布確診和死亡人數,刷屏圈粉。

3.武漢肺炎疫情正在全球快速蔓延,中共乘機渾水摸魚。疫情初期,一些國家和地區已經出現排華現象。目前全球疫情迅猛,在意大利等重災區,病死率超過6%。世界衛生組織顧問朗吉尼估計最終疫情感染人數可達世界2/3人口。對中共來說,不洗白自己,這一切將是一筆政治負資產。疫情消退後,勢必會引發世界對中共的譴責與聲討,病毒來源問題將很難簡單繞過。目前,各國忙於應對疫情,無暇顧及,造謠污衊正是時機。

4.為下一步國內疫情爆發做推諉準備。如果嫁禍成功,中共將會由製毒傳毒罪犯搖身變成「無辜受害者」。中共政治性復工為的是保政權不倒,而不是顧忌百姓生命。復工所造成的疫情二度復發,是中共穩定政權須付出的代價。這個以民眾生命為全部內容的代價,蓋子怎麼才能一直捂住?嫁禍美國、轉移國人視線,這一直是中共「解決」這類難題的方案,而且,到目前為止,此計中共屢屢使用,中國人屢屢上當。

一位旅美學者三月一日在推文上揭露中共說:「我最近在研究中國疫情輿論控制,分成四部曲:喪事當作喜事辦、病毒來自美國的陰謀論(理論基礎是鐘(南山)那句病毒不是中國的)、我們又贏了(此時正在進行),第四部曲是「中國拯救了世界」,還未上演,很快就會出現。」

當下看來,中共將這四部曲合成四重奏了。

方式:栽贓言論被外界質疑和否定

下面列舉部份事實與觀點:

1.外界清楚地記得,中國疫情初期,美國曾多次照會中共方面,欲向中國武漢派出最強大的醫衛專家協助抗疫。川普總統不止一次對外界表示美國擁有世界上一流的病毒專家。但中共始終沒有鬆口,拒美國於門外。如果源頭不在中國,何必遮遮掩掩?

2.三月十三日,中國大陸互聯網傳出一份名為《疫情期間涉美宣傳指導綱要問答》的文本,列出了十一個問答,其中包括:「若美國沒有爆發疫情,如何應對?應著力於宣傳新冠病毒是美國對華人的生物戰,但要切記,只能讓紅色自媒體去實施。如果美國爆發大規模疫情,要指出美國政治體制不利於疫情防控,並大力肯定中國的政治優越性。如果美國的死亡率降低了,可指出美國政府隱瞞數據,把新冠肺炎死亡數統計為流感死亡數等。」

中共擅長隱瞞和攪混水。目前外界雖無法核實文件的真實性,但該文件內容符合中共黨性的一貫邏輯。貴州大學退休教授楊紹政三月十三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我(中共)的目的就是要攻擊對方。你做得好我從另外一個角度攻擊你,你做得差,我又從另一個角度攻擊你。如果按照他的方式就是在攪渾水,想把是非對錯顛倒。」

3.意大利一家叫《寒冬》的網絡雜誌,雜誌主編馬西莫﹒英特羅維吉表示,他的中國同事最近竟然是用了「意大利病毒」向他問候。英特羅維吉表示,他的日本朋友也被人問到了有關「日本病毒」的問題。《寒冬》上的一篇文章《病毒「去中國化」:中共宣傳如何改寫歷史》中提到左翼天主教日報《十字架報》國際版三月九日公布了一份調查報告,指出中共要求人們統一口徑,不能說病毒是源自於中國。

4.海外一位獨立調查記者發現湖北經視的一篇報導揭示,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八日,中共在武漢天河機場以實戰形式進行了一場口岸突發事件應急處置演練活動。模擬演習全過程如下:武漢天河機場海關接到航空公司報告「入境航空器上一名旅客身體不適,呼吸窘迫,生命體徵不穩定」,機場海關立即啟動應急預案,迅速開展病例轉運,兩個小時後,武漢市急救中心反饋,轉運病例已臨床診斷為新型冠狀病毒臨床診斷病例。

模擬演習離世界軍運會還有三十天,中共「神算」美軍將會選中冠狀病毒傳給武漢。但「神算」換成「安排」一詞,可能更符合人類可能接受的邏輯。

5.二月二十八日,中共外宣黨媒《中國日報》發專訪文,被訪者為上海市新冠肺炎臨床救治專家組組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關於新冠病毒源頭問題,張文宏分析:「中國只有武漢最先出現了這個新傳染病。如果是外面傳到中國來,應該是幾個中國城市同時發病,而不是有時間先後。」

效果:中共強行轉嫁罪責不再新鮮,反促國際社會清醒

中共外交部推卸責任、指責對方經常用的一句話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但這句話似乎每次都是對中共自己境遇最真實的寫照。趙立堅代表中共官方的語言暴力,引起了美國各界的不屑和憤怒。

三月十三日,有記者在白宮新聞發布會上提出趙立堅關於病毒來源的奇談怪論,川普說:「我確實讀了一篇文章,但是我不認為那篇文章有代表性,從我跟習主席的交談來看,當然不代表習主席。他們知道它(病毒)是從哪裏來的,我們都知道它是從哪裏來的。」

美國國務院三月十三日召見中國駐美國大使崔天凱,就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有關美國政府隱瞞疫情真相而且新冠病毒有可能由美軍帶到武漢的說法表示抗議。報導提及共和黨參議員霍利把趙立堅稱為「中國外交部小丑」。

據信,美國國務院批評趙立堅傳播陰謀論是危險及可笑的行為。美國助理國務卿史達偉根據事實提出嚴正交涉,批評趙立堅的言論是中共政府明目張膽在全球散播假資訊的行動。

《紐約時報》評論中共這一做法:「一種老生常談的做法:將國內問題歸咎於國外勢力。」

哈佛大學韋瑟海德國際事務中心的學者Julian B. Gewirtz用了「陰謀論」和「低級」來形容中共此舉,「這些陰謀論是一個全新而低級的前沿陣地,他們顯然認為這是一場圍繞危機敘事展開的全球競爭。」

共和黨政治家卡普托在推特上不客氣地抨擊趙立堅的言論:「病毒起源於武漢。這是源自你們的病毒,你們知道原因。沒有人會相信你的廢話。收拾你的爛攤子,以免禍害全世界。」

至此,中共轉嫁危機的低級行為,促使國際社會更加清醒,越來越看清中共的流氓本質;遭殃的可能反而是中國國內仍在聽信中共導向的中國人。


[1]華春瑩,中國現任外交部新聞司司長兼發言人。目前因家事,無法繼續在中共公開撒潑的戲碼中登場。

三月六日,中國建築集團有限公司在官網發出一篇訃告稱,中國建築集團有限公司原黨組書記兼董事長、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候補委員官慶,在三月六日因(腦癌)病逝於北京,終年55歲。官慶曾在二零一九年曾列《財富》世界五百強(Global 500)榜單第21名,據東森新聞報導,官慶是華春瑩的丈夫。

據《新京報》消息,二零一九年的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四中全會),分別有兩名中央委員與三名候補委員席。而目前五人中有三人離世,一人遭到逮捕,最後一人下落不明。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