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憑什麼不讓娼妓「有情有義」?

娼妓

作者:趙小昭

1

古代的”娼妓”…啊呸!按照歷史愛好者們的說法,應該叫”青樓女子“,只賣藝不賣身,相當高貴。

So,逛青樓就是古代男人們出門就能到達的詩和遠方——這究竟是知識改變命運?還是文藝改變人性?呵呵:)

水滸故事發生的趙宋朝,到成書流傳的元明清,文學作品裡的娼妓大致是這麼幾種人格類型:

  • 情妓

代表人物魚玄機、杜十娘、董小宛、玉堂春(蘇三)等。

她們就是古裝劇必備”神祕的青樓女子”:傾國傾城的容貌、男默女淚的身世、一顆金子般的心!

作為古往今來的愛情標本,她們認為把自己榨乾的愛情方式,才是最純粹的付出。

具體表現為嫌富愛貧和倒貼捱窮,若對方不回報同樣的犧牲和深情,往往鬧出人命。

B 俠妓

代表人物有趙盼兒、紅拂女、薛素素等。

自古俠女出風塵。

俠妓,講究的是能”慧眼識人”。

趙盼兒是關漢卿的雜劇《救風塵》女主角,好姐妹宋引章不聽勸告拋棄窮秀才嫁給土豪,婚後慘遭家暴。

趙盼兒色誘土豪騙到休書,救出宋引章讓她和窮秀才終成家屬。

紅拂是司空楊素府”家妓”,偶然看出來兜售自己的李靖長了一張主角臉,當晚就跟他私奔了。

途中給迷戀她的虬髯客發了張好人卡就獲得他全部財產。結果李靖真的做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宰相。

後來,紅佛懷胎三年生了個肉球,劈開一看是哪吒……(並沒有)

C 義妓

代表人物有李娃、王翠翹、嚴蕊、玉面狐、寇白門、小鳳仙、賽金花等。

正如項少龍所說:仗義每多屠狗輩,歡場儘是義氣雞!(烏延芳:雞是在農場……)義妓講的是”民族大義”,在國難當頭時挺身而出,或賑濟民眾,或救助官員,甚至以身殉國…

反面教材是”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

這並非道德綁架,歷史上真有一個被追封為英烈夫人的毛惜惜,被高郵總兵榮全強行納為妾。端平二年,榮全叛亂,她在宴前斥責榮全,被碎割殺死。(《宋史卷四百六十.列傳第二百一十九.列女》)

為什麼要和妓女比氣節?最常見的解釋是用妓女來諷刺順民與懦夫。

(我認為)這無非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罵一個人”連狗都不如”是在尊重狗嗎?

D、 貞妓

代表人物:關盼盼、王朝雲、柳如是、蘇小小、李香君、齊錦雲、琴操等。

她們的共同愛好是追求”一生一世一雙人”,無論對方如何晨秦暮楚、始亂終棄,依然堅守愛情貞潔,誓死不渝。

這就是男人最理想的女人,占有她的身體還不必負責;她有著如花美貌,還有丟丟才學,情感需求得到滿足。

So,給婊子立牌坊是逛青樓的終極奧義。

表面上,這些女性的確”成長”了。可細究下來會遺憾地發現,男性依舊是她們唯一的解藥。她們的才藝來自男人的寵幸和栽培,成長離不開特權階層的教誨和庇佑,從良後總被身分和階級所限制,延續紅顏薄命的套路。

2

當下對青樓女子最常見的誤解是,”賣藝不賣身”是因為品德高尚和傑出才華。

這邏輯真感人。不管你是賣藝的或是賣身的還是一起賣,無論州郡官妓或家妓、市井妓,都是”樂籍” ,法律上是騾馬糧食一樣的”奴婢賤人”,可以買賣,也可以送人。

想要從良,只有經政府批准或者由狎妓者代為贖身,且只能為妾。

青樓或夜總會,都是男權消費主義的產物,賣什麼是根據客人喜好定,哪兒輪得到自己話事?

唐代有個叫李端端的妓女,皮膚較黑,不知因何事開罪了與張祜齊名、愛在妓院題詩的吳楚狂人崔涯,崔大詩人就寫了首詩《嘲李端端》:

黃昏不語不知行,鼻似煙囪耳似鐺。獨把象牙梳插鬢,崑崙山上月初升。

這首詩很快流傳開來,她頓時就”門前冷落車馬稀”。

無奈之下,她只能向崔下跪”伏望哀之”,好在崔大詩人原諒了她,又重寫了一首:覓得驊騮被繡鞍,善和坊裡娶端端。揚州近日無雙價,一朵能行白牡丹。

這一大反轉讓李端端從”黑煙囪”變了”白牡丹”,很快就鹹魚翻身”大賈巨豪,競臻其戶”。

此事被唐人范攄寫進《雲溪友議》,唐寅據書中記載,畫了下面的《李端端圖》,該畫現藏於南京博物院。

這就是青樓女子為何要奉文人為上賓的原因,也是都會吟詩作對根源。地位雖低於妻妾婢,卻幾乎是唯一能接受文化教育的群體。柳永若不是一能教妓女寫詩詞,二能以他的名氣招客,妓女哪得空跟他”衣帶漸寬終不悔”(從來不為自己脫了衣服不可描述而後悔)?

