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馳傳變賣豪宅、眾明星無戲可拍,影視寒冬加速洗牌,誰會被淘汰?

天熱了,影視寒冬卻沒過去。

「喜劇之王」周星馳賣房還債、當紅小生張若昀深陷債務危機、老戲骨應寶林無戲可拍直播當網紅……

一夜之間,劉濤、張雨綺、薛之謙等一眾明星紛紛摘掉光環,下海與主播合作,從事商業直播帶貨,只因沒有戲拍,沒有錢賺。

另一邊,各家影視公司日子也不好過,上市公司一季度業績慘澹,影視股股價也幾乎跌至谷底。製作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何以笙簫默》等大熱劇的華策影視去年虧損13億,從前輝煌的華誼兄弟已接連兩年虧本,即將跌出創業版。

自2019年開始,「影視寒冬」這個詞便頻頻出現在各大影視行業製作人員、演員、導演的口中。

眾多失血的線下影院,在經歷了近5個月停業後,只好選擇離開。

「影視業寒冬」的大浪淘沙下,行業洗牌洗走了誰?

 

1 賣房、搞直播,沒戲拍的大牌們

疫情的到來,加劇了影視圈的這股冷氣,各大影星紛紛賦閒在家,日子也是愈發艱難。

憑藉《慶餘年》大火的演員張若昀剛捲入與華策影視的1億債務糾紛,港媒又曝出「喜劇之王」周星馳因對賭條約失敗,將自己11億的豪宅抵押貸款。

2016年11月,A股上市公司新文化及旗下子公司Young&Young斥資13億,聯合收購了周星馳公司51%的股權。

收購時,周星馳公司成立不過兩年,第一年利潤僅35萬,第二年卻靠著《美人魚》狂砍33億票房,新文化瞅見了商機,奔著星爺的ip影響力,瘋狂砸錢,高調投資。

但新文化也是有條件的,在收購協議簽訂時附帶了對賭條款。即周星馳需要在四年內拍出百億票房,10億利潤的電影,若不能達到該要求,周星馳需要自掏腰包補足差額或回購股份。

可自《美人魚》後,《西遊伏妖篇》、《新喜劇之王》、《長江七號愛地球》,一部比一部撲街,合計票房60億不到,而受影視圈禁令加之疫情影響,臨時開拍也是無望,只能眼巴巴看著合約到期,星爺與新文化這一對賭算是失敗了。

如今,隨著國內疫情得到控制,各路明星開始復工,但進入錄影棚開機拍攝的卻寥寥無幾,更多則是選擇在綜藝節目上露一露臉。

芒果台節目《乘風破浪的姐姐們》在無官宣、無預告、微博熱搜暫停的情況下低調開播,卻立刻引爆互聯網。截至6月14日晚9點,節目第一期播放量已突破3.4億人次。

節目中,年齡在30-50歲之間的出道女藝人,將通過三個月的培訓和比賽,擇優組團出道。她們的表現打破對中年女性的刻板印象,賺足了噱頭與觀眾的眼球。

可台前風光無限的姐姐們,台下卻無戲可拍。除去原為歌手的阿朵等人,剩下的25個選手裡,仍然只有不到一半的女藝人能夠做到年均1部新作品。

此前有媒體報道,大多數演員的2019年並不好過:20%的人只有1部作品播出,更有65%的人這一年中就沒有在影視劇裡露過臉,不管是作為主角還是配角。

沒戲拍,正值風口的直播帶貨便成了明星爭相入駐的對象,平台為引流也樂享其成。

618前後,黃聖依、劉芸等一眾明星紛紛現身抖音帶貨直播間,只是為了刷上點存在感。但術業有專攻,乘風破浪的張雨綺,在直播帶貨上也掀不起一絲波瀾,當天與快手辛巴的合作頻頻翻車。

在售賣iPhone的套路裡,辛巴稱,自己經過艱難談判後拿到的價格是4099元,張雨綺宣布給到3899元;辛巴吐槽要賠一百多萬,她爽朗表態:「沒事,我掏了」。

這個意外插曲讓辛巴與快手工作人員都一度驚慌,以一台手機200元的差價,當晚直播庫存14000台手機,差價達到280萬,辛巴一臉尷尬地表示要出去抽根煙。

這場直播最終帶貨金額達到2.23億,觀看人次達到2500萬,張雨綺快手漲粉近300萬。結果看似令人滿意,但作為快手一哥,辛巴曾創下半個小時帶貨10億的紀錄,搭上張雨綺不但沒有流量助長,反而成了「減分」項。

但直播帶貨只能作為暫時管用的止疼劑,演員藝人還是需要回到屬於自己的領域。

 

浪潮下的腰部群演

一線明星藝人都要被迫變賣財產、靠上直播刷臉掙錢,寒冬下三四線小演員現狀更加慘澹。

據2019年《中國電視劇風向標報告》,2019年前三季度在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備案的電視劇部數為646部,同比下降了27.1%。作為「影視行業風向標」的橫店影視城首當其衝,開機率同比銳減45%。

