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女人都愛才子

賈淺淺

文:押沙龍yashl

01

賈淺淺的事情又上新聞了。

這次是因為她發表聲明,說《雪天》、《真香啊》、《黃瓜》這三首詩不是自己寫的。如果一開始的時候,賈淺淺這麼說,也許還能挽回一點輿論。可到了現在,再說這些已經沒甚麼用了,因為大家都已經有了立場。有了立場之後,這就不光是賈淺淺的事兒了,也是「我」的事兒了。改變判斷就等於否定自己,誰會隨便否定自己呢?

所以說甚麼都沒用。

不過今天要說的不是賈淺淺,而是賈平凹,也算是看到新聞偶然想起來的吧。

前些天我寫了一篇談論賈淺淺的文章,有的網友留言說「你是喜歡賈平凹,才對賈淺淺戴上有色眼鏡,幫她洗地」。這話當然是錯的,因為我並不反感賈淺淺,卻非常不喜歡賈平凹。

這種不喜歡最早源自《廢都》。我讀的時候就極其討厭這本書。這倒不是因為它如何頹廢,如果涉黃。恰恰相反,我覺得《廢都》裡唯一的優點,就是表達出了世紀末的頹廢感。能把一種感受表達到那種程度,說明賈平凹文字功底還是好的。

我真受不了的,是書裡那種濃濃的直男式自戀,實在是太離譜了。

《廢都》裡的主人公叫莊之蝶,從書裡也看不出有甚麼特異之處。小說的大背景就是頹廢猥瑣,主人公當然也跟著頹廢猥瑣。這並不奇怪。可奇怪的是,書裡幾乎個個女人都愛他,唐宛兒、阿燦、柳月都撲上來要死要活的。

這些女人還特別理解呵護這個大作家。唐宛就兒鼓勵他跟別的女人睡覺,因為「你是作家,喜新厭舊是一種創作欲的表現!可這些,自然難被一般女人所理解…..在這一點上,我自信我比她們強。女人的作用是來貢獻美的,貢獻出來,也便使你更有強烈的力量去發展你的天才。”

我勒個去。

那個阿燦更厲害。她跟莊之蝶第一次見面就上牀,然後懷著莊之蝶的孩子,準備獨自撫養。她不肯讓莊之蝶再去見她,因為莊之蝶是個了不起的大作家,「我不能讓人知道你認識我,我要保你的清白哩!」

不光這樣,她還把自己給毀容了,這一方面是要讓莊之蝶徹底死心,護著大作家的名聲,一方面是要把自己最美的時候獨獨留給莊之蝶。阿燦用發卡劃破自己的臉,然後往傷口上澆墨水,「我已經美麗過了,我要我醜起來。你就不用來見我了!」

我真是難以想象,一個作者怎麼會想出這樣的橋段。有人說賈淺淺的屁屎尿的詩惡心,說實話,我覺得那些詩真比這些描寫要好多了。《廢都》剛出版的時候,有人說「二十年以後回頭再看,才能看出它的偉大。」

現在二十多年過去,看著還是那麼惡心。

當然,有人會說,莊之蝶只是小說人物,並不代表賈平凹老師的想法。其實不然,《廢都》裡的莊之蝶,明顯有作者精神投射的色彩。而且賈平凹老師自己在《男人眼裡的女人》中說:

男人是徵服世界而存在的,女人是徵服男人而存在的……明白了這個世界仍是男人的,女人也明白了自己的美的作用。現在有相當多的女人不滿男人的世界。卻錯誤地一心要做女強人。男人就是男人,女人就是女人,男人與女人兩極發展,這才是真正的男人和女人,才是上帝造人的原意。

這不就是唐宛兒那一套磕兒?

賈平凹老師就是這麼一個觀念,所以也就難怪他會擔憂「如果他不買媳婦,就永遠沒有媳婦,如果這個邨子永遠不買媳婦,這個邨子就消亡了。」

還是得買啊。

02

說回到《廢都》。

莊之蝶為甚麼如此受女人呵護追捧呢?

