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職場規則和騷擾的事兒

職場騷擾

文:伢大富

阿貍的事算半塵埃落定了,有財經大V感慨說,犯事的只是個小P7,為啥好幾個P9P10的上司要幫著包庇,這讓我不由得回憶起剛畢業時。

那時我還算實習期,屬於單位裡誰都能使喚的角色,某天管銷售的老總問我某資料在不在我這裡,在的話趕緊給他送過來。

我拿著文件風風火火跑去他辦公室,敲門進去空空如也,想到他說過著急用的,於是自作聰明的決定給他送住處去——就在上班地方的樓下,屬於開發商自持的公寓,公司幫租的。

急吼吼跑過去,敲門,沒回應,但感覺裡面有人說話,又敲,開門的是個女的,名字記不起來了,但貌似是個大區經理。

我天,正目瞪口獃之際,裡面傳來副總的聲音,問誰呀。門縫瞄了一眼,好家夥,他正光著膀子在炒菜。

嗡,我腦袋瞬間大了,文件往女的懷裡一踹,說領導要的材料,然後撒腿就跑,一口氣跑到外邊停車場空地上,然後就開始哭,為啥哭?嚇的。

嘴巴裡不停的念叨完了完了,我闖禍了,迎著風飄著淚,心想我怎麼這麼倒霉,還沒轉正就目睹了這麼狗血的事,這下黃了。

其實回過頭來想,心虛的不應該是那對男女麼,我有啥好怕的呢?但那時就是很害怕,雖然年紀尚輕,但也至少明白甚麼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甚麼叫明哲保身」。

那一刻我的心態應該跟阿貍這幾個上司是一樣的吧,很慫,但這是本能。

禍闖了還得面對不是,當天下午,副總果然把我叫辦公室去了,進去之前我長舒一口氣,強裝鎮定,進去了之後沒說話,先是給他茶杯裡續了水,然後說:

「X總,我眼睛常年散光,這兩天也沒戴隱形眼鏡,剛才倒水都看不太清,也不知道杯子滿不滿,您多擔待一下。我來公司沒多久,誰也不認識,以後還得向您多學習……」他一愣,然後交代了幾句話就讓我出去了。

下班回家路上,我都快被自己整出的這番話惡心吐了,但這件事直到離職我都沒說出去半個字,當然那位副總也沒為難過我,就像啥事也沒發生過一樣。

只是若幹年後,看到網上把苟且事稱為「聊劇本」「做頭髮」,我好想跳出來插一句說:不不不,還有光著膀子礅大勺哦。

昨晚文(為甚麼狗血事總少不了阿裡?)發出後有粉粉私信說我寫的時候帶情緒了,嗯,沒錯我就是帶情緒了,因為我以前工作時被騷擾過3次。

一次是個有級別的零導,借口喝醉站在大廳裡拼命的往我身上倒,還搭我肩膀,我的第一反應是懵逼,然後掙脫開。

最後這老頭被單位司機扛走了,那時我就知道職場惡心人雖然有,但也有好的,不能一棍子打死。

第二次是一家某雞精會的負責人,我在垃圾人(像遠離垃圾股一樣遠離一種人(真實經歷)。)那篇文裡寫過。

第一次見面就直勾勾地看,然後要電話和W信,工作場合吃過一次飯,拼命勸酒,一桌子所有人都沒勸除了他,嘴裡喊著小學妹然後叫我喝。

之後經常深更半夜發照片來,那種健身短褲剛蓋過臀部的背影照,我都驚獃了你造嗎?白天人糢狗樣的,怎麼晚上這麼猥瑣呢,咱倆都沒聊過,你上來就給我發這個。

我把這事跟老板說了,還截圖給他看了,結果他哈哈哈就給敷衍過去了,從此我明白這倆屬於一丘之貉,從此立下辭職的心。

對這位公YI磚家,我的態度三不:不主動、不理會、不負責。慢慢的他也覺得自討沒趣,火速拉黑我,去撩別人去了。

對了,第一個零導後來被雙規了;

第二位依舊人前蹦躂人後撩女人,不光年輕姑娘,也包括贊助商太太們;

 

第三次是去加拿大考察時遇到的中部某大學退休一把手,60多歲戴著眼睛的斯文老頭,借口讓我幫忙拍照,湊過來摸手摟腰,好在那邊比較冷衣服比較厚,無語的是,他老伴就在幾米之外,看到了也跟沒看到一樣。

某些職場男腦子裡有邪惡念頭時候,根本不看對方怎樣的好麼,他只要新鮮面孔就可以了,他那是想彰顯男性力量麼,不是,他要的是來自權力的碾壓,他不欺負你一下,怎麼顯示他的地位呢對吧?

