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水滸「 淫婦」之死:殺妻難,給殺妻找理由更難

文: 趙小昭

大家都知道,宋江啊,是出了名的道德模範,聽爸比的話,人稱「 孝義黑三郎」 ;對異父異母的兄弟、非親非故的知己有求必應,都叫他「 及時雨」 。

但是大家不怎麼提到的一段是,在他出道前,曾經殺了(事實婚姻)妻子閻婆惜。

「 左手早按住那婆娘,右手卻早刀落,去那婆惜嗓子上只一勒,鮮血飛出。那婦人兀自吼哩。宋江怕他不死,再复一刀。那顆頭伶伶仃仃落在枕頭上」。

閻婆惜還未斷氣,就被活生生割下了頭顱,這一幕,是不是令人顫抖?

但是你會怪宋江嗎?鄆城縣的百姓不會,「 手刃淫婦」 這麼大快人心的事,滿滿的正氣能量。

江湖中人不會。宋江逃亡一路說殺妻的事,得到的都是理解、點贊。

在審結此案時,代表司法正義的都頭雷橫、朱仝和知縣時文彬都沒怎麼怪他。

宋江自己都沒有怪自己,還寫了首詩:

殺了閻婆惜,寰中顯姓名。要捉凶身者,梁山濼上尋。 (《大宋宣和遺事》)

——連妻妾都敢殺,自豪!因殺人而出名,開心!

如果你讀過原著就會發現,宋江這頂綠帽子,是憑他自己的真本事親自戴上頭的。

書中寫到宋江和閻婆惜的「 婚後生活」時,分別從三個角度描述了宋江對「 女色」,也就是閻婆惜的態度和做法:

一是「 自律」 。因為「 宋江是個好漢,於女色上不十分要緊。」 把除了金錢物質滿足,丈夫應盡的責任推卸得一干二淨,既不和她交流,也極少甚至不和她過夫妻生活。

二是「 自綠」。以宋江在鄆城的社會地位,沒有一個王乾娘敢叫閻婆惜去她家做衣服,沒有一個西門慶敢在閻婆惜樓下等叉桿。若不是宋江親自把「 一身風流俊俏」 的同事張文遠帶去閻婆惜家裡喝酒,在他們眉來眼去的關鍵時刻「 起身淨手」,張文遠再好色,也是鞭長莫及。

潘金蓮都只能在武大出門賣炊餅時,忙裡偷人。而宋江「 半月十日,去走得一遭」給閻婆惜出軌製造機會。

三是「 化綠」,被綠這種事,其實是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

武大聽說自己被綠,先是震驚(堂堂1米2幾的大郎居然被綠),再是憤怒,懦弱如斯敢舉著扁擔去捉姦。

滿街的人都知道宋江被綠了,宋江聽說後情緒卻相當穩定,「 自肚裡尋思道:又不是我父母匹配的妻室,他若無心戀我,我沒來由惹氣做甚麼?我只不上門便了。」
(思考題:為什麼你不覺得宋江是在自綠?閻婆惜是被宋江設計出軌的?)

人們為宋江殺妻找了些什麼理由呢?

鄆城百姓:因為閻婆惜是淫婦。

不貞的婦人,就算男人不殺你,從身體上要遭到「 三精一毒」的反噬,輕則雙腳爛掉,重則子宮患癌。

江湖流傳的版本是:為了救晁蓋。

因為晁蓋劫生辰綱事發,被宋江救了,晁蓋派劉唐送金子給宋江,所以他殺了閻婆惜。

——聽起來,殺閻婆惜是包含在救晁蓋里的。為了兄弟義氣,殺個女人太平常了。

官方的解釋,也就是宋江殺妻案的審判結果:「 為因不良,一時恃酒爭論鬥毆,致被誤殺身死」。閻婆惜出軌,宋江酒後與其爭論失手誤殺。

直到今天,殺妻案里女方如果有出軌(或疑似出軌)這個前因,為殺人者「 告說討饒」 的鄆城縣的群眾依然會陰魂不散,鋪天蓋地而來;在道德的法庭裡,如時文彬這樣的青天大老爺「 自心裡也有八分開豁他」重罪輕判,是眾望所歸。

潘金蓮有個男默女淚的出軌理由:換誰嫁給武大郎,都會出軌或者是想過出軌。

這讓後出場的潘巧雲很尷尬啊!楊雄是「 上面有人」 的公務員,在江湖中還頗有名氣,家裡有丫鬟伺候,出門有轎子接送,比一大早還要起來做炊餅的潘金蓮幸福多了,她怎麼也不該步潘金蓮後塵。

