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富人開刀,拜登會妥協嗎?

Facebook

文:房東的ID 

最近拜登搞了一個大新聞。

2021年4月22日美股交易時段傳出一則信息:拜登計劃將針對年收入超過100萬美元的美國人收取的資本利得稅稅率從目前的20%提高至39.6%。加上現有3.8%的投資收益附加稅,最富有投資者群體的聯邦稅率可能高達43.4%。拜登這一計劃遭到國會共和黨人的強烈反對,如果這種幅度的加稅得以實施,將會使長期資本利得的最高稅率達到一百年來的最高水平。

聯邦稅率
相關數據

目前,美國對於資本得利的徵稅分為短期(一年內)和長期(一年以上)兩種,投資者需要為資產增值的部分繳稅。對於持有時間小於一年的資本得利,將併入投資者本年度的收入中統一分級徵稅,而對於持有一年或以上的投資,美國聯邦政府設定的稅率是20%,這遠遠低於工資、薪金的最高邊際所得稅37%,美國一直以來對資本利得進行短期和長期分開徵稅,也刺激了美國投資者傾向於長期投資、價值投資。

針對資本利得稅的新方案為什麼定到39.6%,其背後邏輯是鑑於資本利得稅與收入稅的對比,現階段美國年度個人所得稅的最高一檔是37%,對應個人年內收入51.8萬美元以上的部分,需要注意的是37%這個最高一檔稅率是川普稅改後從39.6%降下來的,在拜登的長期計劃中要把個人所得稅最高一檔的稅率恢復到之前的39.6%。這次拜登要把年收入100萬美元以上富人的資本利得稅調整到39.6%,就是要讓富人的資本利得能和勞動收入按照一樣的稅率繳稅,所以這個39.6%可以說是針對性很強的一個數字。對於資本利得和勞動收入這兩項收入來說,是否應該被設置相同的稅率,或者哪一個應該更高,這就是一個見仁見智的話題了。

消息一出,富人還沒有加稅,市場在當天就有所反映了:美股三大指數週四盤中急跌,所幸收盤時跌幅都控制在1%以內,暫時沒有出現暴跌的慘烈局面。標普500在之後的周五交易日盤中強力反彈並再次創出了歷史新高,資本的嗅覺是最靈敏的,市場可能不相信這個幅度的加稅能落實,我覺得市場是對的,這個部分我們在文末會深入聊。

標普500指數
標普500指數 2021年4月22日

為什麼要加稅?

民主黨奉行大政府的理念,在各個領域加大開支,最近2.3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計劃就是一個典型案例。但要擴大開支也必須增加稅源,否則美國的財政無法長期持續。

另一方面,加稅也是美國現階段一個社會需要:幾十年年來,美國整體的貧富差距不斷拉大,已經到了很危險的地步。

從1968年到2018年,美國前5%的人口收入從占全美比例16%增加到23%,前10%的人口收入佔全美比例從43%增加到52%,而中間層的20%和最窮的20%人口收入佔全美的比重在不斷降低。
美國不同階層收入佔全國比重 1968-2018
美國不同階層收入佔全國比重 1968-2018

如果我們只看收入的變化,體會可能還不會很深,但如果我們看資產存量就能感知誇張程度了。 2016年時,美國前1%的人口擁有整個美國近40%的財富、前10%的人口擁有整個美國77%的財富,而美國剩下的90%人口只擁有這個國家23%的財富。注意一下,這還是2016年的數據,過去五年美國股票和房價等資產的價格大幅上漲,現在的實際情況肯定比這個數據還要誇張,因為前10%和前1%的富人擁有的股票和房產比後面的中產與窮人都要多得多。

美國各階層人口擁有的資產佔全美比例 1988-2016
美國各階層人口擁有的資產佔全美比例 1988-2016

富人越來越富,而且富人創造財富的方法越來越依賴於資產增值而非勞動和經營,這個情況當然非常不好,所以針對資產增值適當加稅有助於緩解多年來這樣一個糟糕的趨勢。

有關資產增值造富,這一點我們中國人應該也是深有體會,十多年前,你在北上廣深等熱點城市花100萬元買一套房,現在價值很可能已經超過1000萬,很多普通人一輩子的工資也賺不到這個增值部分,即便對於房子的業主來說,這個增值的絕對數量很可能也比自己這些年來的勞動收入加起來更多,以至於出現「 創業敗家、買房致富 」的流行說法。如今美國這樣一個資本主義世界最強調市場經濟和競爭的國家開始對資本利得下手,這或許也會給我們帶來一些啟發。


十五年,56萬變1320萬,中國的資本利得在樓市上讓人印象深刻

在應對國內經濟時,儘管民主黨和共和黨各自的思路不一樣,但最終目的是一樣的:拜登希望通過加稅和擴大政府投資來向富人增加稅收、並為藍領們提供更多就業和社會保障;而川普之前則是對多個貿易夥伴上調關稅的同時給國內減稅,看上去是在搞貿易保護,實際上是要產業回流,增加美國藍領的就業機會,最終結果也能降低貧富差距。

