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妻藏屍行李箱案

殺妻藏屍行李箱案

2020年1月10日,泰國警方接到報警,有海軍士兵在春武裡府的班普拉海灘上發現一只行李箱,箱子的拉鏈開裂,裡面有像人的形狀的物體。警察趕到,封鎖現場,確認行李箱內的女性屍體嘴巴,眼睛和耳朵被黃色膠帶封住後頭部被套上黑色塑料袋,手腕上捆著黑色電線,腳踝處綁著綠色繩子,死亡時間已經超過兩天。當天漲潮,警方推測行李箱是被潮水沖上海灘的。經法醫鑒定,女子死於機械性窒息。女子左肩和右腳踝內側各有一枚刺青。

1月11日,江先生向泰國警方報告其朋友廖莉失蹤。下午江先生聽說10日在海灘發現了一具屍體,聯繫負責海灘區域的春武裡府是拉差警局,通過警方提供的屍體照片上腳踝處的刺青認出受害者就是失聯的廖莉。

廖莉33歲,在廣州經營美容店,也從事泰國工藝品銷售,原本和多年好友兼生意夥伴許小姐約好2020年初去泰國。廖莉剛剛三個月大的孩子由其38歲的丈夫盧子揚在泰國撫養,廖莉動身前盧子揚給她發了很多孩子哭鬧和生病的照片,廖莉放心不下,所以修改行程,提前一周於2019年12月31日飛往泰國。2020年1月8日中午與廖莉語音通話之後,許小姐再也沒能聯繫到廖莉,打電話給廖莉,接聽的是盧子揚。許小姐感到不太對勁,往常廖莉行動電話不離手,都是立刻回覆資訊和接聽電話的。廖莉最近的朋友圈內容都使用繁體字,不像是她的語氣。廖莉的父母也遇到同樣的情況,廖莉更新的朋友圈說自己帶著孩子和盧子揚一起到盧子揚的家鄉臺灣度假,廖莉的父母讓盧子揚拍三人合影給他們,結果照片中廖莉穿著短袖,而當時臺灣正值冬天,不可能會穿短袖。廖莉父母和許小姐討論過後,決定由許小姐拜托在泰國的朋友江先生幫忙尋找廖莉。

江先生向警方提供線索,懷疑兇手就是廖莉的丈夫盧子揚。廖莉生前曾說過,盧子揚身上背著案子,是臺灣的通緝在逃人員,騙了廖莉約300萬泰銖,廖莉的朋友超過100萬泰銖。這次廖莉到泰國,除了想要把孩子帶回廣州,還想要回盧子揚騙取的錢財。結果事情沒有解決,廖莉還離奇喪命他鄉。

2018年1月,廖莉和許小姐去泰國旅游,通過微信添加了住在泰國的盧子揚。兩人並未在當地見面,但是回到廣州後,廖莉每天都和盧子揚聊天。盧子揚稱自己在泰國做生意,有按摩店,維修廠,奶茶店,有兩套別墅,給廖莉和廖莉的父母分別送了包括乳膠枕,鞋子和燕窩在內的禮物。年底,廖莉決定再飛泰國和盧子揚見面。許小姐和廖莉的父母都對這顯得太過美好的感情持懷疑態度,勸廖莉不要沖動。廖莉深陷愛情,還是按照計劃去了。兩人見面即確定了關系,盧子揚帶廖莉去看他開的那些店,也帶她去見了自己的父母,廖莉對盧子揚很放心。

因為盧子揚,廖莉和勸自己的朋友們漸漸疏遠,她不喜歡聽到朋友們說盧子揚不好。

2019年2月,廖莉發現自己懷孕。盧子揚和她一起去泰國的辦事處登記結婚。

因為旅游簽證在泰國只能停留60天,廖莉回到廣州,臨產前才又一次到泰國。10月,廖莉和盧子揚的兒子出生,盧子揚在廖莉生產前承諾要送她去月子中心,不過廖莉生下孩子後卻只能回到盧子揚家休養。廖莉敏感地察覺自己可能一直受了蒙蔽。廖莉和盧子揚交往後,盧子揚讓廖莉的親戚們到泰國旅游,向他們收了12萬元人民幣,所謂的旅行一直沒有兌現。盧子揚還說自己可以幫廖莉的親戚和朋友代購,大家付錢也沒有收到貨。過了一段時間後,廖莉的親朋好友開始向廖莉索要他們支付的錢款,廖莉因此和盧子揚爭吵。因為大家付錢都是經手廖莉轉給盧子揚的,廖莉沒辦法,只能自己出錢先還了一部分。