所以許多學者評論,潘巧雲比潘金蓮更「 該死」、更「 淫蕩」。

人人都能找出殺潘巧雲的理由,除了楊雄自己。

楊雄第一次聽石秀說起潘巧雲出軌,不過是「 大怒」 ,說「 這賤人怎敢如此!」

也許楊雄心想,本來和潘巧雲就是半路夫妻,把潘巧雲罵上幾句,把裴如海打上一頓,大不了一封休書結束這段婚姻。

當殺妻的理由不那麼充分時,就要從旁人身上找原因。

比如,姦夫的職業。

西門慶得靠王婆才能完成PUA,裴如海連這個過程都省了,因為他是個出家人。

在水滸成書和流傳的年代,道家和佛教都有「 五戒」:第一戒殺,第二戒盜,第三戒邪淫,第四戒妄語,第五戒酒。

之前出場的出家人,道友公孫胜策劃參與打劫犯了「 盜」 ,和尚魯智深殺人喝酒犯了「 殺」和「 酒」 。可水滸裡構建的江湖,講究的是人人平等。不分在家還是出家,殺人放

火打劫偷盜都可以,就是不能犯色戒。

這一點書里當然不能說穿。所以就在和尚這個職業上大做文章。 「 原來但凡世上的人,惟有和尚色情最緊。」為啥呢?因為「 潘驢鄧小閒」裡,和尚佔了閒:「 這和尚們一心閑靜,專一理會這等勾當。」

(劃重點,要考)「 一個字便是僧,兩個字是和尚,三個字鬼樂官,四字色中餓鬼。」

和尚有多好色呢?做法事時,潘巧雲一出場,「 眾僧都自不覺都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一時間愚迷了佛性禪心,拴不定心猿意馬」。

潘巧雲去寺廟燒香,一般來說,不正經的和尚就會推銷開光手串或者要她燒天價香,裴如海沒那麼不正經,他一心一意只想和潘巧雲做不可描述之事。

在長期通姦這事裡,楊雄一個月有二十天不在家這個前提是被忽略的,為裴如海探風的頭陀和為潘巧雲報信的丫鬟被大書特書:

「 送暖偷寒起禍胎,壞家端的是奴才。」

結果就是,殺姦夫前,先殺的是頭陀,殺潘巧雲前,丫鬟先被砍成兩截。

楊雄殺妻的第一個理由是石秀給他的:哥哥如此豪傑,卻恨討了這個淫婦,倒被這婆娘瞞過了,做成這等勾當!

一個英雄豪傑被綠,還被瞞過了,這是道德的淪喪,人性的泯滅啊!

在石秀的策劃之下,翠屏山血案發生了。

這時的楊雄已經學會總結和搶答了:「 你這賊賤人,我一時間誤聽不明,險些被你瞞過了!一者壞了我兄弟情分,二乃久後必然被你害了性命。不如我今日先下手為強。」

按照江湖規矩,壞了兄弟情義的女人,雖美必誅。這個理由很有力。可是從頭到尾,潘巧雲和裴如海沒有半點謀殺親夫的念頭,楊雄憑什麼說會被害性命呢?

楊雄的存在和潘巧雲出軌不衝突啊!

即使潘巧雲起了殺心,她和姦夫哪有謀殺親夫的能力啊? 「 病關索」又不是武大郎,身為監獄長什麼犯罪手法沒見過?兼任劊子手什麼殺人方法不清楚?

水滸裡的殺妻告訴了我們什麼呢?

不是該和什麼人走進婚姻。對宋江而言,娶閻婆惜和娶林黛玉沒什麼區別,身為好漢,就應該「 於女色上不十分要緊」 。

不是出軌後果多麼嚴重。和「 黑白兩道通吃」 的大哥在一起,這事本身就危險極致,從這個角度來說,嫁給宋江或喬峰,嫁給楊雄或陳浩南,根本沒區別。

更不是什麼貧富差距,名分地位。一旦關係到利益存亡,明媒正娶的妻子和露水情緣的情婦都是死路一條,你是貞潔還是淫蕩根本不在考慮範圍內。

——水滸真正想告訴我們的是,掌握話語權有多重要。

話語權的第一擁有者當然是《水滸傳》的作者。宋江自綠,閻婆惜倒成了淫婦。因為掌握了絕對的話語權,所以在敘述許多不符合常理之事時,讓人覺得相當合理。

作者是在示範,把黑的說成白的,so easy!

殺姦夫淫婦,彷彿讓人們找到了實現正義的一些途徑,可是到最後卻揭露其本質:以違背法律正義的代價來實現道德正義。

文藝作品裡的虛構的「 替天行道」,卻不妨礙我們去嚮往正義。

——這個理由,用來殺誰都無懈可擊。這比水滸所有的殺人事件本身更恐怖。

來源   時拾史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