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已經劇變 美國在炸裂中覺醒

美國大選
文:童大煥

【1】觀念跟不上時代劇變

世界已經劇變,社會結構和觀念秩序都發生了脫胎換骨、基因突變一般的劇烈變化,變得和傳統社會面目全非,讓無數人、包括無數書齋裡的知識分子無所適從,「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站在自由、科技、經濟、文化、制度最前沿的美國最先覺醒,因為它站在世界變革和矛盾衝突的最前線。它以總統大選激烈衝突的極端形式,全方位地全球直播,展現這種史無前例的巨變和矛盾。

不能再用老眼光看新問題了,媒體中立、三權分立、民主選舉,這些社會的基本支柱,通通已經受到科技和網絡言論平台這兩大新型世紀大洪水的挑戰與沖刷。

誠如李NY所言:「任何制度都靠人去做,而權力對人的腐蝕是絕對的。二百四十四年間,美國在自由民主的軌道上搖擺前行,是因為除了獨立的立法、司法和行政三權之外,她還有新聞媒體的監督權,人民的選舉權。後兩者制約著前三權各自獨立,不淪為某一政黨的工具。但是四年以來,主流媒體集體墮落為民主黨喉舌,受230條款保護的高科技網絡平台公然封殺下至小民,上至總統的不同聲音;當選民認為自己的選票被公開竊走後,上告無門。那個被大多數美國人,被世界上愛好自由、民主的人所熱愛的美國已不復存在。」

【2】是陰謀論擁躉,還是勝王敗寇陰魂?

在有人衝擊國會山的短暫混亂後,美國國會匆忙認證了選舉人團票,並由彭斯副總統宣布拜登勝選。

隨後,川普總統發推:「即使我完全不認可選舉結果,事實也令我震驚,但是1月20日仍將進行有序的過渡。我一直說我們要為確保只計入合法選票而戰鬥。這意味著總統歷史上最偉大的第一任期的結束,但這僅僅是我們為了讓美國再次偉大而奮鬥的開始!」

隨之,國內有「理中客」發出「很多知識分子是陰謀論的忠實擁躉」的判斷。

當然,他指的是「挺川者」。

陰謀論是毫無根據的猜想,聯想,甚至是幻想。指控有根據、有邏輯的猜疑為陰謀論,本身就是缺乏邏輯的表現。

如果沒有選舉舞弊,而是川普耍賴,那麼民主黨這一方應該大力推進選票的司法審計和複查,而不是從司法系統到國會,全然阻止、排斥「呈堂證供」和質證。呈堂證供、公開質證,才是還民主選舉以清白,還民主黨以榮譽,讓川普和美國全天下人心服口服的唯一辦法!

也許有人會說,不要浪費納稅人的時間精力和金錢在無稽之談和無理指控上。但是,無視總統候選人及其支持者的合法訴求,造成美國社會的撕裂、對立和不信任,難道不是更大的浪費和內耗?甚至,有人已經因此受到了恐嚇,有人已經因此付出了寶貴的生命。

「有人冒充特朗普支持者衝擊國會;主要社交平台短時或永久凍結總統個人帳號;國會連夜復會通過(選舉人票認證)決議;媒體齊刷刷發表英文大字報啟動輿論總攻勢;眾議長聯絡其他政客施壓副總統逼他緊急啟動彈劾程序要把僅剩十來天任期的總統趕下台;大西洋月刊網絡發文用我們似曾相識的語氣要求『必須今晚就除掉特朗普』(大衛.詹姆斯撰文標題,觀察者網翻譯);現在又傳這來樣的消息(推特帳號被永久封禁,特朗普回應:將建立自己的平台)……我有一些朋友喜歡跟我講邏輯,那麼請問他們如此懼怕特朗普,這其中究竟存在著一些什麼樣的邏輯?」(朱DZ)

更深一層的追問是:一些反川派那麼賣力地反川,那麼賣力地譏笑、嘲諷挺川者(挺川有時候未必是挺川普本人,而是擔心害怕民主黨的那套綱領),這些人到底在反對什麼擁護什麼?是在真心喜歡和擁護瞌睡喬嗎(很多人都認為他只是一個木偶)?還是真心喜歡和擁護民主黨的施政綱領?

想必很多人不敢承認上述兩點(真心喜歡擁護瞌睡喬,真心喜歡和擁護民主黨的施政綱領),最多是以「我就是不喜歡川,換上一條狗也比他強」之類來搪塞。

那麼,川在前四年任期內,道瓊斯指數、納斯達克指數漲至最高,就業率歷史最高,沒有發動戰爭,中東空前和平,撤回幾萬美國軍人,全家四口感染新冠,弟弟死於疫情,四年只拿工資一共4美元,家族資產損失十幾億美元……口無遮攔,毫無風範……如果對政客的要求,僅僅是風格不同而非有重大瑕疵的個人德行,居然高於政績要求,也是沒誰了。

更冠冕堂皇的反川理由,是他不遵守選舉規則,不承認敗選,破壞民主憲政,有獨裁傾向。

但你見過在司法、立法機構都求告無門,被媒體圍追堵截、限制發言的獨裁者麼?

