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為啥那麼狂?

川普班農

文: 西奈山峰

美媒瘋傳,前天,班農向執法部門「自首」或者「投降」。

「自首」和「投降」,都是左媒意淫出來的用語,「意淫」一詞出自《紅樓夢》,說賈寶玉的淫不是姦淫,而是罪孽更重的意淫,說白了就是思想姦。

左媒可以意淫出敗壞班農形象的詞彙,也早想鋪天蓋地報導班農倒霉的這一天。

但班農何許人也?你們找爺是吧,爺來了,各種主流渠道都被左痞封了,班爺正嫌沒有擴大自己影響的機會呢,將爾等醜行公之於眾的機會你們自己送上門來,爺滿足你們。

於是乎班農是帶著記者,全程直播,談笑風生,大搖大擺,一邊向「執法部門」走,一邊對著長槍短炮般的鏡頭滔滔雄辯,還沒到目的地,就已經把佩洛西、敗家登等左痞禍國殃民的罪惡揭了個底掉。

左媒傻眼了。如果班農赴義的全程播報出去,那就成了班農和川派的免費廣告,如果不播,又有違自己立的「新聞自由」的牌坊,怎麼辦?只能用「自首,投降」之類的標題試圖混淆視聽。但是班農的影響實在太大,民眾一看這勁爆的標題,自然深度搜尋更多情況,班農戰鬥檄文般的指控登時傳遍全美。

班農被稱為「國師」,從白宮離職之後就成了布衣國師。其實班農一直是布衣,灑脫不羈的他即使在白宮的時候也很少穿西裝。

班農之所以被稱為國師,是因為他所代表的力量是西方保守主義力量,而川普自覺不自覺地執行的就是班農的保守主義、平民主義,即使在和班農分手之後,川普實際所走的,仍然是班農的平民主義路線。可以說,川普的偉大程度與他執行班農主義的程度成正比。

所有人可稱為國師的人,其理論水平和思想水平都要高於他們輔佐的人,之所以他們甘居人後,是因為他們的條件和機遇所致。

凱恩斯一生也許只說過一句正確的話,那就是「所有領導者最終都該明白,他們都是某個思想家的信徒(大意)」。川普雖然不是班農的信徒,但他從班農那裡汲取了信心和方向感,而班農本人才是西方傳統保守主義的傳承者和堅持者。

許多人反對他,是因為他跟某某一度關係密切,但那對於一個偉大的思想家來說算得什麼?沒有任何證據顯示班農與任何人存在違反美國法律的苟且之事。

雖萬千人吾往矣!班農為啥那麼狂?因為他堅信傳統宗信文化中那些要義是真理,他有辦法有能力捍衛它們、振興它們,把美國甚至整個西方從左痞們深度禍害之中解救出來。

作死的左痞們自作聰明,把事情鬧到這一步,即使他們想後悔來不及了,班農已經決定變防守為進攻,而法庭將成為班農進攻左痞的戰場。

加油布蘭登!法克喬敗登!

 

來源  凡所有相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