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吳亦凡被端的深層原因

吳亦凡
文:伢大富

吳亦凡在國內魚圈的第一個貴人是徐才女

彼時還在南韓務工的加拿大籍廣州仔吳本本被徐一眼相中,說他眼神特別清澈,讓他主演自己新片《有一個地方只有鬼知道》。

而當初徐才女被鯨圈靈魂王塑相中做妹子時,男方也是看中了她眼神清澈,沒想到姑娘長大後也成了他。

吳做主演零片酬,但剛回國投資方不了解實力很擔心,徐才女向大佬們表態沒問題,自己也會出演,這才定下了男豬腳。

合作過程中,徐多次表達了對他的欣賞,又是拍電影又是廣告還炒CP,以至於棒子國的狗仔都說他倆是情侶。

吳媽媽芹姐也一度因他倆在片場走太近而醋精上身,說她吃嫩草,因為倆人年齡懸殊16歲。

戲拍完吳拿了倫敦電影節的新人獎,徐把他介紹給了好友、花姨胸弟集團的棕帥,自己找了個肌肉男雙宿雙飛去了。

帥總記者出身,屬於業內最早的一批經紀人,給男糢胡乒做過經紀,2006年進入花姨,帶過的藝人有冰冰姐(不是補稅那個)、超哥、硬漢哥等。

他的優勢是人脈廣,和時尚圈的秋褲芒等私交甚篤,再後來就背靠花姨自己單幹了,開的公司叫檸檬影視,藝人有馬微微,還和知名編劇六子合作過。

所以你明白為啥吳本本出事,這幫女人爭相為他發聲了吧,因為本來就穿一條褲子的啊。

要說花姨這個公司,雖然早期以巨星雲集著稱,但實際上不知名藝人它也簽的,但不是免費簽,也就是說你只要交了錢也是可以進去的,但進去了之後能不能紅就要看你的道行了。

帥總在花姨主要負責藝人的宣傳和商務推廣,也不知道主要是推廣啥,最出名的作品是給嫁給大馬豪門的胡姓女星做婚禮策劃。

而看看同一時期花姨幫忙做發展策劃的女藝人:車小、劉桃、吳培慈、夢廣美,無一例外都嫁給了富商。

吳小姐的孩子爸小波哥,更是帥總的座上賓,一開始看上的是徐才女,後來才找的孩子媽。

現如今帥總手上的頭號藝人是《三十而立》裡的王漫妮,一度被介紹給穌寧的太子爺,不過應該沒成,想想也是,女明星還是那個女明星,但太子爺已經快窮成老賴了。

不得不說通過帥總搭上花姨胸弟這座大山後,凡凡的資源肉眼可見地變好了,先是演了小鋼炮主演的《老炮仗》,之後又演了星爺電影裡的唐三藏。

就連最新一部鵝腸參股的大片《簪子行》也是刷的花姨的臉,因為鵝腸是花姨的第二大股東,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凡凡的案件涉及幼女和未成年女性的新聞出來後,帥總第一時間撇清了關系,說只和他有過一段時間的合作。

這話其實也沒毛病,因為在2016年凡凡卻是簽了個土財主的經紀公司——燿來影視。

那家公司的老板綦建虹綦哥90年代下海倒騰百貨公司,之後代理了珠寶和豪車生意發家,可以說泡在富豪和名人圈子裡。

他在魚圈最好的朋友是功夫巨星大鼻子哥,好到對方和他合開影城不說,還把肖像權無償給他用。

那幾年剛好奢侈品生意也不好做了,看影視公司賺錢那麼猛,綦哥也來分一杯羹了。

2014年燿來和大鼻子影業重組,大鼻子哥成為旗下頭牌藝人,光有一方資源還不夠,綦哥還開始倒騰資本布局。

2016年4月借殼松遼汽車在A股上市,更名為文投控股,他非常懂得有肉大家一起吃,小鋼炮、綠大暗、東北冰冰姐等一眾花姨影星,都是文投控股的明星股東。

上市那年剛好是凡凡亂sleep小網紅被女方搞臭時,他的小作坊工作室根本搞不定輿論,綦哥大手一揮來我這吧,於是乎,綦哥就成了他首個金主爸爸。

此後不光形象被洗白,資源又上一個臺階,大鼻子哥搞影視學院時,邀請小鋼炮、東北冰冰姐做客座教授時,也不忘給吳凡凡留個位子,就這樣他一個高中肄業小青年,搖身一變也成了叫獸一族。

