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中心醫院領導,你們為什麼要封鎖消息?

武漢中心醫院

文:李幺傻

新冠病毒最先在醫院發現,醫生最先知道這種病毒有多可怕。

這些病毒如何傳播,依靠什麼傳播,要做好哪些防護措施,醫生最有發言權。

距離華南海鮮市場最近的,是武漢中心醫院

早在2019年12月16日,武漢中心醫院已經收治到了這種病毒的患者。

而且,到12月30日,武漢中心醫院已經收治到了多例這種病毒的患者。

從報道中可以看出,每收一例,醫生就把案例病狀報告了醫院公共衛生科。

公共衛生科負責的是公共衛生安全,出現了傳播性這麼可怕的疾病,他們根本就就不敢捂著蓋著,他們都在第一時間通知了醫院領導。

那麼,醫院領導又是怎麼做的?

武漢中心醫院書記叫蔡莉,武漢中心醫院院長叫彭義香。

據醫院內部人員透露,他們不但沒有積極上報越來越多的新冠病毒病例,反而嚴厲打擊發現新冠病毒的醫生。

12月31日,媒體採訪這家醫院的時候,這家醫院明明已經收治了多例新冠病毒患者,卻對媒體說:沒有發現一例。

武漢中心醫院兩位領導,他們的所作所為,不僅僅是瀆職,簡直是犯罪。

扁鵲見蔡桓公,扁鵲說蔡桓公病情嚴重,蔡桓公一再說「寡人無疾」。最後,蔡桓公死了,扁鵲害怕報復,逃走了。

華佗見曹操,華佗說曹操的頭疼病需要開顱,曹操生性多疑,他認為華佗是敵方派來取自己性命的暗探,就殺了華佗,後來,曹操也死於頭疼病。

可是,現在,武漢中心醫院的蔡莉和彭義香,不但沒有受到法律制裁,卻還活得好好地,還恬不知恥地坐在那兩個座位上,對著手下的醫護人員指手畫腳。

如果蔡莉和彭義香讓醫護人員早早做好防護措施,那麼武漢中心醫院就不會有現在的4人殉職,4人瀕危,300人感染。

如果蔡莉和彭義香對醫生向外發布疫情信息,不加干涉,那麼,武漢哪裡會有這麼多的死者,這麼多的感染者。

如果全武漢的人,都從最先發現新冠病毒的武漢中心醫院那裡,了解到這種病毒,那麼,肯定都會提前做好防範。

現在發生的一切,都是這兩人當初的蠻橫干涉,瞞報欺騙,所引發的嚴重後果。

請追究彭莉和彭義香的法律責任。

蔡莉和彭義香,不但不讓醫護人員對外宣布防疫措施,而且不讓醫護人員之間互相談論新冠病毒。

就是這兩個人,不但對外封鎖消息,還不讓救治患者的醫護人員穿防護服。有醫生就是因為被患者感染了病毒,溘然長逝。

就是這兩個人,不但不讓醫護人員穿防護服,而且不讓把新冠病毒告訴自己的家人。明明已經出現了可怕的病毒,他們卻不讓人知道一絲一毫。

就是這兩個人,不然不讓醫護人員的家人知道新冠病毒,而且對談論這種病毒的人進行非常嚴厲的呵斥批評。呵斥批評之外,當然少不了扣除績效工資。

就是這兩個人,把一場本來可以避免的災難,釀成了彌天大禍。

針對疾病,最有發言權的是醫生。

新冠病毒在武漢中心醫院發現,醫生們都知道這種病毒「人傳人」,醫生們都在私下傳說,要做好防護措施。

可是,蔡莉和彭義香卻在醫院大會上,義正辭嚴地說:不會人傳人,不要恐慌。

記者的良知是告訴真相。

作家的良知是呼喚正義。

教師的良知是教書育人。

醫生的良知是救死扶傷。

當一種疾病開始蔓延的時候,醫生就需要發出警示,讓人們做好防範。

就像冰山即將撞上輪船的時候,瞭望員就要提前發出警示,讓舵手改變航向。

然而,醫生已經發出了警示,卻被醫院領導生生按壓下去,結果,禍害蔓延,直到今天。

請追究武漢中心醫院書記蔡莉和院長彭義香的法律責任。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