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齊,魏,楚有四公子,為何還都亡了國?

文:趙趙倡文

戰國末期,儘管秦國異軍作戰,吊打六國,但好在趙,齊,魏,楚分別出了養士規模,聲聞天下的四公子,他們是趙國的平原君趙勝,齊國的孟嘗君田文,魏國的信陵君魏無忌,楚國的春申君黃歇。在人們的印象當中,這四公子不在身邊人才濟濟,而且他們還都想有所為,並且還都有所有人所作為。按常理說照這樣下去,不說六國,就是這四國在四公子的輔佐下,也足可以抵擋得住秦國的進攻!可不幸的是,這四國還是被秦給滅了國。這究竟是為什麼呢?難道關於四公子的那些美名都是假的嗎?我們不妨礙從這四公子的美名中去找找答案。

我們先來說說信陵君。信陵君的美名莫過於竊符救趙了。秦國攻打趙國,趙國眼看著就要抵抗擋不住,幾次三番派人去向魏國求救。這就是竊符救趙發生時的歷史背景。

傳統的觀點認為,魏王雖然向趙國派出了援兵,卻害怕秦國的報復,讓部隊駐紮在鄴城這個地方停留觀望。而信陵君呢?面對趙國的求救是心急如焚,因為再不救趙國,趙國就要亡了;趙國亡了,魏國也就危險了;救趙就是救魏。因此上,信陵君才在手下所養門客的幫助指導下,求魏王的愛姬竊得兵符,去解了趙國之圍。

如果把信陵君當作竊信救趙雖然是信陵君人生的高光時刻,但我們要知道,這種觀點是站在信陵君重義氣,急人所急的個人立場來看待這件事的。的生成所為放在魏國國家利益優先的觀點上來看,信陵君由此那可是破壞了魏王的整個戰略佈局。

一是魏王面對趙國的危局,顯然是知道唇亡齒寒這個道理的,不然,他也不會派出大將晉升鄙視率領十萬大軍前去救趙。二是魏王讓大軍停止不前,不只是因為秦國的威脅-誰幫趙國,回頭秦國就要收拾誰,更多的原因應該是魏王在思考著如何在這場角逐中取得利益最大化。簡單,,就是既可以坐山觀虎鬥,等秦趙兩敗俱傷再下手;也可以來個鷸蚌相爭,漁翁得利。但不管怎麼說,魏王既然把大軍派出去了,說明他還是不害怕捲入這場戰爭的,之所以行動遲緩,那也是為著預期魏國國家利益最大化著想的。可信陵君的義氣用事,竊號,殺死大將晉升鄙視,從而使魏王站在國家規模的努力付之東流,而且還白白損失了一員大將,要知道 「 千軍易得,一將難求 」。

我們可以這樣子說,信陵君竊符救趙看似美名傳千古,但他卻讓魏國失去了一次在列國爭雄中,踩著別人踩勝出的機會。

魏國民信陵君,還不如沒有。

關於孟嘗君的典故可真過多,最出名的莫過於 「 雞鳴狗盜 」了,說的是孟嘗君被困於秦國,多虧了他的兩個會 「 雞鳴 」與 「 狗盜 」的門客的幫助,才得以順利逃脫。了孟嘗君和他的門客,在趙國犯下的濫殺無辜的罪行。

話說孟嘗君逃出秦國,來到了趙國,便去拜訪平原君。趙國的老百姓一聽說大名鼎鼎的孟嘗君來了,便如今人一樣追起星來,里三層,外三層,想一顯而易見名人孟嘗君的風采。

孟嘗君雖然名氣大,可長相卻不咋的,尤其是身高,明顯是個殘廢。這讓趙國的老百姓很是失望-他們心目中的大英雄孟嘗君應該是個身材魁梧的男子漢,可現在出現在自己巨大的心理落差,使那些圍觀的趙國老百姓不由得竊竊私語起來: 「 始以薛公為魁然也,今視之,乃眇小丈夫耳! 」這薛公指的就是孟嘗君,因為他的封地在薛,所以被稱為薛公。

這堂百姓說的雖然是實話,可孟嘗君卻聽著很不受用,於乎,便 「 聞之,怒。客與俱者下,斫擊殺數百人,遂滅一縣以去 」。的孟嘗君聽了老百姓的議論,竟然大怒,穿過隨行的門客,在砍殺了幾個趙國的粉絲,毀了一個縣後,是揚長而去。

孟嘗君快意恩仇,殺過人後心中是痛快了,但他卻把痛苦留給了趙國的普通老百姓。去隨便殺人的人,又有何本事能指出一個國家走向富強呢??也說明了孟嘗君的門客大多是一些不仁不義的匪類,這些殺人不眨眼的人就是再多,也根本不可能助力齊國強大起來。司馬遷在寫《史記·孟嘗君列傳》時就說: 「 吾嚐過薛,其俗間裡率多暴桀子弟,與鄒,魯殊。問其故,曰:’孟嘗君’世之傳孟嘗君君客客喜,名不虛矣。 」一個地方引入的不是治國的人才,而不是 「 暴桀子弟 」,要想治理好,那也是難啊難!