老鴇才不會大發慈悲許他”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倘若春風十里揚州路上全是德雲男孩,背完”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兒…”就能當花魁;假如贏得青樓薄倖名的是傳武大師,名妓們一登場就甩閃電五連鞭。

不知是真的情之所至而忘記,還是逢場作戲故意忽略”出賣”本質,文人們想當然地拔高、美化、神化她們,留下了無數歌頌妓女以及據說是妓女創作的文采飛揚的作品。

正常人當然不可如雷橫之母,只憑良家身分就鄙視咒罵娼家:”你這千人騎、萬人壓、亂人入的賤母狗”!

但認為她們只是社會制度或人性的犧牲品,她們本性是純良高潔,這何嘗不是一種偏見。

 

3

 

水滸卻沒有這種偏見。

女性不是被刻意提煉和美化的品德而偉大和可愛,她們之所以生動,只因為她們是自己。

小說把妓女和好漢皆視作”三教九流、江湖人、社會底層”來寫:如梁山上有婦女之友魯達也有嫉女如仇李逵,歌妓裡有懂得感恩的金翠蓮、運氣不好的宋玉蓮、得勢不饒人的白秀英、敲詐勒索的閻婆惜;

妓院中有撒潑賣俏的李巧奴、怕事懦弱的李睡蘭,”王的女人”趙元奴和李師師…

閻婆惜賣身葬父做了宋江的妾,卻因為張文遠更符合她的擇偶標準,只想享受宋江給予她的優越生活,卻不願盡到妾的本分,在掌握宋江的”涉黑”證據後以此敲詐勒索,這無論合不合大眾的心意,確是人性的真實,現實中也有真實案例。

黑白混淆的社會所造成的艱難生存狀況,對底層人的心智傷害是毀滅性的。

無緣無故就送棺材贈銀兩?騙人!臆想如霉霧般散開。習慣了以惡看人後,再不能分辨臆想與現實,理直氣壯的要回賣身契,還要宋江把100兩”黑金”交出來補償自己這些年的窮苦。

金翠蓮初時是被鎮關西黑惡勢力欺壓的,現在卻連累了魯提轄。如果水滸對人物的塑造淺一些,偏見深一些,金翠蓮很可能會寫成是有惡意的,說明”紅粉骷髏”的邪惡,或是為自己被大娘欺負而報仇雪恨。

這樣寫不是說不可以,不過水滸裡的好漢行為都是源於自己的性格。

如果把鎮關西從魯提轄的拳頭下救出來,讓他切臊子切到手得破傷風而死,那我為什麼不去看小時代呢?

至於妓女傍大款攀權勢,水滸傳似乎沒什麼觀點,結局好壞只在個人修為。

寫金翠蓮給趙員外做妾後錦衣玉食的同時,也寫她把魯達的牌位供奉叩拜,以此感恩;在寫白秀英和知縣相好,令雷橫輕罪重罰披枷帶鎖示眾,她死後知縣卻立刻劃清界限,輕判雷橫。

 

4

所謂經典名著,是讓讀者對世人生出各種感情,包括關懷、同情、容忍、尊重等。

人的矛盾和艱難寫出來時,我們就看得見。 如舉報史進的李睡蘭,在史進還是鄉村小王子時,他肯花錢她也肯動情。而時移世易,如今的史大郎是官府通緝犯,稍有不慎,官府捉不到史進,還拿不了你?

她本是一個沒有自由的人,凡事老鴇把持:”我這行院人家,坑陷了千千萬萬的人,豈爭他一個!你若不去首告,我親自去衙前叫屈,和你也說在裡面!”

這一段話讓我們對李睡蘭有些諒解,賣不賣史大郎,不是她一個身不由己的人可以決定。

無論承不承認,常人對娼家的反感,其實還有個原因是妒忌。

類似現在對”花瓶”女星或者丁真那樣,妒忌他們不用做題不用流汗而名利雙收。

水滸並沒有這種妒忌心,小說也寫了李師師盛名之下的戰戰兢兢與情感缺失。

不是每朵解語花,都能遇到賞花人,”李師師說些街市俊俏的話,皆是柴進回答。燕青立在邊頭,和哄取笑”。

宋江只會”揎拳裸袖,點點指指,把出梁山泊手段來”,讓她一臉尬笑原地石化。

最難堪是接過宋江那手”盡訴胸中鬱結,呈上花魁尊聽”飽含深意的詞後,她每個字都認識,連起來卻完全看不懂。

生活不僅有李太白和蘇東坡,還有黑宋江和鬧東京,花魁當然是要講義氣,但是別忘了那段感情戲,因為她最後是要替天行道的。

第二年,在弄清了燕青梁山反賊身分後,李師師依然一片盛情,還向他表達了愛慕之心。

換了《色·戒》中的”易先生”,第二天就給李師師買鑽戒了。

燕青不是這樣的人,小說中贊他:”心如鐵石,端的是好男子。”  

他先專心和李師師討論了一番吹簫技術,然後提出結為姐弟,用八拜之交,澆滅她的淫邪妄念。

此事讓李師師獲得社會各界人士高度讚揚,成為風月場的一段佳話。

那時,滿洲的馬蹄聲還沒從北方傳來,在帝國子民春光燦爛的夢中,斜陽正緩緩墜下。

 

來源:時拾史事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