參演大鼻子哥全部影片,和花姨深度合作,外加A股影視公司操盤手,綦哥的那些年還是很風光的,他的巔峰之作是《我就是潘金蓮》,給了對方超高的排片量不說,還兜底了5億票房。

雖然後來貴片口碑和票房雙翻車,但人家不差錢啊,難怪冰冰姐,括弧補稅的那個,在拿到最佳女主角獎時,含淚表示「謝謝小綦哥」。

常言道風水輪流轉,2018年是A股最熊的一年,也是影視股的寒冬年份,再不差錢的綦哥也手頭緊了。

銀行賬戶被凍結,房子被查封,自己也成了老賴,一個賣奢侈品起家的最後一樣奢侈品也不給用了。

就連他那個跟花姨公主一起玩的閨女美合子,看不起普通粉絲,說這幫人是農民來著,結果最後自己混的還不如農民後代呢。

金主爸爸之一倒了,帥總能力也有邊界,2019年起凡凡搭上了另一個經紀人叫黃文武,他曾經做過女星趙小刀的經紀人。

發現沒有,凡凡和帥總合作的時候,和他家的藝人王漫妮炒過緋聞,後來和黃總合作了,又炒過他和離婚後的小刀姑娘的緋聞,猛吸一波CP粉,都是套路啊。

黃經紀人給凡凡拉來的最大業務就是前面說過的《簪子行》,結果現在還胎死腹中了,不知道獼猴桃網站會不會借此漲會員價來彌補損失。

但黃總也不是蓋的,倆人合作據說收益分成沒談攏,掰了,這也正常,吳媽媽芹姐是啥人,孩子十年掙了幾十億,零花錢都被她克扣的很緊,何況是跟經紀人分成。

新接替的經紀人,資源完全不是一個量級,但他會拉皮條啊,尤其是誘騙未成年小姑娘獻給凡總方面拿捏的死死的,然後……就《監獄風雲》了。

有人說凡總這是被鯨圈拋棄了,說這話的人明顯把人性想象的太好了,凡總空降時乃韓流在國內顛峰,作為頂流之一,價值肯定是有的。

但這種合作其實屬於典型的資源互換的塑料關系,你有利用價值,我們就好好好,一旦沒有價值,你看人家還保你麼?

唯一稱得上資本深度綁定關系的,就是企鵝帝國,先是視頻網站獼猴桃網簽約他做首席體驗官,之後讓他做綜藝說唱節目的廠牌主理人。

再之後讓他做企鵝集團代鹽人,斥資4個億打造的《簪子行》光給他的片酬,就有1個億。可以說,如果真的說有金豬,夠得上量級的有且只有鵝家了。

而鵝家跟貓家一樣最近並不好過,這一切要從去年的花花老公和頂級網紅搞外遇說起,出軌本身沒啥好說的,壞就壞在大廠竟然挾資本操控魚論。

這是你能染指的範圍麼?從那以後上面就開始對獨角獸公司警覺了。

這事沒多久,獼猴桃的某選秀節目中,粉絲為了給偶像投票購買大量牛奶乳制品,然後倒掉,這屬於甚麼行為。

聯想一下凡總進去之後,有癡心粉絲竟然號召去劫獄,這哪裡是飯圈,分明是邪教了好麼?如果不整頓,對青少年來講簡直不敢想象。

從整頓教育培訓,到整頓畸形飯圈,再到今早官煤說王者農藥是精神鴉片,發現沒有,所有的箭頭都指向了倆字「資本」。

確切的說是巨無霸的民營資本,因為國企央企再大,它聽話可以掌控,但壟斷資本不同,所以必須要把獅子裝進鐵籠中。

所以凡總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官方親自上陣,局勢只會朝更明朗的方向發展。

只能說在大勢面前,一切不利於共同富裕,不利於優生優育和新人口政策的逆流,都會嘗到鐵拳的酸爽吧。

來源:伢伢復盤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