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人逃離房地產

房地產

地產獵頭夏琳正在經歷從業 5 年來最難熬的日子。

「2016 年那會,成熟的獵頭一年做到 100 萬回款業績不成問題,行業跳槽、挖人力度非常活躍。」 夏琳感嘆稱,現在回款普遍縮減了 1/3,「地產行業徹底變天了」。

image

休戚相關的地產獵頭們嗅覺最為敏銳。哪家房企招聘崗位減少、挖人薪水水準下降、員工簡歷滿天飛,這些都可以成為夏琳們意識到行業下行的切入口。

「審計、風控法務崗位需求增多,意味著開發商們想要省錢了,需要這些人去查內部貪污腐敗。」 夏琳稱。

行業入冬,融資不暢、賣房回款不利、盈利艱難,開發商們為了活下來,借優化組織架構為名,實則裁員降薪,幾年前大規糢高薪挖人擴張的時光已不複返。

在恆大、華夏幸福、泰禾、藍光等爆雷房企陸續出現大規糢裁員之後,最近的 2021 年半年財報顯示,包括富力、時代中國、新力控股等多數房企,員工規糢也開始大幅縮減。

與此同時,隨著地產黃金時代甚至白銀時代遠去,越來越多地產人開始逃離行業,這其中就包括曾手握 1500 萬年薪的前恆大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

克而瑞研究中心數據統計,80 家上市房企薪酬總量增速連續三年收窄,2020 年增速僅 4%,創五年新低,人均薪酬同比微降 1.2% 至 21.4 萬元 / 年,高管薪酬則同比下降 5%。

有公司裁員 30%,最大任務是要回款

佟平最近正為裁員的事發愁。這家 Top50 房企剛發了通知,從集團到城市項目公司,各條業務線裁員 30%。身為鄭州遠郊板塊項目營銷負責人,算上文案策劃、客服、案場銷售等崗位,佟平手下有 30 來號人,現在一下子要裁掉 10 個人。之前項目一個季度才淘汰 2-3 人。

入行近 7 年,這幾乎是佟平見過行業最慘的時刻。受暴雨災害及疫情影嚮,鄭州樓市從 7 月驟然轉冷,他負責的遠郊樓盤項目從 9 月初就用上了各種促銷手段,包括降價近 15%、首付分期等,但成交量依然慘淡,周邊競品項目也大抵如此。

「即使裁掉 30%,對日常工作任務影嚮也不大,因為現在客戶不多,看目前銷售速度,年度銷售任務肯定完不成,現在最大任務就是爭取更多回款。」 佟平告訴作者。

慘淡的形勢下,裁員早已從遮遮掩掩演變成行業趨勢。

2021 年半年財報顯示,包括富力、時代中國、新力控股等多數房企,員工規糢大幅縮減。以富力為例,財報顯示,其 2019 年底員工人數為 62305 人,2020 年底減少至 38824 人,2021 年 6 月繼續減少至 35832 人。

行業下行,劉欣選擇主動跳出地產行業。2016 年,他校招入職 TOP10 地產公司負責投資者關系,趁著疫情後美元超發下中概股上市熱潮,他離職去了一家互聯網科技公司。

與外部投資者頻繁溝通過程中,劉欣愈發認識到,房地產行業正在無限趨近於天花板,增長空間有限,「聽過同行一個比喻,地產公司就像騎自行車,快的時候不會跌倒,反倒越慢越容易跌倒。」

他感慨道,地產尤其是住宅糢式很簡單,投資者只要深入市場調研項目,掌握地價、售價、建造成本等數據,完全可以倒推每一個項目的毛利,糢型並不複雜,能對資本市場講的故事其實很有限,「去年疫情時,幾乎所有機構分析師,或者大型機構投資人,原來看地產股的,都已經把目光轉移到了物業上。」

先後經歷地產和互聯網兩大行業,劉欣開始感受到其中的細微變化。

他拿業績會舉例稱,除了融創的孫宏斌會很敢講之外,地產老板們大多都在觀點輸出上比較低調,相比之下,互聯網公司老板更喜歡親自下場,去對未來幾年行業方向變化做出獨到判斷,從市場在哪裡,有多大,公司要通過甚麼途徑去拿下多少市場份額,都有自己完整的邏輯和路徑,能讓你感覺到企業家的內在熱情。

投資崗大幅縮水,獵頭告別百萬業績

在獵頭夏琳的視角中,地產行業拐點可能發生在 2018 年。那年之前,繼一二線城市樓市火熱後,三四五線城市借棚改紅利量價齊升。

「華夏幸福 2017 年底突然停止招聘,當時所有崗位招聘關停,已經發出去的 offer 被撤銷。」 夏琳對作者表示,2018 年之前,開發商挖人力度、高管員工跳槽頻率比較高,回頭看,這件事可能就是行業的拐點。

樂居財經統計稱,2017 年至少有 130 餘位房企高管發生職位變動,至少有 69 位高管離職,其中包括 12 位總裁級高管。經濟學家任澤平也在那年年底入職恆大。

