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疑問:為啥他們這麼積極地要我們打疫苗?

疫苗

近日一位高中生家長的公開信廣為傳播。

事情緣起於他在家長群接到了一則班主任的通知,內容如下:

群公告

轉發單校長通知:

剛剛接到教育局馬中罕電話,7月20日教育局對高一高二學生集體進行疫苗接種,告知家長如果接孩子必須下午,具體時間接到局通知後再告知各位。

通知一出,馬上就有家長提出疑問:這是要強制打疫苗嗎?更有一位家長寫出了一篇擲地有聲的公開信:

高一十班家長群(60):王老師,如果學校一直不給是不是強制學生打疫苗的回覆,以及不打疫苗是否不讓下學期升學,以及未來是否不讓學生高考的具體回覆。 我先聲明,我家孩子趙子懿同學堅決不打疫苗,如果學校校敢以縣教育局或瀋陽市教育局的命令,市縣防疫站或衛健委的通知決定來強制我們家孩子打疫苗或敢以不打疫苗就不讓升學及高考的變相強製手段來讓我家孩子被迫打疫苗,誰下的具體命令與通知,我將找到你每一個人,堅決追究你的責任,以及如果我家孩子被強制打疫苗,將來幾年到幾十年內身體出現不適和各種疾病反應,我依然會找到你們下命令的每一個人,追究你們責任到底,這裡面的每一個家長都會看到我的留言,他們都是證人,我會截屏留作

證明證據,以此證明我是事先聲明過的,我家孩子也絕對不會簽任何名字包括她自己的與我們家長的名字。 我家孩子是未成年人,我是她的合法監護人,任何侵犯到我家孩子的合法人身權利及人身安全的,我有權替我家孩子作主及選擇,任何學校的決定必須經過我的同意。 國家衛健衛明確規定,打疫苗採取自願原則,包含未成年人與成年人,任何地方政府與單位機構不得採取強制與變相強制的手段,否則將依法追究其責任。 趙子懿家長特此聲明,以作證明。

 

這位家長的公開信引起軒然大波後,網路上又傳播一個以該家長名義發出的聲明,是不是該家長寫的不得而知:


按理說,這件事可以告一段落了,但全國各地用盡各種手段逼迫、半強制或變相強制打疫苗的風頭並未停止。全國各地紛紛發布通告:沒接種疫苗不能進入商場、餐飲店、火車站等幾乎一切公共場所。

幾乎就是不打疫苗就不能出家門!

這不是強迫或變相強迫,又是甚麼?

鑒於全國各地對此事議論紛紛,置疑頗多,甚至引起了公憤,7月16日,中紀委、新華社、人民日報、工人日報、央視新聞、中國新聞網等媒體紛紛發文,一起重複強調:禁止強制、變相強制接種疫苗的行為。

國家衞健委也再次明確:新冠疫苗接種遵循自願原則。

「上面」說是自願接種,到了「下面」卻成了強迫式的硬指標。

活這麼大我還真是從來沒有看到過基層官員如此拼盡全力地熱衷於執行號召打疫苗的指示,恨不得讓每個轄區的人都打疫苗。至於轄區民眾有沒有房子住、能不能看起病、能不能上得起學、有沒有工作、食品是不是安全……太多太多他們應該管的事他們卻並不關心,究竟是甚麼動力,讓地方對抗國家衞健委遵循自願的原則,紛紛出臺各種土措施,從打疫苗領雞蛋到領豆油,從直接發幾百塊錢到熱情招呼甚至生拉硬拽不是本地人的過路客打疫苗呢?許多人對此都一頭霧水,百思不解!

俗話說,事出反常必有妖。

果不其然,我們從一則字數很少的新聞中似乎看到了端倪:


向來新聞的特點是:字數越少,事情越大。

我們都知道,個人醫保卡裡的錢來自兩部分,一是企業為員工按工資比例繳納,二是從員工工資中按照比例扣除。持有醫保卡到醫院看病可以直接從卡上扣、去藥房可以買藥,因為這筆錢就是我們自己的錢,花完就得另掏腰包。

他們一方面喊著疫苗是免費的,一方面動用醫保基金支付疫苗費用卻並不明示我們,扣了我們都不知道,還以為是藥企或國家免費提供的呢!原來是羊毛出在羊身上,而且持有醫保卡的人還要背負沒有醫保卡的費用!

而原來平平淡淡甚至虧損累累的生產疫苗企業,這一次真真是大大地發了一筆國難財。我們不具體去搞各個生產疫苗企業的股權穿透,仔細研究後你會發現全是國內外大資本在推動;也不具體列出都是甚麼人持有這些生產疫苗的企業股權,只簡單地用腳趾想一想都知道:這一股半強制打疫苗的力量絕對不是普通人能掀起的狂潮——普通人誰敢頂風作案,迎著衞健委三令五申的禁令幹?

君不見,我們一方面抨擊西方世界把牛奶倒進水溝也不給國民喝,另一方面自己炸掉蓋好的住宅樓的新聞屢見不絕;我們抨擊歐美的疫苗生產企業與政客勾結,牟取巨額利益,另一方面在小區架起高音喇叭天天喊著讓我們去打疫苗……這裡面有沒有利益輸送呢?

請那些強制或變相強制我們打疫苗的人先講清楚了再說!

如果不是上述原因,那真正的原因又是甚麼?

來源:大魚論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