當然其中有很大意淫的成分。但是這種意淫倒不是賈平凹老師的獨創,中國文化裡有一種「才子文學」的傳統,裡面到處都是這樣的意淫。

比如說《聊齋志異》。

蒲松齡其實是個很老實的人,但是老實人關起門寫書的時候,依舊是「才子文學」那一套。《聊齋志異》裡到處都是這樣的故事:才子懷才不遇,家徒四壁,狐貍精或者女妖愛他的才,半夜來敲才子的門,非要和才子睡覺。才子也沒辦法,那就睡吧,睡的時候還發現對方「儼然處子」。睡醒了,狐貍精或者女妖為他弄錢,為他複仇,為他管家,甚至為他討小,燜上一鍋軟飯給他吃,最後飄然遠去。

這是古代作家,現代作家其實也有這樣的。比如張賢亮老師。張賢亮是個很好的作家,有一篇很出名的小說《綠化樹》。說實話,《綠化樹》寫的還是挺感人的,氣氛和文筆都好。但是感動完了,再想想故事的內核,就會覺得有點不舒服。

其實還是《聊齋志異》那一套。主人公是個熱愛讀書的才子,最困難的日子裡也堅持讀《資本論》,思考社會和人生。結果毫不意外的是,女主人公愛上他了。女主人公從其他男人那裡搞到白面饃饃給他吃,還主動要求和他睡覺。最後,這段愛情當然是無疾而終。才子嘛,要走向更廣闊的世界。在小說的結尾,男主人公「走上紅地毯」參與議政的時候,又想起當年的女子,鼻子一酸,噗拉落下兩滴淚

可為甚麼這些女人會愛上主人公呢?

當然因為他有才,會讀書,會碼字。

會碼字的人,不光女人會愛,就連男人也會愛憐他。《醒世恆言》裡就有一個非常奇特的故事。

唐朝有個才子叫蕭穎士。這個蕭穎士無權無勢,但是脾氣極大,動不動就要打人,周圍的僕人都被打跑了,只剩下一個叫杜亮的老奴。蕭穎士動不動就把杜亮打得頭破血流,皮開肉綻。旁邊人勸杜亮離開蕭穎士,說你好端端跟著這個兇神作甚?杜亮卻舍不得走,說:

我主人這般高才絕學,拈起筆來,頃刻萬言,不要打個稿兒。真個煙雲繚繞,華彩繽紛。我所戀戀不舍者,單愛他這一件兒。

最後這位愛才的文青男僕竟被活活打死了。

這個故事不用猜,就是蕭穎士之流的才子編出來的,他們家裡的奴才絕編不出這樣出奇的故事。

看完這些故事,你就知道《廢都》裡的莊之蝶是怎麼回事了。但是在這些書裡,為甚麼《廢都》看著格外讓人反感呢?

就是那副自戀的樣子太掛相,也太濃稠了。

懷著他的孩子,毀自己的容,保大作家的清白,我覺得蒲松齡和張賢亮還想不到那麼深。

03

我覺得這些才子們往往有一種「嬰孩」似的心態。

嬰孩是完全自我中心的,這些才子也一樣,覺得由於自己「有才」,所以世界應該圍著自己轉。他們心目中的那些好女人,也都具有一種母性,無微不至地照顧才子、解決他的各種需求,為了才子犧牲自己,以呵護對方的才華。那些小說裡的女主人公,幾乎都有這種母姓特點。

這就是一種典型的「嬰孩心態」啊。

可現實中真的有這樣的女人嗎?

對此我確實難以想象。圖相貌、圖錢財、圖會聊天、圖兩情相悅,圖這圖那,我都能理解,但是愛上一個人,是因為他的文章「煙雲繚繞,華彩繽紛」,所以要飛奔而去,仰慕他,呵護他,照料他……..這個確實超出我的理解能力。喜歡他的文章,買本書看就是了,幾十塊錢的事兒,至於嗎?

但是大千世界,甚麼樣的人都有,所以也不能太武斷。我確實看過一些八卦,有些相貌頗為抱歉的碼字大V,因為「才華出眾」,也能和女粉絲們瞎搞,有時候還會搞出事兒來。但是在我看來,這樣的女生就算真的存在,也屬於傻得透心的那種。要我說,找個才子還真不如找個財主呢,找財主就算離婚了還能分點財產;找才子,離婚了他只會寫文章罵你。

不信你看李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