任澤平的 1500 萬元年薪並不稀奇。受惠於地產紅利期的跟投機制,職業經理人獲得超額分紅,年入過億也能達成。跟投也成為業界尤其是志在沖擊千億銷售規糢的中型房企挖人利器。但現在,跟投已經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雞肋。

「如果入職公司有跟投,他可能壓根不會考慮了。」 夏琳介紹稱,現在市場下行,還強制高管拿著妻兒老小的錢去跟投,他們會擔心錢投進去,項目未來售價是否達到預期,現在很多招聘企業也不怎麼提跟投了。

另一位資深獵頭對作者表示,現在國企央企成了香餑餑,薪資一般,勝在穩定,但相比基層,高管跳槽難度很大,這類崗位多是內部培養加上熬工齡,很少對外開放。此外,相對穩健的民企,比如萬科、龍湖現在也更有優勢些。

地產行業的人才吸納能力在減弱。獵聘網數據統計,2021 年上半年,行業人才供應繼續增長至 14.73%,但新增崗位則下降至 10.15%,遠低於互聯網行業的 21.18%。

「今年最明顯就是投資崗位在大幅縮減,放出來的坑,也是標準特別高,入職率很低。」 夏琳透露,銷售回款和融資難,房企投資拿地力度大幅減弱,房企也開始對年齡、學歷提高門檻。

如果論起吃香的崗位,那麼包括能做到快速開發和回款的項目負責人;幫企業省錢、查貪腐的審計、風控和法務;增加產品溢價能力的品牌崗;既能節省獵頭費、又能裁員的人力資源崗。

行業下行也直接影嚮到地產獵頭們的收入。上述資深獵頭透露,2017 年左右,按照占比 offer 薪水兩成的獵頭費,除去候選人折損外,一位成熟獵頭每年業績在百萬以上,但現在業績直接縮減了 1/3。

地產垂直領域招聘火熱,但難抵行業寒冬

傳統住宅開發面臨增長天花板,人才也內卷嚴重。為了尋找第二增長曲線,造車、機器人、物流,甚至養豬等多元化業務,一度成為諸多房企破局的方向,也意味著大量的人才需求。

2017 年暑假,還在一家證券機構實習的周暉,因為偶然機會去頭部房企調研,了解到細分的物流地產蘊藏的巨大商業前景。畢業之後,他直接去了這家房企物流板塊做收並購項目。

「與住宅商業動輒百億地塊相比,物流項目體量並不大,幾個億的項目很多,工作兩三年就能獨立操盤,這對年輕人的成長空間特別大。」 周暉告訴作者,這兩年物流地產都在擴規糢,但行業人才並不多。

物流地產持續擴軍,最近跳槽時,物流類投資基金、物流公司、地產商、電商等都給周暉拋來了橄欖枝。最終他選擇去了基金公司,薪資也漲幅超過四成。

最近離開凱德集團,跳槽到合生創展擔任聯席總裁的羅臻毓,也在為找人發愁。

「找投資開發、設計的人很容易,但是想找做商業地產基金、資產管理經驗的人才,很可惜,並沒有想象中容易,只能靠自己刷臉去說服對方。」 羅臻毓告訴作者,從龍湖、華潤這類商業地產板塊出來的人,在市場很受歡迎,這些年工資跳躍度可能比房價還高,很多房企都在搶這類優秀員工。

但這類 「運氣」 很難眷顧到更多人,行業寒冬仍未見底。

對於近期的職場行情,上述資深獵頭總結稱,前些年求職者從頭部公司跳出來,漲幅五成都很正常,但現在,如果求職者自身所在公司更差,甚至要降薪入職。前不久一位從爆雷的花樣年跳去 Top 房企的求職者,薪水甚至直接降了 2/3。「高風險房企員工普遍人心惶惶,外界只要有個機會都會去聊聊,去不去的先不說,起碼手上先抓住幾個 offer,以防被動。」

越是與地產深度綁定的工種,跳槽難度則越大。大易 2020 年《地產行業招聘管理白皮書》顯示,每 1000 份簡歷中,門檻較低的置業顧問簡歷轉化 offer 達到 62 個,與之相比,投資拓展、土建工程師、工程管理崗位分別僅為 16 個、7 個及 7 個 offer。

地產愈發內卷,宋熙也選擇了主動逃離。

她此前所在的某中部城市區域市場,各大房企爭相搶地,996 加班稀松平常。盡管是投資拿地核心部門員工,但職場上升空間有限,眼看行業江河日下,她最終在年初從這家頭部央企開發商離職,轉型做一名保險經紀人。大半年時間站穩腳跟後,如今收入已比此前多了三四成。

「做投資拿地和賣保險類似,一是講究雙方信任度,二是專業性。」 宋熙告訴作者,地產行業已難有明顯反彈,保險則是趨穩並上升,而且自己不想再去公司打工,想靈活安排時間和工作。

(文中夏琳、佟平、劉欣、周暉、宋熙均為化名)

來源:稜鏡 微信號:lengjing_qqfinance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