所以,最後的反川原因只有一個:成王敗寇!不管你有多大名頭,不管你拿出多麼道貌岸然的理由,骨子裡的原因只有一個:勝利者就是對的!不管這個「勝利」,是不是涉嫌偷盜!

「成王敗寇的骯髒邏輯從來支配著這個可憐的侏儒族群。小聲點,都受過教育。」(石訥)

是的,成王敗寇,已經成為某個族群不由自主的潛意識。跟學歷、地位、財富、知識無關。

【3】科技成了凌駕於行政和司法的超級權力

當地時間1月8日晚,推特和Facebook同時封殺川普總統的帳號,林伍德和鮑威爾的帳號也被封。據說還封殺了數千個保守派人士的帳號。推特在聲明中稱將永久停用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個人帳號。此外,谷歌APP商店已在聲明中宣布下架聚集了大批川普支持者的社交平台Parler,蘋果商店也表示考慮將Parler做下架處理。

在科技助推下的自由信息平台,迅速變成了「1984」裡的老大哥,只剩下巨頭們認為「正確」的一種聲音。

「美國最高法院判例早就確定了不得對言論進行事前審查的原則(如果言論違法,可以事後追責),平台公司更無此權力。如今,推特、非死不可等封禁川普及其團隊成員帳號,明顯違反不得對言論進行事前審查原則,不知道那些替推特、非死不可做辯護的人,腦袋裡在想些什麼。」(南雲樓)

有人說因為川普是總統,封殺他的言論正是媒體監督的應有之義。

這麼想、這麼說的人,腦子有沒有壞掉啊,狗屁邏輯!在總統競選上,現任總統也只是「總統候選人」,不是總統!

其次,封殺總統的支持者,又是什麼邏輯?

推特封號和微信微博封號有本質的區別,微信微博封號通常不是企業的自主行為,但推特封號則是企業的自主行為,這是企業在自任法官和政府!

1月8日下午,投票系統製造商多米尼安公司正式起訴川普和律師鮑威爾,指控其污衊詆毀損害了公司名譽,索賠13億美元。(嘴歪心正王亞軍《啞巴說:阿巴,阿巴阿巴…..》2021.1.9)

這個倒是可以有。言論侵害了企業和個人權益,打官司呀!我的判斷是,如果多米尼起訴川普為真,更大可能也只是假模假樣造造聲勢而已,不會真打,只為迷惑不明真相的群眾。川普團隊正求告無門呢,官司真打起來,也許正給了呈堂證供的機會。

【4】大資本、大技術、大平台三位一體

在史無前例的現代金融制度助推下,大資本、大技術、大平台形成了互相深度滲透的三位一體局面,深深地嵌入社會經濟文化政治生活的各個層面,不論從深度、廣度還是超越時空的及時性與廣泛性角度,都遠遠超越於傳統的任何一種政治、經濟和文化權力,成為高高凌駕於傳統立法、司法和行政權力的新型權力巨無霸。它們的成長極其迅速,而且具有以下三個特徵:

一,成就一個巨無霸企業,以往需要一到兩代人努力,現在只需要短短三五年最長十幾年。想想看,1998年全球互聯網才成熟,短短20年時間,排名前十的全球公司幾乎全部是互聯網企業,而且規模體量要巨大得多;

二,技術的滲透無微不至無孔不入,拋開隱私權保護,它可以細微到你每分鐘的行蹤都盡在掌握。理論上,想要通過一個按鍵、一個程序操控諸如選舉計票等事宜,易如反掌,一鍵成軍,而且可以了無痕跡;

三,從信息平台的影響力上,現代信息平台可以超越國界、零時差地迅速而廣泛地傳播一切信息。而控制信息,則如上第二條,可以真正「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穩坐中軍帳,單捉飛來將」。

世界上絕大多數地方已經馴服了公民,多數地方馴服了資本,少數地方馴服了權力,卻沒有人敢稱已經馴服了現代互聯網科技。

科技發展太快,成為現代社會城市化發展、權力結構、社會結構和觀念秩序蛻變的根本原因。

舊規則已風燭殘年,新規則還沒有被提起議程。

【5】科技發展日新月異,信息控制則萬古如新

人權始於知情權。

但科技發展日新月異,信息控制卻萬古如新。

所有的犯罪行為都是利用信息不對稱牟利。控制信息不對稱無非兩種模式:一是信息源頭上的「摻沙子」,二是信息渠道上的選擇性解釋與傳播。

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在衝擊國會事件發生之後,多名國會議員呼籲援引美國憲法第25修正案將川普免職。參議院民主黨領袖查克·舒默發布聲明稱,「昨天在國會大廈發生的是一場由總統煽動的針對美國的叛亂,這位總統不應再在職一天」。

