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辰綱之謎(中):關於「生辰綱大劫案」的3個祕密

生辰綱

文:趙小昭

先回顧一下上集內容:生辰綱之謎(上)智取生辰綱之「智」為何物?

(1)晁蓋方面,劫取生辰綱的團隊組建和籌備工作——”智取”生辰綱,一開始就不科學到極點;

(2)楊志方面,在正規黑幫、正經土匪的常規操作下,楊志押送計劃相當科學的——他沒料到,濃眉大眼的晁蓋也會用蒙汗藥這種江湖上最不齒的手段;

(3)駁陰謀論·其中最反智,也是最多人相信的,是來自某大V(代表作”黑水滸”)的觀點——生辰綱劫案的幕後黑手,是梁中書!

一、進獻生辰綱為哪般?

在陰謀論者的眼中,生辰綱這一回應該叫做《蔡家贅婿的局中局》:

梁世傑是蔡京家的廢物女婿。在北宋四京之一、行政級別高於其他州府的北疆重鎮大名府,默默無聞的做了三年梁中書(相當於現代直轄市的市委書記兼大軍區正司令、上將)。

三年之間受盡欺辱:要在端午家宴時和老婆從中午一直喝到二更天,席間老婆竟敢叮囑他別忘了岳父生日,還問他賀壽禮物準備得怎樣!這都算了,最難以承擔的是每年要拿十萬貫給岳父做生日禮物。

小說中,禁軍教頭林沖能輕鬆拿出一千貫買刀,王太尉能隨口開價三萬貫買徐寧的金甲,得官後的宋江能拿出五萬貫修九天玄女廟,開藥鋪的西門慶家產有萬萬貫…..

然鵝,他一個平平無奇的”上馬管軍,下馬管民”封疆大吏,又不是官低權弱的縣官知府,怎麼承擔得起十萬貫啊?

直到那天,”三代將門之後,楊老令公嫡孫”楊志在眾目睽睽中單膝跪下叫道:

“今日蒙恩相抬舉,如撥雲見日一般。楊志若得寸進,當效銜環背鞍之報。”

他決定反擊!生辰綱根本就是假的,為了不穿幫,他特意安排了老都管去破壞,並把路線日期等透露給江湖各路人馬讓他們去劫,比如黑社會劉唐,比如道友公孫勝。最後讓楊志背鍋!

別說梁中書,連我都想歪嘴一笑了。

格局是一門玄學。陰謀論者在這一點上,輸給西門慶108個檔次。

首先,生辰綱不是你想送就能送的。

在水滸的平行空間《金瓶梅》裡,西門慶第一次給蔡京送生辰綱,包括三百兩金銀給工匠打造的四陽捧壽的銀人,每一座高尺有餘。兩把金壽字壺。兩副玉桃杯、兩套杭州織造的大紅五彩羅緞紵絲蟒衣,還有李瓶兒拿出的有錢買不到的兩件大紅紗,兩件玄色焦布,俱是織金蓮五彩蟒衣…..

這金光璀璨的生辰綱,卻連門都進不去。

來保道:”我是山東清河縣西門員外家人,來與老爺進獻生辰禮物。”官吏罵道:”賊少死野囚軍!你那裡便興你東門員外、西門員外?俺老爺當今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不論三臺八位,不論公子王孫,誰敢在老爺府前這等稱呼?趁早靠後!”

來保拿出三包銀子送給看門的,才見到了和西門慶有交情的翟管家,送了他一對南京尺頭,三十兩白金,才終於將禮單遞到了蔡京面前。

西門慶的闊綽略微打動了蔡京,順手賜給他”金吾衛衣左所副千戶、山東等處提刑所理刑”五品官職。跑腿兒的吳典恩、來保被封為”驛丞”、”鄆王府校尉”。

這時,西門慶和蔡京還只是冷冰冰的錢權交易,並沒有資格叫聲乾爹。

盼望著,盼望著,一年一度的蔡京生辰終於又到了。西門慶”擇了吉日”,親自帶著二十擔禮物(比梁中書多一倍)給蔡京進獻生辰綱。

一路看了些山明水秀,相遇的無非都是各路文武官員進京慶賀壽誕,生辰綱不計其數。”

因做主把情人王六兒的女兒嫁給翟管家為妾,所以西門慶和翟管家是親家關係,這次順利許多。

先把二十擔禮物抬到太師府門口排隊,”挨肩擦背,都是大小官員來上壽的。”他人就被翟管家領著從側門進去,見到了蔡京,”翟管家走近蔡太師耳邊,暗暗說了幾句話下來。”西門慶磕了四個響頭,終於能當蔡京的乾兒子了!

“孩兒沒恁孝順爺爺,今日華誕,特備的幾件菲儀,聊表千裡鵝毛之意。願老爺壽比南山。”

西門慶的生辰綱包括:

大紅蟒袍一套、官綠龍袍一套、漢錦二十匹、蜀錦二十匹、火浣布二十匹、西洋布二十匹,其餘花素尺頭共四十匹、獅蠻玉帶一圍、金鑲奇南香帶一圍、玉杯犀杯各十對、赤金攢花爵杯八隻、明珠十顆,又另外黃金二百兩。

蔡京說了兩個字:”多謝!”