我比較倒霉,遇到三次惡心事,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還不敢正面懟,閉著眼睛也能知道鬧大了之後別人會怎麼講,別說甚麼蒼蠅不叮無縫的蛋,我都快把自己裹成鵪鶉蛋了,可還是防不勝防。

後來我向一位金融圈過來人女性請教,這位姐姐能力很強,長得也很漂亮,她嘗到了女性性別的紅利,也遭遇過騷擾,但最後都被巧妙化解了。

她說:「女性面對職場騷擾,最好的處理方法就是直面問題,解決它,而不是躲避它,你想職業生涯走得遠,躲是沒有用的,只能硬著頭皮去解決。」

她剛參加工作時遇到這種事情也是害怕不知所措,也因此跳槽過,最後發現換個公司一樣會面臨同樣的困擾,所以勇敢才是面對騷擾的利器。

你越表現出害怕,就越刺激這幫壞人,他也就越加肆無忌憚,但如果你很勇敢,態度也很明確,就換成他害怕了,畢竟這也不是啥光彩事。

她有次負責一個很大的項目,與合作方的老總吃飯,大晚上的倆人在包廂,燈光也昏暗,那男的幾杯黃湯下肚開始心猿意馬了,盯著她說:「你怎麼那麼好看呢,我想親你怎麼辦?」

這位姐姐歪著頭笑盈盈的說:「謝謝您的誇獎,我替我先生謝謝您對他太太的欣賞。至於親,要不您試試看?我不做這個項目不會丟工作,但您有甚麼後果就難說了。」

她說話的時候依舊是笑著的,聲音也軟軟的,倆人離的也很近,笑到後面突然不笑了,然後嘴角輕微上揚的看著他。

那個老總騰的一下站了起來,好似酒醒了一半似的,說是開個玩笑,讓她別介意,吃完飯咱再把合同捋一捋,看看接下來怎麼推進……後來他們再見面,還是談笑風生,就像這事從未發生過一樣,合作也繼續著。

一場危機就這樣在微笑中化解了,小姐姐說職場上男女都是鬥智鬥勇,拼的都是心理素質和情商,有些男的表現出猥瑣,那是在試探你的底線,你得體的拒絕是在加速解決問題。

另外就是女性的美貌是優勢,可以善用但不能濫用,你比別人更努力做事情,更不怕吃苦,反而會贏得尊重,不僅不會丟工作,搞不好還會加分。

以上是過來人的經驗,為何今天要寫這個題材呢,因為我有段時間頻繁的收到職場年輕姑娘的傾訴,多半是跟男領導有關的,這裡順便給有相似困擾但又難以啓齒的親們嘮叨幾句。

如果你上司暗示想潛規則你,而你不知道怎麼辦,但又不想丟工作,那腦子裡一定要先明確一件事:慕強沒有錯,但靠身體上位很LOW,而且沒有盡頭。

從古至今,做皮肉生意的被人瞧不起,主要是因為人明明可以靠勤奮跟手藝謀生,這些人卻偏偏選擇最懶的躺平方式。

換到職場裡也是一樣的,你受過教育,有手有腳有腦子,你把業績幹到第一,沒人敢動你,但如果靠跟男上司Sleep的好處,那這個領導提要求你滿足,比他高一級的提要求,你怎麼辦?

他轉身把你送客戶爸爸那當禮物了,你怎麼辦?再如果,他們都調走了,又換一批油膩男來,你又怎麼辦,全數接受麼?

如果你只是想憑借這層關系得好處,那就更不能走這一步,知道白月光為啥是白月光麼,因為沒得逞。

我見過的靠男上司獲利最大的小姐姐,是幫對方解決了很多麻煩,又幫他開拓了很多新業務的,屬於事業拍檔級的。

他倆根本沒有男女私情,但一年下來男的給女的分了8位數。為甚麼給她這麼多,一方面男的很感激,覺得女的對他太好了,他無以為報,只能多給;

另一方面小姐姐本身也很強,他倆屬於利益共同體,他給的多了,是因為女的能給他帶來更多。換句話講, 這男的大方,是因為他倆是一條船上的,而不是一張牀上的。

如果你的上司暗示不想涉及金錢,只想和你有段純純的愛情,因為他和老婆關系早就不好了,或者因為他當年結婚是有難言之隱,而你也不圖物質,和他有情感糾葛主要是因為愛情。

那麼請註意:在踏進最危險那一步之前,一定要讓他先離婚,因為任何不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情都是耍流氓。

如果他做不到,巴拉巴拉說一堆承諾,那麼記住:先讓他兌現承諾,沒錯,見了兔子你再撒鷹,啥都沒見著,你撲稜個毛?

游走中美兩國的名媛Wendy鄧小姐當年在新聞集團上班,遭遇老板默D克的求愛,說願不願意做他女朋友時,她的回答是「不願意」。

理由是她那麼的辛苦的考上耶魯的MBA,那麼辛苦的賺學費讀下來,好不容易找到份好工作,要是和老板談戀愛分手了,她就甚麼都沒有了。

誰也不知道鄧小姐當時說這話是發自肺腑還是PUA,但默老板想了想告訴他:「不會分手的,我會跟你結婚」——你們男領導再厲害,有默D克厲害?

來源:伢伢復盤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