齊原始這樣的孟嘗君,還不如沒有。

他與楚太子完一起在秦國做人質,寄人籬笆下,仰人鼻息。聞得太子的老爹快不行了,便托關係找秦國的國王說好話,想讓太子完回國競爭王位。可是秦王說什麼也不同意。為了太子的前途,春申君便讓太子完來了個金蟬脫殼之計,自己拼得性命不要留在秦國,讓太子完回到楚國,當上了國王,這就是後來的楚考烈王。

太子完當上楚王后,自然對與自己患難與共的黃歇高看一眼,既讓他主持國政,而且還封他為春申君。至此,黃歇的付出得到了極豐厚的回報,可謂是名利雙收。

這黃歇自從掌握楚國的實權後,確實也為楚國做了過多的事,楚國也一度因此而出現過中興的氣象。只不過這種氣象很快就煙消雲散了。為什麼呢?這還得從春申君的養士說起。

趙國的平原君聽說春申君在楚國說一不二,便派使者,也就是自己所養的門客去拜訪春申君,以求替代交好。春申君對這些使者是熱情招待,讓他們住在最上等的賓館。而這些使者呢,不知是出於個人的自我表現欲,還是有平原君的授意,向春申君提出了一個要伴隨門客會見的要求,目的是向春申君的門客,誇耀自己作為平原君門客的富有,由此來彰顯平原君善於養士的美德。

為了這次會見,平原君的門客特意在頭上插上玳瑁簪,在腰中掛上劍鞘放置有珠玉的寶劍,一副自命不凡的樣子來到大廳。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春申君來見面的那些門客都穿著用寶珠做的鞋子。就此著,就使趙國的使者,也就平原君子的門客自慚形愧。

春申君的門客在與平原君的門客鬥富中勝出了,他們在為春申君贏得光鮮的同時,也告訴我們這樣一個事實,那就是富可敵國的春申君當政後這些經歷的所為,大都是為了自己的享受與榮耀,根本就沒有把心思用在楚國的治理上,更別說是讓他引導楚國走向富強了。後來,春申君果然製造了楚國的內亂,自己也被殺身亡。

楚國有這樣的春申君,還不如沒有。

最後,我們來看看趙國的平原君趙勝。司馬遷老先生對平原君的評價還是比較高的,說他是 「 翩翩濁世之佳公子也 」。然而,司馬老先生在說完好話後,緊接著筆鋒一轉,說他 「 未稍大體 」, 「 利令智昏 」,並詳細說明說明,說就是由 「 平原君貪馮亭邪說,使趙陷長平兵四十馀萬眾,邯鄲幾亡 」。

長短之戰的前因後果,大家都耳熟能詳,這裡就不多說了。我們不妨礙來看看平原君另一個 「 未見大體 」, 「 利令智昏 」的故事。一天,平原君一個美麗的姬妾在樓上看到了這個瘸子打水走路的樣子,就不由笑出聲來。

這,瘸子感到自己遭受了侮辱,就找上門來,要求平原君把這個姬妾給殺了,與自己報仇。當時,平原君為了敷衍過去,就連說: 「 好,好,好! 」嘴裡答應著,心裡卻想著說: 「 我那美姬笑一笑怎麼了?你要求殺了她,也不是太過分了嗎? 」根本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可過了一年多時間,平原君發現自己的門客越來越少,一問原因,有人告訴他說,因為他沒殺美姬,失信於那個瘸子,這些門客看他不守信用都走了。前進門客,便真的忍心殺了自己的美姬,並親自登門向那個瘸子承認錯誤。

在《史記·平原君虞卿列傳》中,司馬遷把這樣一個故事放在傳記的開頭來寫。初看,這樣寫好像是司馬老先生在誇平原君 「 輕色重友 」,可事實卻是司馬老先生通過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平原君可是真不咋的。因為就在這個故事的結尾,司馬老先生一針見血地指出: 「 是時齊有孟嘗,魏有信陵,楚有春申,故爭 「 這一個 」傾 」字就告訴我們,這戰國四公子為了謀得養士美名這個 「 利 」,已經到了不擇手段的變態地步。其中的平原君殺妾,就是為了贏得這個 「 利 」而採取的 「 昏 」招,因為即使他殺了這個妾,那些離開他的門客並沒有如潮水般湧回來,而是 「 其後門下乃復稍稍稍來 」。這個 「 稍稍 」真的值得玩味!這一方面說明,那些門客離開平原君,是因為平原君確實有自己的問題,根本怨不得那個美姬。而且也從側面告訴我們,像平原君這樣一個為了自己的名利而不惜殺掉與自己同床共枕的人,他的心是根本不會真的用在為趙國的強大上的,因為他時時想著的都是自己的利。平原君執政永遠不能使趙國強大,而且還必定會昏招不斷,給趙國添亂,後來的長平之戰就是說明。

趙統這樣的平原君,還不如沒有。

分析到這裡,我們就能獲得一個樣本,甚至關於戰國四公子的許多故事膾癸人口,代代流傳,但放在戰國那個你死我活的競爭中,以他們的人品和能力,是不可能使自己的國家強大起來的,因此,這四個國家被秦所滅,也就不是什麼稀奇事了。

 

來源       朝文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