11月,廖莉剛剛出月子就回了國。盧子揚說孩子太小沒辦法辦護照,不能離開泰國。廖莉回家後和母親坦承了自己的心事,她想要把兒子帶回廣東,和盧子揚一刀兩斷。在廖莉和許小姐最後的對話中,廖莉提到盧子揚時說:「不知道他是人還是鬼」。

廖莉在泰國人生地不熟,又不會說泰語,盧子揚是最後和她接觸的人。警方開始追蹤盧子揚的行程。1月12日警方先後趕到許小姐所知的盧子揚的兩處地址都撲空,後來根據盧子揚的車牌號在一間出租公寓找到盧子揚,將其逮捕。

住在發現廖莉屍體的海灘附近的漁民向警方報告,1月8日晚,在海灘見到一輛沒有熄火的白色本田車,因為車子開在沙灘上,漁民還幫著車主一起把車子從海沙裡弄出來。平時沒有人會把車子開到海灘,所以漁民對這一情況印象比較深。盧子揚開的正是白色本田轎車。

此外警方還查出,1月6日,盧子揚在一家五金店內購買過34厘米長的刀,膠帶,繩子和塑料袋,成分與女子身上的膠帶,繩子,塑料袋分別一致。

1月7日盧子揚租了汽車旅館的房間,旅館的監控拍下第二天他從房間搬一只行李箱上車後離開旅館的影像。

盧子揚被抓後,立刻承認了殺害廖莉的罪行。他說主要是因為和廖莉一起經營的服裝生意兩人意見不同,以及廖莉想讓孩子入中國籍,可是他想要孩子入「臺灣」籍,兩人爭吵後,他一氣之下殺了廖莉。

(盧子揚和父母)

 

盧子揚的殺人理由,很快就被證實是徹頭徹尾的謊言。盧子揚原先在臺灣開旅行社,2015年詐領旅游團費,盜刷團員信用卡,受害人數多達50人,被臺灣警方控告詐欺罪,侵占罪和偽造文書罪,同年他逃到泰國,2016年臺灣對他發布通緝令。盧子揚的父親因為將抵押給朋友的房子轉手賣給他人,也被提告。盧子揚的母親原在大學任職,期間向學校的老師和學生融資超過1,000萬元臺幣,後攜款潛逃。盧子揚和父母三人持臺灣護照非法滯留泰國,根本就不敢出境,更不可能回臺灣辦理任何關於孩子身份的手續,因此他所說的與廖莉就孩子「國籍」產生的爭執不實。其次他和廖莉並未一起經營任何生意,他向廖莉介紹的在泰國的生意都是假的,他的兩棟別墅也是借著泰國前女友身份租的。

事實上盧子揚更解釋得通的犯案原因應當是他害怕廖莉向他索要他從廖莉和親友處騙取的金錢,就此謀劃殺人。他提前買了刀,膠帶,繩子等作案工具可以佐證。1月7日,盧子揚以商議為孩子辦理簽證的借口將廖莉約到旅館。第二天他趁廖莉不備,從她身後用繩子勒住她的脖頸許久,直到確認她已經死了才放手。他用事先買來的膠帶封住廖莉口鼻,用繩子捆住廖莉雙手雙腳,將她的身體踡曲,塞進行李箱,開車將裝有廖莉屍體的行李箱運到海邊,租船出海拋屍。他以為箱子會隨海水飄遠,沒料到潮水將廖莉的屍體沖回岸邊。

(警方要求盧子揚複述作案經過) 

盧子揚被控殺人罪,案件於2020年9月開審。如果盧子揚被判有期徒刑,則在其服刑完畢後,臺灣警方會要求泰國警方將其遣返,屆時對他在臺灣所犯罪行以及在泰國殺人的罪行重新偵辦。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