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和黎潔們的安全套

黎潔

文: 洛克雜譚 

這兩天,一篇《一名高中生給方方阿姨的信》火了,閱讀量和點贊量雙10萬+,打錢讚賞者上萬個。

不過這篇文章也招來了許多反駁、批評、諷刺甚至咒罵。不難猜測,後者由於話題禁忌,能夠面世的數量遠遠不止這些。

眾口難調,對一個現象的看法,無論是批評還是讚美,都應該是人的權利,不過,最重要的往往不是怎樣表態,而是表態的環境。

為什麼呢?《費加羅的婚禮》給世界留下了一句名言:若批評不自由,則讚美無意義

據說赫禿在屎大淋死後發表講話,痛斥屎如何殘暴凶狠。此時他收到一個紙條,上面寫著「他活著時候,你在哪裡?」意思是說,你特麼早幹啥去了?他活著的時候你為什麼不敢這樣罵他?

赫禿勃然變色,拍案而起,舉著那張紙條厲聲喝道:「這是誰寫的!」

下面鴉雀無聲。赫禿的眼神充滿冷嗖嗖的殺機,睃視會場好幾遍,良久,仍然沒人敢吱聲。

這時,他說:「當時我就在你的位置上」。

他接著說:「多數人都是軟弱的,魔鬼當道,並非所有人都敢挺身而出,這似乎是可以被諒解的。但如果他反而歌頌魔鬼,他就是魔鬼的一員了。」

「若批評不自由,則讚美無意義」,豈止無意義呀,其實那是斯德哥爾摩綜合徵式的無恥。

群體斯德哥爾摩征,是長期奴役的結果,在生命安全沒有保障、外界信息沒有來源、還偶爾能得到綁匪小恩小惠的環境中,許多人都會患上這種精神疾病,會真的以為自己愛上了綁匪。

當這種情況成了一種族群文化,那麼絕大多數人都會喪失辨別善惡的能力,而把它奉行為了一種智慧了。

歷史上的縱橫家就是這樣的一種人,他們沒有道德原則,也沒有價值的歸依,唯一的目的就是出人頭地,得到別人的賞識。誰賞識他們,他們就會為誰出謀劃策;只要能達到目的,就不擇一切手段。

比如蘇秦。他同時在秦、燕、齊、趙、韓、魏、楚之間穿梭往來,縱橫捭闔,任六國相,攪得天下不安,黎民禍亂。他沒有忠心的國家,更沒有民本的道義,搬弄是非、黨同伐異,只為了自己出人頭第,賺更多的賞錢。

被眾多作者批評諷刺的那個「高中生」,就是這樣的人。別看他通篇都在說正能量,其實那只是他狡詐的利益算計,像蘇秦一樣,這種人最知道什麼安全,什麼危險,也最知道怎麼利用安全去把別人置於危險的境地,甚至他都算計好了文章發出後,韭菜們如何隨風搖曳。

這樣的人非常多,包括那些給他打賞的讀者們,都是奉行這種思想的人,他們之間的區別只是智商不同而已,是智商的高低,把他們分為了鐮刀和韭菜,所以被割韭菜的也叫被收了智商稅。

前幾天隱瞞病情回國妄圖享受免費治療的黎某,她的本意也是想當一把收割此國此民的鐮刀。


隱瞞病情,危害公共安全,覬覦免費,這些都是這種縱橫家缺乏道德的表現,但更顯示她智商高、無底線的是,她編造「在美國被三次拒檢」,煽動低級韭菜們的情緒,為自己套上了「反美英雄」的安全套。

幸虧網絡無遠弗屆,煽動大過了勁,被遠在大洋彼岸的知情人看到,才把她的真相揭了出來。

其實正常人都知道那篇陰陽怪氣的文章絕不是什麼高中生寫的,那種陰毒壞賤,如果是高中生,將來必是一個禍國殃民的敗類。他和黎某一樣,都是躲在正能量的安全套中,把別人置於危險境地的、深諳國情民意並敢於無底線玩弄的鬼畜人渣。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