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畫中的人類大瘟疫

世界名畫 瘟疫

文:徐淳剛

在人類歷史上,爆發過無數次的大瘟疫:雅典大瘟疫,古羅馬大瘟疫,歐洲大瘟疫,美洲大瘟疫……瘟疫有時是莫名的天災,有時是明確的人禍。戰爭、侵略、對原始自然區的「建設和發展」,都有可能帶來致命的瘟疫。更確切地說,瘟疫不是來自人類世界外部,而是來自人類世界內部。這需要我們以更長遠的視野來看待人與自然、人與世界的關係。

一、雅典大瘟疫

公元前430-前427年

米歇爾·斯威茲:《雅典瘟疫》,約1652-54年

美國洛杉磯藝術博物館

雅典大瘟疫發生在伯羅奔尼撒戰爭的第二年,後來又在前429年及前427年的冬天出現。估計造成75000人至10萬人喪生,相當於一半左右的希臘人。瘟疫摧毀了法律,也摧毀了人們對神的信仰,城市陷入無邊的死亡與混亂。這座斯巴達勇士未能攻克的偉大城邦,幾乎被一場疫病徹底瓦解了。

哲學家蘇格拉底(前469年-前399年)親身經歷了這場瘟疫。但他以節制的生活和衛生的習慣成功抵禦了瘟疫的侵襲。這場浩劫使蘇格拉底以「我知道自己一無所知」為起點,開始了對真理的追求。

歷史學家、文學家、雅典十大將軍之一修昔底德(前460-前400/396年)也感染上了瘟疫,但他活了下來,並以超人的毅力,在《伯羅奔尼撒戰爭史》這一巨著中詳盡地記錄了瘟疫中自己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想。因此雅典瘟疫成為史上記載最詳盡的災難事件,為後世提供了關於瘟疫的珍貴資料。

二、古羅馬安東尼大瘟疫

公元125-542年

居勒-埃裡·德洛內:《羅馬瘟疫》,1869年

巴黎奧賽美術館

古羅馬帝國(公元前27年-公元1453年)曾經輝煌,最終卻在4次大瘟疫中走向滅亡。公元125年,羅馬發生第一次大瘟疫,奪走100萬人的生命。公元166年,第二次大瘟疫爆發,據羅馬史學家迪奧卡稱,當時每天死亡2000人。公元250年,第三次瘟疫波及整個羅馬,一直持續16年之久。公元542年,第4次瘟疫大爆發。估計羅馬總死亡人數高達500萬。瘟疫波及整個歐洲大陸。

這次瘟疫其實起源於戰爭。在近東打仗的士兵回到羅馬帝國,帶來了天花和麻疹,傳染給了安東尼的人們。傳染病不光導致了平民的死亡,也奪走了兩位羅馬帝王的生命。第一位是維魯斯,於169年染病而死。第二位是他的繼承人,思想家、哲學家皇帝馬可·奧勒略·安東尼,於180年因瘟疫死去。

三.查士丁尼大瘟疫

公元541-599年

普桑:《阿什杜德的瘟疫》,1630年法國巴黎盧浮宮

皮爾特·凡·海倫:《阿什杜德的瘟疫》,1661年

查士丁尼大瘟疫是人類歷史上的一次滅頂之災。瘟疫無情地摧毀了拜占庭帝國,包括首都君士坦丁堡也爆發了大瘟疫。疫情廣為接受的說法是鼠疫。

瘟疫爆發了5次:公元541-544年、557-558年、572-574年、590年和599年。其中第一次導致帝國1/3人口病死,首都死去了40%的人,人口由4000萬下降到2600萬。547-548年輪到牲畜爆發瘟疫。瘟疫估計使全世界2500萬人病死,541年至700年間的歐洲人口因此減少約50%。

此次瘟疫對拜占庭帝國的破壞程度很深,人口下降,兵力銳減,正常生活秩序受到嚴重破壞,還產生了深遠的社會負面後果,對拜占庭帝國、地中海以及歐洲的歷史發展都產生了深遠影響。

四、中世紀黑死病

公元1347-1353年

老彼得·勃魯蓋爾:《死神的勝利》 ,1562年

西班牙馬德里的普拉多博物館

《死神的勝利》 ,局部

《死神的勝利》 ,局部

約瑟·列弗林克謝:《聖塞巴斯蒂安為遭受瘟疫侵害的人們祈禱》,1497-99年

黑死病是人類歷史上極其恐怖的大瘟疫之一。大約在14世紀40年代散布到整個歐洲。這場瘟疫在全世界造成大約7500萬人死亡,據估計,瘟疫爆發期間的中世紀歐洲,大約2500萬到5000萬因這場疫情死去。人們稱這種瘟疫叫黑死病,不只是因為患者晚期的皮膚會因皮下出血變黑,更確切的是指這場瘟疫給人帶來黑暗而又可怕的精神陰霾。

14世紀20年代,當瘟疫再次爆發之前,它已經在亞洲戈壁沙漠中潛伏了數百年,之後迅速隨老鼠身上的跳蚤的血液瘋狂傳播,從中國沿著商隊貿易路線傳到中亞和土耳其,然後由船舶帶到意大利,進入歐洲。歐洲密集的人口成了瘟疫的火藥筒。3年裡,黑死病摧殘著整個歐洲大陸,再傳播到俄羅斯,導致俄羅斯近三分之一至一半的人口死亡。