「去年明顯感覺到進來的劇組減少了,身邊走的人變多了」,橫店龍套演員小小告訴記者。

參加群演的酬勞是一場百八十塊,工錢每週結算。「18年時我一天最多能跑3個劇組,如果因為鏡頭被剪進去了,還能額外加錢;去年年底一天能接上一單算好的了。」

2016年,剛剛大專畢業的小小第一次來到橫店,便被這的繁榮與片場氛圍吸引,選擇成為「橫漂」,足足呆了3年。2019年,政策管控,影視寒冬來臨,小小拿著想著咬牙熬過去。

可疫情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橫店停工的那兩個月,沒有收入,房租、吃喝卻一樣不少,你只能選擇屈服。」熬不下去的小小選擇回山東老家,他正式失業了。

今年三月,小小與朋友一起轉行做起了短視頻,短短數十天便積攢了十萬個粉絲。「短視頻門檻較低、劇本也不複雜,稍有演技的演員便能hold住。」小小稱。

多年混跡片場的經驗,也讓小小學會了自編自導自演,在朋友的幫助下,東拼西湊地成立了傳媒公司。

6月初,小小再次回到了橫店,但這次,他是為了招募演員去的。

「如人飲水,影視圈大洗牌下的箇中苦楚只有我們自己知道,但希望寒冬過去之後,還能相見。」小小稱。

 

3   一片狼藉的影視股

與此同時,資本市場也減少了對影視公司的青睞。

據天眼查數據顯示,2019年以來共有超過3228家公司名稱及主營業務涵蓋「影視」的公司註銷或吊銷,遠高於2018年的1946家。

受疫情影響,一季度影視股業績集體下行。其中,萬達電影預虧5.5億元,繼2019年之後再度成為虧損最多的影視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華誼兄弟、唐德影視、長城影視、金逸影視等多家公司已連續兩年虧損,如今再遭遇疫情「黑天鵝」,將面臨退市風險。

以電影為主業的公司中,只有光線傳媒一家預盈利,但淨利潤同比下降56.33%―78.17%。

上市公司一季度業績慘澹,影視股股價也幾乎跌至谷底。

據Wind數據顯示,2020年第一季度影視板塊整體下跌超過15%,總市值較2019年最高位2646.43億元跌至2122.42億元。

浙江一家影視公司的編劇於歡表示,最近兩三年的確感覺市場「蕭條」了,在電視節、電影節的活動上,能明顯察覺正在拍攝的片子少了。

「這是優勝劣汰的結果,隨著熱錢減少、資本不斷向『愛騰優』聚集,平台能夠以更專業的眼光和更強的話語權挑選項目。」於歡稱。

但中小民營影視公司靠不上優愛騰的大樹,也找不到自己的路子,只能面臨「失血死亡」的窘境。

失血的影院

令大多數上市影視公司沒想到的是,一向賺錢的線下影院卻在此時成為燙手山芋。

2020年已經過去一半了,電影院什麼時候能開業依然遙遙無期。按照往年,6月正值暑期檔的開始,對於電影人而言只有兩個字——「忙碌」。

可在經歷了近5個月的停業後,許多人還是決定選擇離開。

2020年第一季度已有2799家影院類相關企業註銷或吊銷;同期註銷或吊銷的影視類企業數量超過1000家。與此同時,新增數同比下降25%。

6月19日,已開業十年的盧米埃重慶金源IMAX影城宣布將於7月14日正式閉店,而此前包括上海美亞影城、金逸影城(常德澤雲店)、托吉斯影城(雲浮鬱南店)在內的多家影院,也在本月宣布閉店。

對此,業內人士劉迪告訴時代週報記者,多數影院自身就存在產能嚴重過剩的問題,疫情只是打亂現狀的一塊「多米諾骨牌」。

數據顯示,供給側影院和銀幕數量飆升的同時,需求端的票房增速和觀影人次卻在放緩。

據國家電影局統計,2010―2016年,每年銀幕數、影院數同比增幅高達30%甚至40%,2017年以來才回落至20%以下。2019年度新增銀幕8843塊,銀幕總數達到68922塊,影院數量為12176家。

2019年國內電影市場票房 641.43 億元,增速同比下滑3%;全年觀影人次同比增幅為 0.58%,遠低於2018 年5.92%增長幅度,創歷史新低。

業內人士倪爽也向時代週報記者表示,近年中國影院的毛利率持續下滑,與整個行業集中度分散有關。預計未來一段時間,部分過剩產能會被淘汰出局,或被併購,最後可能只有不到1/3甚至1/4的留下來。

此外,主打線下的影院,還在面臨網絡平台「優愛騰」的蠶食。電影行業自救,主流電影公司轉投電視劇,並選擇線上分發的模式。

自徐崢將春節撤檔電影《囧媽》以6.3億的價格賣給西瓜視頻,越來越多的電影被搬上了線上平台,分成也相對可觀。

優愛騰三大視頻平台發布的榜單中,2020年前三個月,分帳破千萬的作品23部,比2019年同期增長188%;票房前30名的分帳金額共4.3億元。

「隨著網絡電影的盛行和新技術運用,影院優勢也會被逐漸取代。」行業分析師李歡表示。「優質資源會慢慢靠向線上大平台探索合作模式,一旦成熟,便會更嚴重衝擊當前的線下影院。」

至於影院何時開門。李歡則表示,據行業內部對目前形勢的理解,影院可能最快9月才能正式復工。

如此一來,影視公司未來一段時間的業績或將持續低迷狀態。

來源:時代週報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