笑貧不笑爹的年代,做蔡京的乾兒子意味著什麼呢?根據政和七年,媒婆文嫂的形容:

縣門前西門大老爹,如今見在提刑院做掌刑千戶,家中放官吏債,開四五處鋪面:緞子鋪、生藥鋪、紬絹鋪、絨線鋪,外邊江湖又走標船,揚州興販鹽引,東平府上納香蠟,夥計主管約有數十……家中田連阡陌,米爛成倉……

因為要送十萬貫的生辰綱,梁世傑就不好好做個軟飯硬吃的蔡家贅婿,這是人性的泯滅,還是道德的淪喪?

二,晁天王夢裡是誰?

《水滸傳》第14回,叫《吳學究說三阮撞籌,公孫勝應七星聚義》,堪稱教科書級別的”反話正說”諷刺典範。

所謂吳學究用計遊說三阮加入打劫團,彎彎繞繞看似聰明,實則多餘。哥仨窮的飯都快吃不起了,小七表示如能像梁山強人一樣富足生活,死了也值。想加入的意願如此明顯而強烈,還需要遊說?(詳情點擊:細思極樂阮小七:宮廷玉液酒,108杯,其實就是二鍋頭兌的邨醪水 )

高潮是因為反智所以迷人的鄉邨教師吳用給晁蓋解夢,還解析出了3個意思:

①劫生辰綱”須得七八個好漢方可,多也無用”;

②”應天垂像”是七人打劫團成功的好兆頭;

③北鬥上的白光,就是白勝,”自有用他處”。

吳用懂命理嗎?這一點小說第六十一回《吳用智賺玉麒麟》有答案。

盧俊義報給上門忽悠的算命先生的生辰八字:”在下今年三十二歲,甲子年,乙醜月,丙寅日,丁卯時。”

這是個明顯的破綻。

按照中國傳統曆法,甲子年只有丁醜月,不可能有乙醜月;丙寅日只有辛卯時,沒有丁卯時。也就是說,”甲子 乙醜丙寅丁卯”相當於2月30日星期8,是不可能存在的。

吳用卻能從這個生辰八字裡,算出盧俊義命裡缺個血光之災!當然,一般的說法是施耐庵一個破寫小說的,懂個P的命理。

“保正夢見北鬥七星墜在屋脊上,今日我等七人聚義舉事,豈不應天垂像!”吳用敢算,晁蓋敢信。他真的以為他自己和吳用、阮氏三雄、劉唐、公孫勝就是夢裡7顆燿眼的星星。

後來的事實證明,晁蓋這個夢根本不是吉兆,而是在預示他的死亡。

在他們7人結拜時,書中已經寫得很明白:” 一時豪俠欺黃屋,七宿光芒動紫薇。”——豪俠就是晁蓋,其他六人加上不在場的七十二地煞星之”地耗星”白勝,才是正兒八經的七(星)宿。

無論聚義的是7星還是108顆星,晁蓋都不在其中;他才是邊上的小星,早早地化作白光去了。

吳用算得出的,叫人心;算不出的,是貫穿水滸整部書的「天命」。

晁蓋做了這個夢一個多月後,在黃泥崗(據說是今河南省濮陽市南樂縣五花營邨西北部的黃泥崗)上,梁中書孝敬岳父蔡京的價值十萬貫的”生辰綱”被劫。

三、 誰是智取的演技擔當?

公元1115年的端午節,楊志終於等到了這輩子唯一一次翻身機會:押送生辰綱。當他把這價值十萬貫的財物打包時,珠光寶氣晃得他睜不開眼。

他深信,這次,他脖子上的枷鎖,會變成一條閃閃發光的金鍊。

所以,當白勝挑著酒擔子,唱著整部小說中最著名的山歌(被選入中國少年兒童出版社編輯出版的《古代詩歌選》)走上黃泥崗時,他忍不住爆粗口:

“你這邨鳥,理會的什麼!到來只顧吃嘴!”

楊志是看出了破綻,所以警告軍漢?

NO。他信了白勝是賣酒的。

若說之前他提著樸刀衝進林子,看見晁蓋一行自稱是販棗商時,還略有存疑,白勝的出現,讓他徹底放下了戒心。

沒有盜匪,這難道不好嗎?

想想他口中的黃泥崗多麼危險——

“閒常太平時節,白日裡兀自出來劫人,休道是這般光景……”

想想自離了北京這一路人他神經緊張成什麼樣子?

——不停變換行路時間,如瘋狗般廝咬隨行軍漢,”如若停住,輕則痛罵,重則籐條便打,逼趕要行。”

連在蔡京家當過奶公的老都管都看不下去了:別打了,他們也是人,若不是真的走不動了,誰願意被你用鞭子抽得滿地滾啊!

楊志認為,這一路不是明搶,那就是暗奪,要麼殺我,要麼騙我,都是衝著金光閃閃的生辰綱而來,全然不顧他金光閃閃的楊家將DNA。

白勝的出現,就像看一部”年度恐怖靈異”大片,看到結尾——

“啊,原來沒鬼呀?喔叻個去!從頭到尾就是主角做了個夢而已?但是我做足了反應啊,又尖叫又流淚又掐掌心,還不敢去廁所。那現在算什麼啊?是我自己變態啊?”

因為虛驚一場、又一場,so,楊志很煩躁;

再加上”熱氣蒸人,囂塵撲面”的六月天,他的心火正在燎原。

要讓他喝下蒙汗藥酒,關鍵在於白勝。

他才是黃泥崗上唯一能夠憑演技”智取”楊志的人。

預知後事如何,敬請期待下一篇文:生辰綱之謎(下)鬥獸棋的玄機:鼠輩之光,勝過當時的太陽。

來源:時拾史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