五、美洲大瘟疫

公元1500年代

吉恩·費裡斯:《1621年,第一次感恩節》,1899年

吉恩·費裡斯:《1682年,登陸的威廉·佩恩》

本傑明·韋斯特:《1683年,威廉·佩恩與印第安人的條約》,1771年

16世紀橫行於美洲的瘟疫不是天災,完全是人禍。當1499年哥倫布抵達新大陸時,歐洲人早已經歷了多次瘟疫的浩劫,如古羅馬安東尼大瘟疫、查士丁尼大瘟疫和黑死病。不過,他們也從中掌握了一些治療傳染病的方法。而美洲大陸之前長期與歐亞非大陸隔絕,印第安人與這些疾病完全無關。

歐洲人的疾病隨著哥倫布的第一次美洲之旅,開始蔓延到新大陸,最終席捲整個美洲大陸。腮腺炎、麻疹、天花、霍亂這些疾病,對歐洲人來說早已產生了免疫力,但對於印第安人卻具有致命的殺傷力,尤其對天花病毒,他們毫無抵抗力。歐洲人到來之前,美洲居住著500 萬的原住民,其中90%的人都在16 世紀數十年間因瘟疫去。因此這一瘟疫被歷史學家稱為「人類史上最大的種族屠殺」。

《第一次感恩節》等系列油畫,描繪了歐洲殖民者與美洲原住民之間其樂融融共度感恩節等生活場景。可惜,這些文明人在將文明的毛毯、圍巾等禮物帶給原住民的同時,也帶來了文明的瘟疫。

六、米蘭大瘟疫

1629-1631年

朱塞佩·貝爾蒂尼:《米蘭瘟疫》,1857年

公元1629年,意大利米蘭爆發大瘟疫,整個城市成了恐怖的地獄。據統計,瘟疫奪去了28萬人的生命。這場災難也是源於戰爭。德法軍隊把瘟疫帶到了意大利城市曼托瓦,威尼斯部隊也染上了疾病,他們把瘟疫傳播到了意大利中部和北部地區。

1629年10月,瘟疫波及米蘭。米蘭迅速啟動了有效的疾病防治措施,包括隔離、檢疫、限制德意志士兵和商品進入等等。然而,1630年3月的一次狂歡節,使一切努力後的成果化為烏有。瘟疫開始在米蘭大規模流行,1631年春季和夏季又開始了第二次大衝擊,米蘭13萬人口中有6萬人死亡。

七、倫敦大瘟疫

1665-1666年

麗塔·格利爾:《1665年,大瘟疫》

倫敦大瘟疫於1665年至1666年在英國大規模爆發,超過10萬人死於這次瘟疫之中,足足相當於當時倫敦人口的1/5。此次疫情後來被確認為是淋巴腺鼠疫。這場前後持續大約一年的流行病之所以被人們形容為大災難,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它已經是英國本土最後一次廣泛蔓延的大鼠疫。

雖說疫情主要集中在倫敦城,但後來蔓延到英國其它區域,最有名的例子包括德比郡的小鎮亞姆。有爭論指出,瘟疫是在1665年8月隨著來自倫敦的衣料商人抵達當地的。村民們當機立斷,立即自行實施隔離,斷絕所有對外的運輸往來和接觸,以阻止這種疾病進一步蔓延。由於這做法收效良好,最終鼠疫的傳播跡象在亞姆的周邊地區開始減緩,沒有再進一步向北侵襲。但亞姆村民為此做出了巨大的犧牲。在瘟疫肆虐長達一年多的時間裡,全村350多人,有260多人在瘟疫中死去。

倫敦區的鼠疫緩和了,但個案沒有完全消失,依然斷斷續續地出現。直到1666年9月2日的倫敦大火摧毀了倫敦城中心的大部分地方,持續了4天4夜的漫天大火連倫敦地標聖保羅大教堂也燒掉了。大約在同一時間,瘟疫也奇蹟般地徹底消失了。

八、馬賽大瘟疫

1720年

米歇爾·塞雷:《馬賽瘟疫》,1720年

雅克-路易·達維德《洛奇求聖母治療瘟患》,1780年

馬賽大瘟疫是18世紀初腺鼠疫在歐洲最強烈的一次爆發,後果極其嚴重。1720年,在法國馬賽爆發的鼠疫導致市內和周邊地區約10萬人喪生。

為了阻止瘟疫蔓延,政府下令隔絕馬賽和普羅旺斯的其它地區,違反此令者處死。法國還在市郊建造了一堵用石頭造的鼠疫牆,高2米,牆後有守衛。在兩年的時間裡,馬賽9萬居民中有5萬喪生,瘟疫向北蔓延到普羅旺斯地區,又造成5萬人死去。

但在瘟疫過後,馬賽很快就恢復過來,通過與西印度群島和拉丁美洲的貿易擴張,數年後經濟就已經達到了瘟疫前的水平,人口也恢復到之前的規模。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