負面影響

資本利得稅看上去是針對富人的,但最終影響的是每一個普通人。如果真的大幅加稅,最大的負面影響就是可能造成市場動盪,並且最終削弱無數普通人的財務狀況,這個可能的結果將與民主黨劫富濟貧的初衷背道而馳。

以美國的養老金為例,目前有32%的美國人擁有401K賬戶、35%的美國人擁有IRA賬戶,美國股市還真不是少數人的遊戲,它更是美國養老金的最重要來源。

401K和IRA對比
401K和IRA對比

在這個背景下,美國人的養老金是多是少都取決於市場的漲跌。只要市場情緒不好,然後帶動大盤跌個10%,那美國全民的養老金總量也會減少10%,如果出現這種情況,就屬於稅率還沒有正式上調,但已經全民買單了。如果大幅上調資本利得稅的消息引發市場的調整,那麼調整幅度越大、就越會給加稅方案的落實增加阻力,因為這時候反對者不僅僅是上調稅率針對的年收入100萬美元以上的富人群體,而是無數普通的美國人。

很多人說美國股市和中國樓市很像,儘管我一直是反對態度,因為兩者的成長性、底層邏輯、以及各自價格上漲對社會帶來的負擔完全不同,但有一點還確實是有些類似的,那就是美股和中樓都是各自國家老百姓的最重要的大類資產:一個中國的中產家庭,除掉房子的市值後可能就不再是中產;一個美國的中產家庭,除掉股票外手上的現金可能連一輛二手車都買不起… 總之今天美國人的生活已經和股市牢牢地綁在了一起。

能否成功?

都說觸動利益比觸動靈魂還難,拜登政府這個直接翻番的資本利得稅觸動了美國很多利益集團的核心利益,這利益受損的人不僅僅是共和黨人,更來自民主黨內部,也來自華爾街、矽谷這些一直以來民主黨的盟友和金主。所以這樣一個激進的稅率翻倍是很難最終通過的。


2019年中,佩洛西夫婦公開的股票持倉,她的老公是金融大亨,我們看看佩洛西的投資組合,再回顧一下這些股票從那時到現在的走勢,只有牛逼兩字可以形容,佩洛西簡直是國會女股神

其他那些本來對政治不感興趣美國科技公司高管和高級員工,也會因為這一波資本利得加稅而在財務上遭遇強烈衝擊,因為他們的收入大部分都是股票。

以蘋果公司CEO庫克為例,他2020年的收入中有300萬美元現金的基本工資、1073萬美元現金的獎勵、還在9月獲得了價值超過1億美元的限制性股票,早晚有一天他是要套現一部分股票的,這次加稅對他這種科技高管的影響非常大。

就算不是CEO而是一個高級軟件工程師,股票也是收入的大頭,在蘋果級別最高的工程師(ICT6級別),平均年薪約72萬美元、其中base是26.9萬,股票超過38萬,而其他科技公司中高級別職位的收入結構均與蘋果類似。

蘋果ICT6級別軟件工程師薪酬數據
蘋果ICT6級別軟件工程師薪酬數據

還有和金融市場直接掛鉤的無數華爾街巨頭,他們的利益糾葛比矽谷還要復雜得多。因此下一步可能性比較大的做法,是以一個相對比較小的幅度去上調資本利得稅,即「 瘦身版加稅 」。

政治是一門妥協的藝術,拜登這個老政客對這一點自然非常熟悉,比如他在競選時曾信誓旦旦要對企業加稅,現在態度卻變得非常含糊。而直接在資本利得稅上翻倍,這麼狠的做法肯定沒法在國會通過,那麼他現在放出這樣的風來,可能是他先開一個很高的價,留出空間去讓國會砍價,砍價之後的加稅計劃才是他真正要去做的。

在下週,拜登可能就會公佈具體的提案內容,公佈之後美國民間和國會兩院會有什麼反應,我們可以拭目以待。

那麼加稅會不會毀了市場呢?要看加多少。如果直接翻一番到接近40%,那影響恐怕會很大,但如果只是加幾個百分點,這影響就基本可以忽略了。我們可以從歷史上得到經驗:2013年為例時資本利得稅上升了9個百分點,但標普500指數仍然錄得了30%的漲幅;1981年,該稅率下降了約8個百分點,但標普500指數在那一年仍然下降了10%。

美國的富人有各種方式避稅,比如換一本護照繼續玩、或者用境外註冊的公司投資美國股票,只要這個市場上的資產夠好,他們絕對不會放棄任何賺錢的機會。

因此,在幅度不大的瘦身版加稅方案下,美股的走勢不會受到實質性影響,未來市場怎麼走仍然取決於眾多頭部公司的基本面、取決於整體的宏觀經濟狀況和貨幣環境。

 

來源      房東看世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