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古代人打完仗,為何即使再熱也不能脫盔甲?

文:張嶔 

在腦洞大開的野史演義小說裡,「脫盔甲」是個出名高危的事情,還有個「學名」叫「卸甲風」。比如《隋唐演義》《楊家將》等名著裡,多少大殺四方的悍將,就因「圖涼快」草率脫盔甲,立刻就染上了「卸甲風」,不是九死一生,就是突然喪命。明初號稱能「十萬大軍橫掃天下」的虎將常遇春,據說也是因為打完仗後急忙忙脫盔甲「求涼快」,緊接著就身染重病,病故於柳河川。

那這「卸甲風」真有這麼恐怖?首先得替常遇春澄清下,以《明史》的記載,明初時力拔元朝上都的虎將常遇春,卻是「師還,次柳河川,暴疾卒,年僅四十。」「暴病而亡」不假,「卸甲風」卻只能是疑似死因。

但即使如此,放在真實的古代戰場上,「卸甲風」也確實有著恐怖的殺傷力。參考下相關知識就知道:一個經過激烈大戰,全身大汗淋漓的武將,如果貿貿然在大戰後脫掉盔甲,遭受寒風刺激,就很容易導致「傷寒」「風寒」等疾病,《遵生八箋》等古代養生典籍裡,更常常強調「避風如避箭」的道理——貿然脫盔甲吹涼風導致的「卸甲風」,對人體的殺傷效果,就和萬箭穿心差不離。

如果看看古代戰爭的特點,就知道這恐怖的「卸甲風」,有時一不注意就是大概率事件。首先看作戰,在激烈的對決裡,有時酷熱就是整個軍隊的大敵。比如1140年的宋金順昌之戰,配備了大量重甲士兵的金軍,在是年六月向南宋重鎮順昌發起猛攻,卻正趕上高溫酷暑天。金軍從早晨發起進攻,到了中午都被酷熱天氣「烤」到精疲力盡。順昌宋軍趁機反擊,打出了宋金戰爭史上著名的「順昌大捷」。

這還是城池爭奪戰,放在野戰裡,交戰雙方在空曠野地上擺開陣勢,往往要進行多個回合的相互攻防沖擊,激戰時間雖然多是半天到一天,但從帶兵將領到普通士兵,都要經歷高強度戰斗。在作為戰場的曠野上,大風也更是常見現象。「吹風」也就不稀奇。

而隨著古代軍事工業的進步,將士們的盔甲,密封性也越來越強。宋代的鐵甲往往重五十斤,元代士兵常穿的羅圈甲,要用六層皮革制成。明清年間棉甲漸漸普及起來,普通的棉甲也要30多斤重。無論哪一種材質的甲胄,「捂汗」的效果都是極強。所以大戰之後,如果士兵們貿然脫下這厚重的盔甲,「傷寒」「風寒」的概率也就自然很大。

不過,如果我們細看古代戰爭裡,疾病對於一支軍隊的威脅,那死亡率極高的「卸甲風」,也只是冰山一角。比起戰場上的廝殺,以及因為廝殺導致的戰傷,「風寒」「傷寒」等瘟疫疾病對於一支軍隊的威脅,有時勝過千軍萬馬。

比如在《戰國策》裡,就把「疾風」「大寒」看做軍隊的重要威脅。唐代的軍事典籍《太白陰經》裡也認為「夫稠人多厲疫」,宋代《虎矜經》也強調,行軍扎營的時候,一定要避開「山川卑濕之地」,要小心「溫躁毒氣」。可以說,同樣是「風寒」的威脅,如果說「卸甲風」要比萬箭襲來,那麼這幾樣,更好比恐怖暗箭。

而在中國古代的多次戰役裡,「風寒」「傷寒」等「暗箭」的殺傷力,也是觸目驚心。就以堪稱東漢初年「外戰強人」的馬援來說,他帶兵南征交趾時,就遇到當地「毒氣重蒸」的景象,軍隊大面積病倒。後來他又去湖南平叛,再次遭遇到瘟疫,馬援自己也死於軍中。唐朝與吐蕃的多次戰役裡,也都發生過「多病疫而還」的景象。在很多時候,突如其來的疾病,往往就這樣決定了戰局的走向。

這樣的情景,現在現代人很難理解。但放在醫療條件落後的古代,可能戰場上一個普通傷口,就會造成致命的感染,軍隊士兵的聚集,也會在短時間裡加速疾病的傳播。許多戰無不勝的名將和英勇的鐵軍,都常被疾病打垮。這樣的難題,也不是靠「不脫盔甲」就能解決的。

所以在中國古代戰爭史上,歷朝歷代的軍事家們也都想盡辦法,改善軍隊的醫療條件。古代軍隊的演進過程裡,很重要的一項,正是醫療手段的進步:秦漢時期的軍隊,就有了專職的軍醫,隋唐年間的軍醫,更配備了足夠的助手。宋代設立了「醫藥院」,是中國古代最早的軍醫培養機構。明清年間的軍隊,更形成了一整套的醫療、管理甚至研發藥材的制度。甚至還有對病號的照顧和「雇夫抬送」制度……

野史裡的「卸甲風」,其實就是對古代軍隊健康問題的一個簡單縮影。「再熱不能脫盔甲」的簡單規矩背後,是古代戰爭另一面的殘酷。

參考資料:

《中國古代的軍醫》

《清代軍隊醫療保障制度研究》

《中國古代軍事醫學史的初步研究》

 

 來源 朝文社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