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用六六身價過億,草根編劇貧困而亡,這就是現實

六六

文:李么傻

最近最火的編劇,無疑是六六

因為六六視幾百萬武漢人的痛苦於不顧,只想著她的素材。

對於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作家來說,我寧肯沒有素材可寫,也不願意讓武漢幾百萬人遭受這場苦難。

索爾仁尼琴曾經說過:我寧肯不當作家,只要沒有古拉格群島。

張賢亮曾經說過:我寧肯不當作家,只要沒有幾百萬人被劃為右派。

莫言和閻連科肯定也不願意當作家,只要他們那個時代的上億農村孩子能夠吃飽飯。

可是,六六卻說:「幸虧我來了,再不來素材都沒了。」

在她的素材和武漢人的苦難之間,她選擇了素材。

只要有素材可寫,哪裡管你武漢人遭受什麼苦難。

六六為什麼來武漢?

因為她配合廣電總局寫作抗疫劇本《在一起》。

疫情開始,300名記者進駐武漢,《大國戰翼》書籍準備推出,《在一起》劇本開始籌劃……

這一撥撥正能量,讓我們熱血沸騰,群情激昂,戰無不勝,視死如歸。

毫無疑問地,六六這個劇本又是弘揚主旋律的正能量。

六六來到武漢後,天天寫日記,還把自己的日記發出來,讓大家欣賞。

但是,很多武漢人表示,他們看不懂六六。

六六說:華盛頓到北京機票12萬元。你在中國,就是中彩票了。

而她一個新加坡籍華裔作家,她早就移民走了。

我就覺得納悶了,明明中了大獎的彩票,你為什麼不要?

然而,馬上就有人搜出來,華盛頓飛到北京的航班,並沒有12萬元,只有四五千元。

和平日的價格沒有什麼差別。

六六你是編劇,可以虛構,但請不要在這個時候虛構。

你要虛構,也不能違背常識啊。

你莫非又想開始新一輪的「補褲襠年入千萬」、「丟了兩萬就跑」……

針對武漢嫂子喊出「假的,假的」,六六也進行了回訪。

她說她採訪了一個大伯哥,大伯哥說他「傾盡全力,拋家棄口」。

六六便「鼻頭就酸了。」

然後六六說:「他們也是有爹媽孩子,幾十個人的團隊照顧著一片社區,請大家多擔待。」

我覺得很奇怪。

六六既然喜歡「鼻子就酸了」,那麼她有沒有調查過社區裡的業主,買一小包菜就要花費50元錢?有沒有調查過有人給社區送菜,一天就收入10萬元?有沒有調查過武漢很多買不起菜,數著菜葉過日子的人家?

我實在懶得回應六六了,就借用一位武漢嫂子在微信群裡的漢罵來回復她吧:「我曉得你們是忙,但這是你們該做的事情啊。我們也做了我們該做的事情啊,就連不該我們做的事情,我們也做了好多啊。」

六六如果做記者,肯定不是一個合格的記者。

因為記者要寫一篇稿子,必須採訪雙方當事人。

你採訪了這一方當事人,而沒有採訪另一方當事人,你的稿件就不能下筆,更不能刊登。

六六既不是一個合格的作家,也不是一個合格的記者。

每一個無視人間疾苦的作家,都不是一個真正的作家。

每一個走馬觀花採訪的記者,都不是一個真正的記者。

甚至,她連最基本做人的良知都有問題。

她居然對武漢數百萬人的苦難無動於衷,在舉國沉重的此刻,她只想著她的素材。

而且,這個女人,讓人毀三觀的言論太多了。比比皆是。

 

然而,就是這樣的人,絲毫也不影響她大紅大紫,絲毫也不影響她成為御用編劇,絲毫也不影響她身價過億。

行內裡有「金牌編劇」的說法。

目前,中國的「金牌編劇」不到十個人,其中就包括六六、高滿堂、朱蘇進、趙冬苓、王麗萍、陳彤等。

由六六,我想到了另一個編劇。

和金牌編劇比起來,他只能算草根編劇。

這個編劇剛剛去世,他的名字叫魯念安,年僅30歲。

魯念安居住在北京。

從3月3日開始,他遠在鄭州的父母就聯繫不上他了。3月5日深夜,他的父母來到北京,卻發現他已經猝死在獨居的家中。

他的死因是因為勞累過度而引發的心源性猝死。

魯念安,曾經寫過暢銷書《流年》,因為長相英俊,被有些媒體稱為「國民偶像作家」。

後,他轉行做編劇。

行內人說,魯念安骨子裡還是一個文藝青年,他看不上商業片,一直在寫文藝片。

前年,他寫了一部電影,因為影視圈大環境突變,很多中小成本項目叫停,也包括他這部電影。

去年,他又寫了一部電影,又因為兩岸關係,投資方停止,這部電影又擱淺。

他死前,還欠了朋友幾萬元。

他死時,電腦上還有沒寫完的劇本。

同樣都是編劇,差別咋就這麼大!?

更多閱讀

夏小強:中共失控 中國各地進入自組織狀態

夏小強:武漢肺炎的驚天內幕正在浮現?

多愚昧啊!他們質疑李子柒「背後有團隊」

醜聞、逮捕、自殺……十位百億富豪的2019生死劫

何清漣: 美國之勝,將中國從進攻態勢逼回防禦狀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