但是現在提出「彈劾」,到底是在捍衛憲法的尊嚴,還是已變為黨派鬥爭的工具,需要打一個問號,川普本人和白宮發言人都正式譴責暴力,呼籲和平與法治。

這一幕不知像不像希特勒國會縱火案,羅馬帝國時尼祿也玩過,然後嫁禍基督徒。

希特勒當年面臨爭奪總統寶座無望的時候,於1933年2月27日22時,與親密戰友戈林聯手執導並親自參演了一部經典歷史劇「國會縱火案」。成功將競爭對手污衊成縱火犯,一直到1945年後,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紐倫堡審判,這個案件才沉冤昭雪。

史學界公認就是這起事件讓希特勒在德國的權力巔峰成功登頂,並帶領德國讓整個歐洲乃至全世界走進了「新時代」。

直到戰爭結束,後來曾獲諾貝爾文學獎以及和平獎提名的英國前首相邱吉爾才語重心長地對羅斯福說,也許我們既結錯了盟友也找錯了敵人。

【6】人都會腐敗,只是腐敗的域值不同

以為有一個良好制度就能防範腐敗、實現權力自淨功能的,不是天真就是愚蠢。

權力導致腐敗,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人的腐敗根植於人性,根植於慾望。你讓自己少不更事的兒子去打醬油,他都有可能藉機給自己買一顆糖!更何況長年累月在巨大權力沼澤中摸爬滾打的人。

差別只在於不同的人,腐敗的域值不同。

一個餓得垂死的人,可能為了一個麵包就殺人;而川普這樣的億萬富豪,年紀又大,見過一切人間世面,腐敗的域值變得很高,甚至成為「刀槍不入」的銅豌豆。

維基解密阿桑奇說:當一切暴露時,98%的華盛頓將淪陷。提出「平庸之惡」概念的漢娜.阿倫特認為:當罪惡的鏈條足夠長,長到無法窺視全貌時,那麼每個環節作惡的人都有理由覺得自己很無辜。

川普要排干華盛頓沼澤,要限制國會議員任期,不能周而復始參選,搞成根深蒂固的深層政府。從反腐敗角度切中要害,但卻動了美國職業政客幾十年盤根錯節的奶酪。

基於腐敗是人性,如影隨形,我在上一篇文章《美國大選背後的社會基本面》一文中寫道:

「依我看,美國社會二百年來成為人類文明燈塔的最根本原因,不是權力結構上的民主安排約束了腐敗,而是憲政(限政)結構上『把政治權力關進籠子』,保證了公民權利的自主自由。」

有朋友問:「俺不明白,什麼叫『權力結構上的民主安排』,什麼叫『憲政結構上把權力關進籠子』」?

我在這裡解釋一下:前者——權力結構上的民主安排(包括三權分立)——是政治權力和政治權力之間的關係,再怎麼制約也不能完全消除權力的必然腐敗;後者——把政治權力關進籠子,保證了公民權利的自主自由——是政治權力和公民權利之間的張力關係,政治權力和公民權利之間,隔著透明的玻璃幕牆,權力不能直接干預、滲透公民私權利,而公民權利則可以通過知情權、監督權和持槍權監督和制約公共權力。這樣,公民的私域裡有一定自由自主的生長空間。這才是活力和發展的源泉。而不是像我們「百代都行秦政體」,權力擾民插到底。

【7】川普是重大人類歷史命題的提出者

《時間簡史》和《人類簡史》作者尤瓦爾·赫拉利說:人類歷史的路上有三大重要革命:約7萬年前認知革命(Cognitive Revolution)讓歷史正式啟動;約12000年前農業革命(Agricultural Revolution)讓歷史加速發展。而到了大約不過是500年前的科學革命(Scientific Revolution)讓歷史畫下句點而另創新局。

我在研究城市化的時候提出兩次工業革命說:1820年左右的第一次工業革命,工業驅動城市化,歷史加速;1998年以互聯網成熟為標誌的第二次工業革命,信息業服務業驅動城市化,歷史進一步更快地加速。

每一次革命,技術進步都先於觀念和制度進步,好比汽車更先進、速度更快了,道路卻還沒有改善,人類必然要為此付出代價。

不論川普勝敗,我們都不用悲哀。在這一輪歷史劇變中,川普是播種人,是吹號者。他播下的種子,已經遍灑長亭外古道邊;他點燃的星星之火,已經在北美大地迅速燎原。美國不是在沉淪,而是帶著人類一起覺醒。

川普是人類重大歷史性時代性命題的提出者、喚醒者,能夠提出和喚醒,已是巨人;如果給他時間和機會,親自切入時代痛點難點,解決或部分解決這些重大命題,則毫無疑問會成為偉人。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