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人和資本家鬥來鬥去,誰贏了?

打工人
文:北游獨立評論 

01

如果有一天,打工人成了資本家

他們就不會動輒就把資本家拿出來批鬥一番了。

打工人把資本家當敵人的唯一合理性,就是他們認定自己這輩子也不可能有錢,成為資本家。

否則,敵視資本家,無疑是最愚蠢的選項。

這個道理淺顯易懂,我有時候都不明白為甚麼還要專門寫一篇文章來闡述這個道理,誰能告訴我為甚麼嗎?

也許,這個世界真是蠢人占多數。

蠢人喜歡非黑即白、你死我活,想象我們眼前的世界,存在各種對立面。

男人和女人、窮人和富豪、工人和農民、打工人和資本家……總之自己屁股坐在哪條板凳上,腦子就似乎開始「鬥爭」了,身份之間楚河漢界、涇渭分明,彷佛對方不是人,而是異類。

他們換位思考和同理心完全沒有,如同中了魔障一樣的,思維完全被情緒帶入了緊繃狀態,跟公雞炸毛似的,隨時準備戰鬥。

然而,現實明明白白告訴我們,除了男女變性比較難,一個人一輩子的這些外在身份和標簽隨時都可能發生變化。

你今天貧窮,並不意味著你明天不會富有;

你今天是農民,下個月說不定就進城當上了工人;

你今天是打工人,說不定明年就自己創業,成了資本家;

你用你今天的身份反對明天可能的身份,是不是有點精神分裂呢?

對於這一點,李誕在《奇葩說》裡有段話說的很好。

他說:

「我覺得站著把錢掙了這句話害了很多人的感覺,站著掙錢不是說讓你滾,讓老板滾,不是這樣的……

我們這個真實的社會都是商量著把錢掙了,也沒讓你跪,也沒讓你橫,大家商量著,你願意幹,就幹,不願意幹就換一份工作,是這麼掙錢的……」

這段話讓我對李誕刮目相看,我認為他是個真正有著生活洞察的睿智的人。

如同李誕所說,我們這個社會的真實不是跪,也不是橫,而是商量著掙錢。

有誰見過公司裡跪著一排員工,不跪似乎老板就不發工資?有誰見過老板天天在公司哀求員工,員工才會工作。既不是站著把錢掙了,也不是跪著把錢掙了,而是大家商量著,相互妥協著把錢掙了,這才是真實的社會。

某天老板擺了個臭臉,你就覺得老板是在嫌棄你了,你就感覺是在下跪了?老板擺個臭臉,說不定只是因為老板昨晚給老板娘跪了搓衣板,心裡不爽呢。

總是把別人的蛛絲馬跡腦補成對自己不利的證據,這種人不是太自戀就是玻璃心啊。

真實社會中的大多數女性並不都是需要墮落才能掙到錢,這個社會的男人也不是都是乞丐,需要下跪才能得到別人的施舍,大多數的人都是靠付出自己的勞動來獲得財富。

在掙錢和尊嚴兩者之間,並沒有滿腦「鬥爭哲學」的人所幻想出來的那麼的不可調和。

真實的社會也不是非黑即白的,是有著大量的灰色地帶,而大多數人都生活在這個灰色地帶,時而強硬,時而妥協,這都是生活的常態。

把某些生活的委屈片段無限放大到全部的世界,這就是一種幻想,除了自我欺騙,毫無意義。

02

我一直認為,滿腦子鬥爭思維的人,其實都是文藝青年的另一種呈現。

文藝青年的毛病是甚麼呢?

就是喜歡用一種文學化的語言,用誇張的手法把真實生活描繪的要麼波瀾壯闊,要麼窮困潦倒,不是英雄,就是狗熊,總之,感覺他們不像是在生活,而隨時在演戲,全世界的好事他都經历了,全世界的倒霉事,他好像也一個不落。

其實,絕大多數人的真實生活都是充斥著平實、單調、無聊和忍耐,哪有那麼多的戲劇性?

這個世界上的人,生存方式就兩種,一種搶別人的,一種是憑勞動或投資獲取酬勞。無論是打工人還是資本家,都是後一種生存方式,而且是現代社會大部分人的生存方式,打工人和資本家從本質上都是一類人,處於相互需要的狀態。

在現代商業社會,我們每個人的價值都需要拿出來「賣」給需要這種價值的「買家」,在這種充分交易中,我們的生活品質才能得以維持和提高。

打工人需要資本家提供的工作崗位來掙取酬勞,資本家需要工人的勞動來賺取利潤,合作則共贏,敵視則雙敗。

打工人和資本家相互爭鬥,最終獲益的是誰呢?

只有不勞動,只搶錢的那類人。他們可以從你們的兩敗俱傷中,坐收漁利。

所以,如果一個打工人一輩子都是窮人,那麼很大可能性就是因為他們自身的愚蠢,讓資本家越來越少,搶錢的倒是越來越多,而窮人累死累活,都不夠他們搶的。

古代社會之所以落後,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生產力低下,沒有充分的分工,缺乏足夠的市場,所以,很大一部分人的生存都需要去搶別人。

比如宋朝每年通過給遼國上供來換取和平,而遼國在獲得了宋朝的歲幣後,也就解決了自身的財政問題,而減少了南下掠奪的動力。

現代社會之所以進步,就是因為我們已經建立起了全球分工、自由貿易的龐大體系,這個體系能夠提供給大多數人生存的資源,已經超越了依靠搶劫別人才能生存的階段了。

對此,千萬不要跟我槓,槓之前請環顧四周,看看你認識哪位不是靠工作,而是靠打家劫舍過日子的?《水滸傳》看多了?

你下樓買瓶醬油,不是用搶的,而是用錢,原則是自願交易。不需要下跪,也不需要呵斥超市老板,你給老板錢,老板就給你醬油。老王家超市不賣你,你就去老李頭家買,總不至於就要砸了老王家的超市,他不賣你你就不能活了?

如果你非要把你買瓶醬油的過程,都幻想成一次戰鬥經历,那肯定是你病了:還幻想自己生活在蒙昧的時代。

一個人窮不可怕,因為總有機會富裕;一個人打工也不可悲,因為你不用承擔公司破產的壓力,也總有機會成為老板。

最可悲的是愚蠢,不分青紅皂白的給自己樹敵,而不去拓寬自己的致富渠道,爭取更多的合作機會。一定要記住,資本家沒有搶走你的錢,相反,他們是提供給你工作崗位乃至今後致富機會的人,他們中的大部分人,以前也是打工人。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